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Handicraft from the Hinterland of Wulong

文 莫嗌 图 无忌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里:“后坪是个山旮旯……一年难见两个客,早来晚走留不下,哪个要想出远门,翻坡越岭累死他。”在后坪乡高坪村堰塞湖畔,一栋房屋遗世而独立,里面住着我此次将要拜访的老艺人王国仁。

房屋的后院,是王国仁木器制作的手工作坊。此时,86岁的他正全神贯注地坐在“车床”前,用刻刀在木块上刻划,熟练中带着些许迟钝。随着刻刀划过,木器发出“嗞嗞”的声响,卷曲的木屑散落地上……在这个空间不大、充满木屑清香的手工作坊里,零零散散地摆放着各种工具、木材和等待雕琢的半成品,靠近“车床”的木制板凳上,琳琅满目地陈列着木碗、木盆、木杯,看上去颇为精美。

上个世纪初,高坪村家家户户都靠制作木碗维持生计。王国仁从小耳濡目染,从有记忆以来,他就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样,每天帮父亲打下手:搬个木块、镟个木墩、拣个小碗……从玩耍中“学”到不少“手艺”。1947年,16岁的王国仁拜木器制作大师代昌禄为师,正式学习木器制作,一直到今天,86岁的王国仁还在坚持以传统工艺制作木器。

学艺伊始,师傅就叫他制作木碗,因为技术不够娴熟,他一天只能完成10余个,且成品粗糙,卖相欠佳。后来,经过不断练习,他一天能轻轻松松制作50个木碗。可惜的是,王国仁跟着师傅学了不到两年,师傅便因为“犯事”而锒铛入狱。原本照这样的进度学下去,王国仁不仅在木器制作的数量上会与日俱增,在工艺的精细程度上也会进步神速。当时,师傅仅将较为粗浅的制作手艺教给了王国仁,但像窗棂、罐子、沙钵、香檀等精细、复杂的手艺,尚未来得及传授给他。提起往事,王国仁不禁懊恼了一阵:“遇上这种事情,我也没有办法。”

作为家中的长子,王国仁还有3个弟妹需要他扶持,而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便是他制作木器的收入:“村里人都在做木器,别人能做很多别致的花样,我不会,所以我赚的钱很少。”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王国仁只能独自摸索和钻研制作手艺。

已经掌握了手艺基础的王国仁,最首要的就是提高木器制作的精细度。他从酒杯、茶杯、茶盅等小物件开始做起,以木碗的经验,先制作一个原型,然后对比他人的成品,观察甚微,在借鉴中慢慢改进。凭借一股热情和干劲,王国仁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