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long Mountain Quest

1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从 2003年至今,重庆武隆国际山地户外运动公开赛已经连续举办14届,在国内众多户外赛中知名度颇高,具有极重的分量,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国际户外运动A级赛事。

公开赛在2016 年9月5日拉开帷幕,比赛共4天,有23支队伍参赛,包括15支境外代表队和8支国内代表队。每队有4名队员,其中必须包含一名异性,因此大多为三男一女的组合,而我就是北京酷赛队里唯一的女队员。参赛前,我就知道本次比赛赛程长、强度大,事先做足了准备,但在后来的比赛过程中仍波折不断……

最后,我们仅以领先另外两个队大约百米的优势,用时55 分 55秒获得当日揭幕赛的冠军,且国内队伍首次包揽了单日赛段的前三甲!到达终点的那一刻,我们忍不住激动而兴奋地大喊起来。这一比赛举办了14年,但国内队伍拿到单日赛段冠军尚属首次,即便只是单日赛段冠军,对我们来说也是极大的鼓舞。

赛的第一天,总赛程54.5公里,设置4个交替站,共有探洞、皮划艇定向、越野跑、山地车、桥降、游泳6个项目。

得益于第一天的领先成绩,我们身着黄色领跑衫率先一分钟出发。从起点芙蓉洞停车场开始两千米的探洞,为了提高比赛的难度,这一段山洞关闭了灯光,需要我们自行携带照明工具。我们顺利穿过芙蓉洞到达芙蓉洞码头(TA1),迅速取船桨、穿救生衣,换项皮划艇,由芙蓉江定向划至三汇溪口(TA2)。

皮划艇是我们的短板,虽然领先出发,但还是被诸多在此项目上优势明显的国外队伍超越。完成20公里漫长的皮划艇后,又开始进行溯溪越野跑,此时,我已经筋疲力尽。这一段路程虽然只有8.5公里,难度却相当大,溪流水量减少,到处都是裸露的乱石、河滩,有些凹陷的地方形成较大的深水坑,路况十分复杂。

在上面快速行进,我们只凭借着感觉往前冲,根本来不及看清脚下,如果一不小心脚下踩滑,就会摔得人仰马翻。我们走的走、爬的爬,各种姿势兼用。

这一路并不怎么顺畅,眼看几个队先后上岸,我焦急万分,加上体力在上一个项目中消耗殆尽, 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一不留神就跌下一个大水坑,被冷水一激,整个人就开始心慌气短。忽如其来的意外让我十分害怕,于是我赶紧跟队友说明状况,队伍便放慢了速度。过了很久,我的身体才稍微缓过来,却耽误了队伍的进度,虽然内疚却也于事无补,只暗自铆劲要在下个项目拉回差距。

到达 TA3换项山地车后,总算松了一口气,我们的骑车技术还不错,骑行路程不长,穿过一溜儿村庄就到达石桥(TA4),换下一个技能项目——桥降!桥降就是人借助两条绳子从50米高的桥上下降到水里,然后游泳上岸跑到终点,每队4人分两组先后下降。

我们队先安排两个男生打头阵,搭档老胡和我第二组下降。其他人都发挥得不错,轮到我却发生了意外。由于桥降位置高,为了安全起见,需要使用两条绳子,我挂上去后准备下降,却发现很难提动绳子,速度也快不起来,没降多长距离就被卡在半空中。这时搭档老胡已经下到水里,但鞭长莫及,他只能在下面干着急。我更加焦躁,除了害怕,更担心的是自己会耽误队伍的时间!

就在工作人员准备对我进行救援的时候,我胡

拉乱扯一通,结果将绳子给解开了,真是万幸!触到水面的时候,心里总算安定了下来,水温比岸上还要暖和,我顺便把一身的泥泞洗了个干净。

游到岸边,气力早已耗尽,我全身瘫软,被队友搀扶上岸。为了避免游泳时腿脚抽筋,桥降前我就一股脑地把鞋袜、腿套全脱了,最后浑身滴水、光着脚丫子挪到终点,完成了第二天的比赛。 漂流。所有队伍在起点世纪广场就穿戴好救生衣、防水裙,拿好船桨同时出发,经芙蓉西路至南滨路,然后跑到江边选取皮划艇开始漂流。乌江浪大水急,为防止船舱进水而发生危险,每个人必须扣好防水裙才能出发。

对于这个项目,我心里是有阴影的。2014年我第一次参加比赛时,曾在乌江中进行适应性训练,湍急的江水打翻了小艇,当时我不会游泳,所幸穿了救生衣,并及时捞到了两只船桨并抱住不放,被江水一路冲往下游,越漂越远,不管怎么挣扎也无法靠近岸边,而且下游的江水越来越冷,恐惧随即袭来。祸不单行,我发现身上的救生衣松了,不禁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在水里检查救生衣,发现救生衣的固定绳脱落了一根,另一根也很松了。所幸当

鼓励自己说:“这是最后一天,坚持完就可以痛痛快快地睡一觉了!”当天的总赛程为66.5公里,设置交替站5个,包含山地车、越野跑、皮划艇定向、速降共4个项目。

吃早餐时,我发现所有人走路都一瘸一拐,我瞬间精神了很多!今天,我带足了能量补给,再也不想体验前一天弹尽粮绝时的崩溃感。

比赛开始,所有队伍从仙女山大草坪同时出发,途经三顺坝子、盛家坪、跑马场到达TA1,一路上,整个人都处于兴奋状态,发挥得也很好。换项山地车,手臂依然颠得生疼,但似乎都可以忍受了。

此时雨越下越大,车轮压过泥泞的路面,溅得满身满脸都是泥,即使带着眼镜,也偶尔有泥沙混杂着雨水飞进眼中影响视线,就连补给的时候,食物也是混杂着泥水一起吃到肚子里的,队友戏谑称这样会更顶饿一些。全长36.5公里的山地车赛段都是风雨交加,手被冻得没法捏稳刹车,到达TA2时整个人已经冻僵。

没有喘息的时间,颤颤巍巍地开始换项12公里越野跑,全身活动起来总算产生了一些热量。越野跑虽然驱走了一些寒意,却极其折磨人,中间一段路,我们跑错了方向,幸好及时发现并折返。还有一段下坡路又烂又滑,拖着我跑的男队员速度很快,好几次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摔翻在地,爬起来继续跑,膝盖淌着鲜血也全然不顾。

越野跑到达TA3后,换项皮划艇,经中心庙水库定向划一圈。才划了一半路程,雨又开始下大了,正好把身上的泥沙冲洗得干干净净,倒也欢喜。

我们顺利划回中心庙水库大坝(TA4),开始换项越野跑。经过龙宝村沿阳水河向下方跑,路上乱石从生,一不小心就会崴脚,所以没办法拖拽,只能各自分开跑,节奏也稍微慢了一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