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Old Settlement since South Song Dynasty

中山靖王后裔的避世桃源文 图 宋卫华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能“荫养地脉”,而住户中的天井可使四水合一,所以村庄始建之时,刘氏族人便请风水先生观水而合阴阳八卦,在村中挖掘100口水塘,寄托“通财路”之望。行之将累,在一口古井取一瓢清水饮下,井水甘甜,让人回味。好奇之下,四处打听,才知道这样的古井在古竹村有5口,被唤作“鸳鸯井”。它们大小不一,造型各有千秋,以东、西、南、北、中为五方来开凿取水。村民们相信饮井中水,可滋润平和,延年益寿。

古村虽好,但随着时代发展,还是不可避免地衰落了下来。村中人口大量外迁,只剩下300余户、1000多人,常住人口甚至不足400人。尽管古竹村显得有些落寞,但它悠久的历史文化、庄园式的民居建筑构成了一幅充满魅力的画卷,洋溢着一种历史情怀,虽历经近千年的风霜雨雪,却依然神采奕奕,散发出迷人的光彩。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向世人讲述着古村悠久的人文风貌和历史的变迁。 古竹村南面,有一间“黄泥书院”,建于南宋时期,由刘氏先人组织修建。刘氏祖先以“科第人文、贤 哲显贵”为训,聘请先生,传道授业,虽经历朝更替,却从未停办过。直至科举制度废除,黄泥书院才衰落、颓废下来。

书院衰落,随之而起的是私塾和学堂。在村中,一旧学堂的门檐上,仍保存着“天道酬勤”“积厚流光”等条额。在这种家风的倡导和儒风的熏陶下,古竹村人才辈出,先后共出了5位进士、13位举人、21位贡元、1位武状元,秀才更是不胜枚举。据统计,古竹村历年来在朝为官的便有近百位,职位上至尚书、大夫,下至知县、县丞,文化底蕴可见一斑。

明清时期,古村中流行佛、道、儒三教,其中儒教虽然更为兴盛,但佛、道仍有“一宫一寺”得以留存。宫为“三帝宫”,建在村西坡地上,距村子中心300米,占地近200平方米,前有溪流,后有护峰,古樟荫蔽,鸟语花香。宫内供奉着关公、土地公、钟馗3座神像,常有香客来此祭拜。而寺叫“万龙古寺”,建在村后的笔架山顶,村庙虽小,但里面却供奉了弥勒、观音、罗汉等二十多座佛像。在古寺周围,依山修建了近千米城墙,城墙东、南、西三方开有三个隘口,每个宽不过一米,登高俯瞰,大

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每逢黄道吉日,村民们都会到古寺敬奉,祈佑风调雨顺、安乐太平。

在黄泥书院附近,还有一座明代戏台——“半入云”,“半入云”出自杜甫诗句:“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在此有一语双关之意,既言歌声响彻云霄,又言戏台高耸入云。“半入云”造型美观、做工精巧:戏台上的藻井有彩绘的八仙图像,裙带飘飘,仿佛从天边驾云而来;戏台正前方悬挂一横匾,草书“半入云”三字,用笔非常讲究,分别用一、二、三笔表现出来;戏台正中横匾上,有行书“神人以和”四字,出自《尚书》,意为神和人通过戏曲音乐可以交流思想感情,反映了中国古代“天人合一”的思想;戏台两侧的柱子则书写着对联“古调独弹论伦无患,竹声虽溢神人以合”,上下联首嵌“古竹”二字,颇见巧思。

据村里老人介绍,每年农历五月十三日开始,村里和外地的戏班都要演上十天半月,遇上谁家结婚生子,都会请戏班演上一台,以示庆贺。

农历五月十三,是传说中的雨节,俗话说:“大旱不过五月十三。”五月十三下雨预示着国泰民安、风调雨顺。而在这一天,也是村民们崇敬的关老爷“单刀赴会”的日子。关公要磨刀,磨刀要用水,所以这一天必定下雨,伴上轰轰的雷声,好似关老爷磨刀“霍霍”之声。

在稠密的雨幕之中,香客们开始陆续到三帝宫祭拜关老爷,祭拜完后,便会举行古竹村的传统民俗活动——“请关老爷看戏”。而如何去“请”,则颇有讲究:首先,村中长老要跌信茭(一正一反为过)择吉时;选好时辰后,扮演王母的村民将率“八仙”前往三帝宫“探神”,请关老爷的真身仙魂降临“肉身”(即塑像);“探神”之后,关老爷就会被搬出正宫,请上神轿;最后,由选定的村民抬着“肉身”绕村一周,让关老爷巡遍村内每一条巷道;迎神队伍一路鸣锣开道,旌旗招展,官衔牌、铁链、木棍、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