Patagonia

巴塔哥尼亚的唯美世界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要不要和我再一次冲顶?”热情大方的蓝妹妹问我,“我把高跟鞋和短裙背上山,我们在山顶上以菲茨罗伊峰为背景拍一张探戈舞姿照。这张照片一放到网上,一定能把你的那些风光大片全盖了!”

在南美巴塔哥尼亚群山脚下,在美丽小镇埃尔恰登最好的一家餐馆里,我和几个朋友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后面两天的拍摄计划。此时,我们刚刚从山上露营了几天下来,辛苦地拍摄,并在高山暴风雪中度过了几天啃食方便面的日子后,我需要这温暖浪漫的环境。盘中美味鲜嫩的羊驼肉被煎烤得近乎完美,阿根廷著名的马尔贝克葡萄酒在杯中幽幽地泛出深红色的光泽……

位于南美洲大陆最南端的巴塔哥尼亚高原,以壮丽的自然风光闻名于世。当时,我和朋友范博万里迢迢飞到这个接近南极圈的梦想之地,只为拍摄当地无与伦比的秋色。事实上,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开始计划这次旅程,当时还有另外两位朋友杰夫和阿刘打算与我们同行,但在临行前,他俩因有事不得不退出。

深秋的埃尔恰登不再喧闹,还留在此地的多数是职业风光摄影师或狂热的摄影爱好者,所以在街头巷尾撞见世界顶级风光摄影师的概率相当大。在一家小餐馆喝酒的时候,我就见到了老友、美国风光摄影大师马克·亚当斯(Marc Adamus),他是全世界最红的风光摄影师之一。我们还在山下邂逅了另一位朋友张焰,以及两位美女摄影师——蓝妹妹和毛子,他们两星期前就来到这里。我和蓝妹妹以及毛子在社交网络上相识已久,这次总算一睹芳容。而在接下来几天的拍摄中,我们在山上和山下频频相聚。

因得知两天后可能有连日阴雨,我们在小镇上短暂停留之后,便收拾行装上山。巴塔哥尼亚高原大部分位于阿根廷境内,小部分属于智利,我们此次行程就主要集中在阿根廷的冰川国家公园。由于所有的拍摄点几乎都在山上,而山上没有旅馆,如果要拍摄日出的景色,就必须在午夜起床,然后花3 ~ 4个小时登上山顶,拍完后再花几个小时下山。偶尔一次这样还不成问题,但连续多日每天上山下山就完全吃不消,还会损失很多宝贵的拍摄机会,所以绝大多数摄影师都会选择在山上露营,我们也是如此。

我们背着重达15公斤的行囊,艰难地行走8公里山路之后,便到达了著名的品切诺特营地安营扎寨。营地在树林里,有效地保护了帐

个多小时的艰难行走后,我才站在了湖边,此时天色已微亮,山上的风很大,湖面波涛汹涌,我在乱石之间找到一处平静的水面,支上脚架开始构图。当我目睹金色的朝阳照亮高耸的菲茨罗伊峰山尖,如镜的湖面映出山峰完美倒影的时候,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每年来冰川国家公园的摄影师很多,所以一些常规拍摄点的出镜率相当高,可是有一道极其神秘的瀑布,只有极少数人拍摄过。但是,地图上根本找不到这道瀑布,网络上也没有任何信息。一天下午,我和蓝妹妹按照拍摄过的人口述的路线,走了近10公里山路,才找到隐藏在深山里的这处秘境。踩完点后,我们决定第二天再来这里拍摄日出。半夜,我们摸黑来到瀑布前,架好相机静静等待日出。当日出前的高山辉把群山和云彩映照得鲜红如血时,我们欣喜不已。在有雪山高耸的地区,高山辉是常见的大气光学气象,日出之前,如果面对雪山,日出的方向在我们身后,我们就可能看见山峰慢慢被一种从暗红到粉红色彩的光线照亮。这种光线并不是直射的阳光,而是一种间接的反射光,是尚在地平线下的太阳照亮了大气层高空的云彩或灰尘,这些云彩或灰尘再将阳光反射到山顶而形成。和直射的阳光相比,高山辉穿透大气层的路径更远,大部分冷色成分被大气层的杂质吸收,因此色彩要鲜艳得多,而且非常柔和。在这种特殊的光线下,流动的瀑布也显得柔美多情。面对眼前这无与伦比的美丽,我们唯有带着兴奋的心情不停按动快门。

的确,在巴塔哥尼亚拍摄的日子,日出是我们记录得最多的画面,而这种拍摄无处不在。在我们驻扎的营地背后,是数条冰川河流汇聚之处。一天凌晨,我顺着河边走近山峰,希望能拍摄到绚丽的朝霞下的雪山。可是雪山上布满大片无云的蓝天,让我没法按下快门。失望之际,我转身看向东方,眼前的景色让我震惊——天空的云彩气势磅礴,仿佛从地平线下爆炸出来一般,初始的阳光把一切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