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zhu Valley

探秘“中国百慕大”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北纬30度贯穿的区域,存在着无数令人难解的神秘现象,让众多的探险家既渴望冒险又心存畏惧,有着“死亡谷”之称的黑竹沟,就位于这条神秘而奇特的纬线上。黑竹沟地势雄险、生态原始,坐落在四川省乐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境内,一直潜藏着许多值得探索的未知领域。但是,由于这里几乎每年都会发生人、畜失踪或死亡事件,所以被称为“中国百慕大”,让无数探险爱好者望而却步。

尽管心有顾虑,但我和5名有过高原负重徒步经验的队友依然决定组队前往。为了安全,我们雇佣了当地向导曲必和背夫阿洛,并谨慎地确定此次穿越路线…… 向川字瀑布进发。

第一天的徒步以适应高原为目的,所以速度不快。没走多久,云雾渐起,崇山险峻、高山杜鹃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如梦如幻。在这样的美景中,大家一路上说说笑笑,下午3点便到达了川字瀑布上方的营地。川字瀑布一带是黑竹沟的腹心地带,也是传闻最恐怖、最凶险的地段,令许多探险队望而却步。

我们在营地休息,等候向导曲必的到来。半小时后,我见曲必迟迟没有赶来,便要求阿洛带我们前往川字瀑布。由于从平台下到川字瀑布的路十分陡峭,只能空身往返,而我们每人背负的大包需要专人照看,经过商议,决定让队友郁金香和小三两人留守营地看包,金顶、水中雁、永恒和我4人则空身随阿洛前往瀑布。平台下是深不见底的峡谷,我们沿着陡峭的谷壁迂回下切,手脚并用地抓着藤蔓、巨石缓慢向下,40分钟后安全到达瀑布的顶部,壮丽、雄伟的川字瀑布瞬间映入眼帘。川字瀑布是因为巨大的岩块凸起将瀑布分成三等份,鬼斧神工般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形而得名,瀑布落差约 20米,宽30米,水流波涛汹涌,水声震耳欲聋,如千军万马咆哮奔来,十分震撼。

按照原计划,我们将下到川字瀑布的正下方,一睹瀑布全貌。然而,由于这几天一直在下雨,落石压塌了前行的崖壁路面,经验丰富的阿洛决定独

巨石,突破了重重的树障……当天的爬升高度达1000多米,随着海拔不断上升,队友小三的喘气声越来越大,脚步也越来越沉重,疑似有高反症状,整个队伍的氛围顿时变得沉重起来。一段时间后,我们终于看到了“金字塔”:一座高耸的山峰,海拔3998 米,因其上部呈三棱形、形状酷似埃及金字塔而得名,我们当晚休息的二号营地就在其下方。

此时,山坡逐渐陡峭起来,我原本担当押队的工作,看到大家疲惫不堪的样子,便和队友水中雁冲到最前面,起到示范、带头的作用。但随着海拔的升高,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胸腔还隐隐作痛,遇到巨石挡道,有时竟迈不开脚,唯有猛提一口气,一步一步艰难地向上挪。正当我的体能越来越不支,后方突然传来一阵嘹亮的歌声,高亢而有力。我一听便知,歌声来自体能最好的队友永恒,他想用歌声振奋大家的精神。

下午5点半,我和水中雁、阿洛3人率先到达金字塔下的高山草甸,二号营地就在距此数百米远的溪流边。站在草甸上回看来时的路,只见整个山谷植被茂盛,阔叶林、针叶林、箭竹林、高山草甸层次分明,海拔较低处的杜鹃如彩云霓裳般竞相绽放,而海拔较高处的杜鹃则含苞待放,整个画面蔚为壮观。

到达营地后,我们忙着扎帐篷、整理背包,向导曲必和背夫阿洛则忙着砍树枝、生篝火……此时,队友小三头疼不止,浑身发寒,身体又因过敏起了疹子,奇痒无比,

小道,行走其间,必须穿着长袖衣物,以免被竹叶刮伤手臂,此外,还得时刻提防被竹叶戳伤眼睛。箭竹林里密不透风,我们背着大包行走了一个多小时后,觉得闷热难耐,竹林内部景致又极其相似,很容易迷路,大家不得不高度集中精力,相互紧随,快速前行。

下午一点多,一行人终于到达鬼推磨一号营地。鬼推磨地区的地形复杂,放眼望去都是苔藓和硕大的冰砾石,其中岔路遍布,犹如巨大的迷宫,如果没有向导带领,再遇上雾气的话,驴友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我们只在这里稍作休息,便又开始了攀爬。当我们艰难地爬到一座山梁的顶部,却发现山梁的另一侧是深不见底的沟壑,其间怪石嶙峋、藤蔓交错,而我们必须沿着这条沟壑下行。一路上,队友们或不时在青苔上滑倒,或经常被藤蔓缠住……两个多小时后,大家终于下到沟底的河床,但一行人多已元气大伤:郁金香的脚底起泡了,刚才下坡时还不幸崴了脚,永恒的膝盖疼得厉害,我的脚底则针刺般疼痛……原本在河床里再走4个小时,我 们就能到达原定的目的地——罗索依达沟沟口营地。看到队友们痛苦不堪的模样,走在队伍前面的金顶开始留意沿途是否有适合的扎营地。

下午6点多,金顶发现了一块平地,附近又有水源,便招呼大家就地安营。临时营地的海拔为3250米,夜晚,透过遒劲的树枝遥望远方,一轮明月高悬在夜幕中,夜色柔和,也许是因为白天走路太累,当晚我睡得格外甜美。

次日早上8点半,继续沿着河床向罗索依达沟前进。由于大家都受了伤,行进速度明显放慢。3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罗索依达沟的沟口。溪水在罗索依达峡谷间流淌,不时激起层层浪花,从山林里涌出的道道泉水缓缓汇入溪中,谷中幽静,流水有声,原本疲惫的我们顿感惬意。

穿越罗索依达沟是这次活动的主要目的,而穿越其中的绝壁沟则是最困难的。绝壁沟全长约30公里,地跨黑竹沟镇、哈曲乡、勒乌乡,属于原始峡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