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闯“狼窝山”

Dajiangnanbei - - 故事会 - 李名洲

这是我在部队听刘亚楼老首长讲述的一个故事。1944

故事发生在 年东北战场上,一封十万火急的信必须在拂晓前送到目的地,稍有延误就会影响到这次突围的成败,如改走大道,要一天一夜才可到达目的地,必须穿过“狼窝山”才能把信及时送到抗日联军指挥员手中。

“狼窝山”是野狼出没之地,就是本乡本土的猎手也不敢贸然进入。找了当地粗壮彪悍的乡

20

民,只要他们带路就奖给大洋元。他们苦笑着一脸无奈地说: “谁进入此山,必定葬身狼腹。亘古至今,进山者无一活着回来。”

这明摆着是一条“阎王路”。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候,通信班的战士不买这个账,个个挺身而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最后选定两名体格健壮的战士,骑着两匹大马,身挎盒子枪,腰插手榴弹,星夜踏上“不归路”。

哪有路啊!一进入山麓,密密丛丛的荆棘封道,古树遮天,烟雾朦胧,黑压压的山蚊成群袭来,一打一巴掌血。当月儿上了树梢头,不时传来凄凉的狼嚎,在山谷回响,令人毛骨悚然。说 也奇怪,走了半天,未见任何动静,山岭静悄悄,偶尔有睡鸟惊飞声。他们马不停蹄,穿行在铺满枯叶的山林中,竖起耳朵,眼观六路,高度警惕提防诡黠狡猾的野狼偷袭。

深夜,一阵雨点声由远而近,顷刻暴雨骤起,山林震颤,伸手不见五指。马儿放慢了前进的速度,喘着粗气,似乎在恳求主人歇歇脚,缓缓劲。他们知道,时间就是胜利。“马儿啊!稍有延误,事关上千战友生命。”马儿好像懂得主人的心情,又飞奔起来。马蹄声声,在山林中回响。

猛然间,在前边不远处,点点绿光幽灵般闪烁,一群饿狼挡住去路。两位战士似乎看见群狼獠牙突露的血口,伸出红红舌头,牙齿格格作响,一副垂涎欲滴的凶相,咄咄逼人。但他们毫不示弱,不约而同地拉紧了缰绳,两腿夹紧了马肚,一鼓作气冲过了狼群,只听见被踩踏的狼群发出阵阵凄惨嚎叫声……飞

10

奔 公里,汗水如雨水湿透衣衫。正当他们庆幸突围时,始料不及的是,在前方又有一批狼挡住去路,其数量比前面那批还要多。可见,这两人两马,闯进这山 里,是狼族企盼多时的美食,怎肯轻易放弃。他们意识到,硬冲是冲不出去了,必然人仰马翻,成为狼的腹中物。这时只有开枪,投手榴弹。随着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起,首当其冲的恶狼被击毙,外围的群狼纷纷被吓退,躲在草丛中簌簌发抖,窥视情变,不敢轻易上前。又一次突围成功!

饿狼仍在后紧跟不舍,四周的群狼也闻声赶来,形成层层包围圈。几次突围,人困马乏,子弹耗尽。凶残暴戾的群狼肆无忌惮地猛扑上来,开始啃咬马腿,马发出恐惧、痛苦的嘶叫声,提起前蹄,腾空而起,几次要把战士抛离马背。胆大的雄狼高高窜起,冲上前来开始咬吃马肚。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们决定舍卒保车,忍痛地抛下一匹大马,他俩同骑一匹马冲出狼群。抛下的大马似乎明白主人的心思,朝相反方向跑去,发出悲壮的嘶鸣,不计其数的恶狼嚎叫着,追逐着,准备撕吃被舍弃的大马,顾不得另一匹大马和两名战士,

20他们趁机风驰电掣般地跑了公里,眼看一条大河横在前头,胜利在望。

谁知,群狼吃尽马肉,又追赶上来。他们当机立断,只得再抛下一匹大马,他俩拔腿朝河岸飞奔。

吃尽第二匹马,饱餐的群狼又追赶到河岸边。这时离河百米,必须作出生死抉择!班长命令战士渡河送信,自己转身向贪婪、凶残的狼群奔了过去。“再见了,小张!”

革命意志坚如铁,英雄壮举震河山!

(编辑 何文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