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龙王店 血战何旗屯

——纪念豫东战役胜利70周年/叶定裕

Dajiangnanbei - - 卷首语 - 叶定裕

门,加强火力支援,摧毁敌防御工49 30

事。 团于 日拂晓到达距杨拐1 ,30 20

北面约 华里的村庄 日晚

30

时 分向杨拐北面进行突击,以爆破开路,连破两道鹿砦,炸开北围墙,突击队发起突击,遭敌火力封锁,前进受阻,被迫停于鹿砦7 1

外。直至 月 日拂晓,仍未能突8 ,16入敌之围墙内。战至 时后 师部队突入围墙内,在敌企图逃窜,17 49

时 师 团亦攻入杨拐村内。75 6

经激战,全歼敌整编 师 旅第17

团,我军占领了杨拐,俘敌团长800 750

以下 余人,毙伤敌 人。

激战龙王店

龙王店是豫东平原上的一个较大镇子。像河南黄泛区的许多城镇一样,为防御滔滔黄河水,龙王店也筑有一大圈高大厚实的围

75

墙,区寿年将兵团部和整编 师师部及数团兵力集结于此。敌人在墙外开挖壕沟,砍掉高秆庄稼,设置多层鹿砦,将四周围墙加固,大门堵死,还在镇子上构筑纵横交错的防御工事,把整个龙王店变成了一座重兵把守的要塞。但龙王店四面均已暴露在我攻击部队之下,残敌分散在几个村落自顾不暇;北来的邱清泉兵团被我

38

、纵拖在杞县西南,徐州来援的黄百韬兵团尚未到达,鉴于此华

7 1 23

野首长遂决定于 月 日夜 时 发起总攻龙王店。

此时,豫东大地骄阳似火像个巨大的蒸笼使人喘不过气来。

6 17 18 7 1

我 纵 、 师于 月 日下午开始秘密运动到龙王店的南面,进行掘进作业。指战员们在烈日炙烤下向敌阵地不停掘进,汗水和黄土搅在一起,一个个成了

23

“活泥人”。晚上 时,总攻开始。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我突击兵团各路纵队直捣敌巢龙王店。西

6 17 51

南面 纵 师 团爆破队员迅速将一包包炸药堆放在守敌的土围墙下,一声巨响,土围墙被炸开一个两丈多宽的口子,敌人大批倒下,突击队员跃出战壕,突进围墙。正当我军乘胜向纵深发展时,隐蔽在第二道屏障后面的敌火焰喷射分队突然开火,十几道火龙猛射过来,街道房屋被火焰吞没,我突击队员身陷烈焰

51

之中。 团第二梯队见状迅速发起攻击,乘敌人装换药剂的短暂间隙,向敌喷射分队甩去密集手榴弹,敌人弃镇西逃。

此时,后续部队已紧跟突击队冲进街区分路向敌兵团部所

6 18

在地冲去。在东南面我 纵 师

52 1 4

团打得尤其艰苦。营 连爆

6

破班是 纵著名的红旗爆破班,班长何俊杰带领全班担负扫除外围障碍和子母堡的艰巨任务。他们巧妙地利用敌人的照明弹 引路,摸清敌人子母堡和鹿砦的

70

位置,将 公斤重的炸药包放到敌堡下面,把敌人“送上天”。接着爆破班来到第二道鹿砦前。敌人不停地从地堡里向外打曳光弹,阵地如同白昼。何班长命令

3

第组端掉侧面的地堡,自己带

2

领第组炸正面的地堡。他们到达敌地堡前时,战士何文章一把抢过何班长手里的炸药包在烟雾中滚进。当他跃上地堡,安放好炸药包时,腿已被炸断,不能爬动了。于是,他一面喊战友慢点上来,一面拉响炸药包,与敌人同归于尽。爆破班的四包炸药很快全部炸完,敌人的鹿砦、地堡和围墙三道障碍还未完全扫除,怎么办?爆破班和突击排的战士就用手榴弹与敌人拼,用手拔掉鹿砦,掩护部队从侧面打进

200

鹿砦里,俘虏了围墙外的 余敌人。经过审问,得悉区寿年还躲在镇里,指战员们高兴极了,立即向敌人最后一道防线的围墙发起进攻。

6

在我 纵攻破敌人最后一道防线的同时,友邻部队亦从不同方向攻入龙王店。区寿年原以为凭借坚固的防御工事,至少可坚

3 3

守 天,孰料仅个小时就招架不住了。成群的敌人狂奔乱跑,拥挤在镇中的几条主要街道上。突然,四辆敌军坦克从街心开出,径直朝东大门开来。当第一辆坦克到达东门时,一排排装满土的草袋堵塞在门口,坦克发疯似的向门楼冲去,虽撞塌了门楼一角,但未能将门楼撞开,只好掉头南逃。其他几辆坦克已被我军团团围住,两辆炸毁,一辆炸坏,只剩南逃的那辆还在爬行。

,52 8 2

这时 团 连 排长邱永鑫只身跳到坦克履带边的甲板上,狡

猾的敌人将坦克炮塔来了一个

360

度旋转,用炮管将他扫下坦克。邱永鑫左胳膊鲜血直流,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一边骂着说“老子非制服你不可”,一边由战友们托着再次爬上坦克,紧紧伏在炮塔上,任敌人怎么转动炮塔,他的身子稳稳地随着炮塔转动。经过一番摆弄,终于掀开了坦克顶盖!突然,坦克里伸出一支手枪,“叭”的一声,靠在坦克

52

边上的 团作战参谋周君贤被击中肚子,鲜血直淌。指战员愤怒地喊着:“炸死他们!”邱永鑫拔出一颗手榴弹,拉着弦举在坦克顶盖上方,大声喝道:“投降不投降?再不投降就炸死你们!”坦克里传出了低沉嘶哑的“投降……投降”的哀叫声。接着,一个大脑袋伸了出来,中将军衔在双肩上金光闪闪,原来他就是国民

7

党 兵团司令官区寿年!不一会

,52儿 团指战员又从被炸坏的另

75

一辆坦克里“请”出了敌整编师中将师长沈澄年及兵团参谋长林溪洋。

血战何旗屯

龙王店被我军攻克后,敌整

75 16

编 师 旅旅部及所属两个团仍固守在何旗屯和榆厢铺两地。

6 17 8

我 纵 师和 纵主力分别承担了攻打两地敌军的任务。何旗屯位于睢县西南境的惠济河北岸,村落四周为防洪水泛滥筑起了一丈多高的土围子,土围子外面有一道防洪沟,沟外是开阔的平

3000

地。敌军 余人,日夜加筑防御工事。在村庄四周及庄内主要巷口墙角构筑了大量明暗堡,组成了以子母堡为核心的防御体系;在土围子外砍伐树木,排列成密集的鹿砦,埋置了地雷,敌 人还以反动骨干分子组成“敢死队”,保卫其旅部。

守敌南临惠济河,正值夏天河水高涨又无渡河船只,敌难以

17

向南逃窜。于是,纵队决定: 师从东、北、西三面实施攻击。具体

51

部署是 团在东主攻,直取敌旅

49 13 8

部; 团 、营攻歼村北之敌;

17 67

纵配属给我 师的 团在西攻

49 2

击,牵制敌兵力; 团 营为师

7 3

预备队。月 日下午,开始了扫

20

清敌外围阵地的战斗。当晚 点

30

分,向何旗屯突然发起总攻,我各路突击队在炮火掩护下,迅

51 7

速进抵冲锋位置。 团 连从东面炸开三道鹿砦,进入围墙爆破。由于围墙太厚,只炸开了一个小口子。还没等我军第二次爆破,敌人急调北面主力赶到东门,敌军密布在突破口两翼的火

,51力点也开始复活 团的进攻一

49 3 9

度受阻。此时,我 团 营 连突击班长任克学、爆破组长陈东良的爆破组已顺利炸开敌布下的层层鹿砦和土围子,并乘敌转兵东援之机,一举突破敌军防线,

8 67

占领了北面的突破口。纵 团也同时攻占敌西侧阵地。江渭清和王必成得知这一情况,立即命

17

师加强北面攻势,改由北路进

,51

攻。于是 团主攻营继续从东门攻击,第二梯队则转兵北门,

49

协同 团向敌纵深冲击,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敌人凭借坚固的庄内防御体系拼死顽抗,我军与敌逐街逐屋反复争夺、拼杀,整个何旗屯映照在火光之下。

,51在激战中 团再次爆破成功,突破了敌东部防线,推进到敌旅指挥部近百米之处。敌旅参谋长抬出一桶银元,当场分赏给

200

余人“敢死队”队员,这些亡命之徒,一个个携带长短枪,手

51

提雪亮的大刀,嚎叫着向我 团

,51主攻营扑来 团与“敢死队”短兵相接,展开激烈的肉搏战。在我顽强抗击下,彻底打垮了敌

7 4 ,17 “敢死队”。月 日零时 师预

49 2

备队投入战斗。 团 营由北门向南快速前进,将残敌分割包围

2

在少数院落里。凌晨 时许,我

49 2 51 2

团 营和 团 营向敌旅指挥部发起最后攻击,炸药包炸塌了敌指挥部的围墙,成捆的手榴

30

弹投向敌人据守的房屋,仅 分

16 48

钟就全歼敌 旅旅部和 团团部。

当最后一声枪声消逝在何旗屯的夜空时,东方的天际边已显出微微曙光,启明星高悬在灰

8

暗的夜空,黎明即将到来。随着纵主力攻占榆厢铺战斗的结束,

75

敌整编 师全军覆没,取得了豫

6

东战役的又一胜利。纵在兄弟

13000

部队协同下,共歼敌 余人,

17 2700

师歼敌 余人,其中俘敌

1200

代旅长以下 余人,缴获山炮等一大批武器弹药。在豫东战役第二阶段中我

10

华东、中原野战军仅用 天时间

5

就歼敌 万余人。是淮海决战前

7 4

的一次实战预演。月 日下午,

17

师遵照纵队命令,迅速东移至

5

东、西玉皇庙、田洼地区待命。

7

日上午 时抵达指定地区,待命

7

加入围歼黄百韬兵团的战斗。

5

月 日晚,对黄百韬兵团发起总攻。当夜,歼敌一部。但未能分割敌人,要歼灭黄百韬兵团至少要两昼夜时间,此时各路救援之敌临近,在此情况下如继续围黄百韬兵团,势必被迫与多路援敌作战,陷于被动。为此,粟裕司令员

6

决定于 日晚撤离战场,结束战斗,至此,豫东战役胜利结束。

(编辑 陶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