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 His Career of Nature Protection in Xinjiang

文 尘埃 图 赵兰生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循着足迹,他在一棵胡杨树旁找到一只野兔,这只野兔被锋利的捕兽夹夹断了后腿。在缺衣少食的年代,这只野兔就意味着一顿美餐!赵兰生高兴地捡回野兔,并对那个锋利的捕兽夹爱不释手。那是他捕猎生涯中的第一件武器。

有了武器,他就开始学习猎捕方法。赵兰生在捕兽夹上放上一只死老鼠,将夹子布置在野兽出没的雪地上,等待其自投罗网。“那个夹子是钢制的,有两片弹簧,力量大得足以夹断兔子的腰。”尽管时间过去了几十年,但他仍记忆犹新。3天后,那夹子成功地捕到一只毛色灰黄的瘦长狐狸,那是他捕获的第一只猎物,自然欣喜无比。

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赵兰生进入疯狂的打猎状态。当时,人们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淡薄,加之食物匮乏,而新疆地大物博,野兔、獾子、呱啦鸡、黄羊、鹅喉羚等动物成群,其中黄羊数量最多,这些蹦跳在戈壁荒滩、草原沙漠中的精灵自然就成为了人们裹腹的食物。

于是在工作之余,赵兰生就利用自己的特长为单位打猎,用猎物改善职工伙食。单位还为他配备 了专门的捕猎工具:卡车、枪支、探照灯……一应俱全。

一天晚上,赵兰生与几位同事外出狩猎,3辆卡车在茫茫戈壁中前进。他站在颠簸起伏的卡车上,不停地转动着怀中的探照灯,与他并行的两辆卡车上则坐着荷枪实弹的同事。

探照灯强烈的光柱照射到大群黄羊,在卡车“哐哐”的轰鸣声下,几百只奔逃的黄羊像开闸的洪流溃不成军。光柱所到之处,几支冲锋枪“哒哒哒”不停地吐着火舌,中弹的黄羊纷纷倒地,凄惨的哀叫声此起彼伏,飘荡在苍茫四野……

“那是临近年关的一个晚上,漫天飞雪,我在车顶上都快冻僵了,可我必须不停地转动探照灯。如果这一天我能坚持下来,就意味着我可以分到两只黄羊,也就意味着我的家人能过一个温暖、殷实的年。那天晚上,我们打了整整两卡车黄羊。”这样的经历对于赵兰生来说,实在太多,往事不堪回首,当他再次说起当年时,声音低沉下来。

正在搜索猎物的赵兰生发现,就在不远的山头,有只盘羊的脑袋在晃动。他眼睛一亮,连忙端起枪,但还没等他瞄准,那只盘羊就突然从山顶上向他俯冲下来。

赵兰生懵了,他本能地一侧身,子弹打偏,并没有击中盘羊。接着,他又补上一枪,随着子弹飞啸而过,飞奔中的盘羊轰然倒地,四蹄激起一圈黄色的尘土。

这是一只母盘羊,赵兰生不慌不忙地走上前,抽出雪亮的腰刀准备剥羊皮,山坳里突然传出一只小盘羊清脆的“咩咩”声。赵兰生恍然大悟,刚才母盘羊朝他俯冲下来的反常举动,是为了保护刚出生不久的小羊!护犊之情,动物一点也不比人少,此事让赵兰生彻底醒悟,发誓从此不再打猎,也不再吃野生动物。

此后,出于对野生动物的热爱,赵兰生每年都要抽出时间做义工、为学生授课,此外,他还用一双巧手,精心制作出了150多件野生动物标本,其中许多标本被业界认为已达到国际大师的制作水准。

标本中,除了雪豹、狼、高山兀鹫、野猪、熊等大型野生动物外,还有很多濒临灭绝的珍稀动物,如中华秋沙鸭,以及只有新疆乌伦古河才有的罕见的河狸等。制作这些

捕猎证,但赵兰生从未使用过。

后来,赵兰生与政府合作,建立了新疆克拉玛依魔鬼城野生动物标本博物馆,他那150多件宝贝才正式安家落户。这座展馆不仅为当地增添了一个新的旅游亮点,也成为广大青少年了解野生动物的精彩课堂,唤起人们对野生动物的关注和保护。

做了几年野生动物标本后,赵兰生意识到不能再买皮张了,有买卖就有杀戮。于是,他放弃标本制作,把特许捕猎证还给了自治区林业厅。后来,他干脆端起相机,用镜头拍摄下野生动物最精彩的瞬间。他说在拍摄野生动物时,按快门的感觉就像当年打猎时扣动扳机的感觉一样,真好。 是摄影让赵兰生找到了生命的救赎。有一次,在克拉玛依市郊的一片沼泽地,他拍完文须雀准备返程时,发现离他大约七八米远的泥水边,有一只红骨顶幼鸟正陷在污泥里,极力挣扎。当时太阳已经升起,如果这只幼鸟不赶快离开污泥,就会被晒死。

正当赵兰生琢磨着如何抢救时,红骨顶妈妈飞来了,尽管距离他如此之近,但红骨顶妈妈一点都不惧怕。为了搭救它的孩子,红骨顶妈妈想尽一切办法,鼓励、安慰、捉虫子引诱、用嘴壳推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