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dventurous Biking Trip across the Land

文 许婧 图 阿寂 吴云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行人稀少,路边却是一栋栋富丽堂皇的赌场,与周围清冷的气氛形成极大反差。过了赌场,我们在路边吃过简餐后离开边境,向着金边进发。

黄昏时分,天空乌云密布,经过一个县城时,我们巧遇昨天走散的两位大叔,异国相逢感觉十分亲切。我们和小伙子有意在县城投宿,但大叔执意前行,于是我们和他们再次各奔东西。

不多时,便下起大雨。冒着大雨寻找住宿,天黑得极快,但我们愈是心急,愈是找不到合意的旅馆。最后,我们看中了一家设施完善、价格合理的旅馆,才松了一口气。

办理完入住,天完全黑下来,雨依旧下着。我们在旅馆不远处的餐馆吃晚饭,经营餐馆的是一对可爱的母女,付账时,她们好心地免收了一千瑞尔饭钱。

柬埔寨的寺庙多以金色、朱红色为主体色,外墙多刻有精美的浮雕,门廊与石柱上的花纹也刻画得细致入微,还有几米长的七头蛇像在廊柱上“游走”。相传在柬埔寨,五头蛇代表水神,七头蛇代表保护神,九头蛇则是众神头领,通常以五头蛇和七头蛇的图腾居多。

寺庙内,井然有序地排列着柬埔寨神话里的诸神雕塑,小神的颜色十分鲜艳,动作和神态各异。门楼顶端有四面佛像,脸上挂着安详的“高棉的微笑”。轻声细步地进入大殿,唯恐扰乱佛门清净,殿内的装潢透着修行之地的朴素与淡雅,与寺庙金碧辉煌的外观大相径庭。

出了寺庙,跨上日本援建的河良大桥,大桥两 侧有许多当地的特色小吃摊档,其中油炸蟋蟀尤为引人注目,泛着油光的蟋蟀混合着惹人食欲的剁椒酱,盛装在不锈钢盆里,堆成小山高。这种小吃在柬埔寨很常见,但我和阿寂都没有勇气尝试这“人间美味”,不过我们对捕捉蟋蟀的方法,以及这样做是否会破坏生态平衡充满好奇。

原来,每当夜晚降临,柬埔寨人会在田间布置一些小灯,小灯下方悬挂着一张白色的塑料薄膜。由于昆虫具有向光性,它们会飞蛾扑火般地冲向小灯,不断撞击白色薄膜直到筋疲力尽,最终掉进小灯下方的桶里,成为人们餐桌上的一道美食。

随着不断前行,湄公河开阔的场景也出现在眼前,河面上出现美丽的晚霞,却被乌云遮了大半。

金边南部的杀人场和监狱博物馆,则是红色高棉时期的历史产物。“红色高棉”是对柬埔寨左派势力的称呼,1975年~ 1979年,它成为柬埔寨的执政党,在其执政的3年多时间里,柬埔寨有上百万人因迫害、劳役、饥荒、疾病等非正常原因死亡。从金边杀人场挖出的尸体就有9000多具,所以此处又称“万人冢”。监狱博物馆则是当时关押犯人的集中营,在里面被折磨致死的人不计其数,如今看到展示的刑具,仍令人毛骨悚然。

金边地处湄公河与洞里萨湖交汇的三角洲上,所以洞里萨湖非去不可。洞里萨湖又名金边湖,位于柬埔寨的心脏地带,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柬埔寨人民的“生命之湖”。此时正值枯水期,洞里萨湖的水量很少,大坝几乎全部裸露,与远处湄公河的水体颜色泾渭分明。

下午两点,我们准时出现在中国大使馆门前,跟工作人员说明来意后,他们表示无能为力。我们 的最后一线希望终于落空,离开使馆后,便和两位大叔出了金边,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暹粒市。

快入夜时,我们在一所小学旁的平台露营,帐篷内十分闷热,马路对面的小店播放着声音巨大的音响,让人无法入睡。

到天亮才出发。

从金边出来之后,路况差到极点,马路很宽,但非机动车道全是泥土且凹凸不平,大车驶过,红色的尘土漫天飞扬,瞬间便灰蒙蒙的一片,还未等尘土散去,下一辆车又接踵而至。这样的骑行很辛苦,速度受到极大影响,即使带着面巾和眼镜,脸上也已满是尘土,时不时要去路边的加油站水房清洗一番。

中午酷热难当,汗水和灰尘混在一起,骑行东南亚以来第一次如此狼狈。12月的柬埔寨热浪逼人,途中经过一个还算干净的水潭,见几个孩子在其中戏水,阿寂穿着衣服便跳下水塘,跟孩子们一起嬉戏。

接着,我们拼命向前骑了80多公里,烂路终于结束。在一处加油站,我们再次碰见大叔,他们刚在加油站的水房洗完澡。柬埔寨的加油站常常设有水房,水房中配有水龙头和巨大的水池,为过路游客提供方便。

我们在水房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清洗衣服的水变得浑浊不堪。我们再骑了40多公里,在Krong Stueng Saen的一处树林里扎营。

早上打开帐篷一看,天空已被渲染成迷人的橙红色,随着光芒渐变,远处的几棵葵树在朝霞的映 衬下变成剪影。不多时,朝霞瑰丽的色彩被天空本身的淡蓝色所取代,几丝轻纱般的白云飘浮在天际。柬埔寨平原上的日出太美了!

7点多吃完早饭出发,早晨的太阳比较温和,骑车还带着些许凉意。下午,我们骑到离暹粒还有十多公里的近郊,找到一家旅馆安顿好后,便骑空车去6公里之外的吴哥景区买第二天的门票。售票处人头攒动,我们买好票已经5点多。

此时,景区的工作人员已经下班,夕阳的余晖映满天空,我们迫不及待地奔向吴哥,欣赏到一场动人心魄的日落:波光如镜的河面和河岸上古老的榕树都被夕阳晕染成橘红色,场景开阔,撞击心灵。骑行旅途中,我们曾看过无数次日落,但这里的日落却有一种使人迷醉的魅力。

太阳快跳下地平线时,我们被几个小孩团团围住,其中一个男孩长相非常可爱,大概七八岁,他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向我们兜售明信片,要价一美元一张。我们笑笑,表示太贵,然后打算离开。

他不依不饶,从一美元两张降价到两美元二十张,看着男孩俏皮的脸庞和努力的模样,我们决定买下,当他拿到钱的那一刻,开心得手舞足蹈,和

凌晨6点半,天刚蒙蒙亮,我们收拾完就骑车去吴哥景区,吴哥是柬埔寨吴哥王朝的都城遗址,现存600多处古迹,主要包括吴哥王城(大吴哥)和吴哥窟(小吴哥)。

8点,我们到达吴哥窟。吴哥窟又称吴哥寺,作为柬埔寨的标志被印在国旗上。吴哥窟规模宏大,浮雕精美,是吴哥古迹中保存最完整的建筑。吴哥窟全部采用每块重达8吨的石块堆砌而成,石块与石块之间没有使用任何粘合剂,仅依靠石块自身的重量和合理的位置坚固地叠合在一起,令人不可思议。

祭坛和回廊是吴哥窟的主要景点,祭坛顶部矗立着按五点梅花排列的5座宝塔,5座宝塔顶部的宫殿被称为“天堂”,通往“天堂”的台阶陡而滑,需要手脚并用才能攀登,意在使信徒体会到通往天堂的艰辛。

同时,这座阶梯也被称为“爱情阶梯”,1973年,一位法国女游客在攀爬阶梯时失足跌落而死,为了避免悲剧重演,她的丈夫出资在台阶一侧修建了扶手,故而得名。此时,攀登“爱情阶梯”的游客早已排起长队。

离开吴哥窟,我们骑车前往吴哥窟西北边的巴肯山,巴肯山高约70米,是附近唯一的制高点,途中荆棘丛生,不过好在山不高,15分钟便到达山顶。山顶上建有巴肯寺,其中供奉着“毁灭之神”湿婆,由吴哥王朝的国王耶输跋摩一世所建,它既是吴哥建筑群的伊始,也体现了当时人们对大山的崇拜。

随后,我们陆续参观了托玛侬神庙、茶胶寺等景点,吴哥建筑台阶很陡,每参观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