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起生命之桥

——忆王琦和他的战友们/章熙建 王东涛

Dajiangnanbei - - 卷首语 - 章熙建 王东涛

淮海战役纪念馆有一组生命之桥雕塑,解说词上标注的名称是“十人桥”。勇士们冷峻瘦削的面容,炮弹落水激起的腾天水柱,冰渣与鲜血交融的河面,一股直逼生命的灼烈气浪扑面而至,耳畔响起犹如天崩地裂般的巨响。王琦是华东野战军二纵的

1948 12

一名连队指导员。 年 月

13

日子夜,以皖北南坪古渡为中心,浍河百米宽的河道上千舟竞发,铺展出了数百条解放军连排强渡栈道。蓄势待发的人民解放军踏着浮桥潮水般冲向南岸。前方,浍河南岸与澥河北岸之间,

7.5 5

东西长 公里、南北宽 公里的狭长地带上,陷入铁壁合围的黄

4 1

维兵团 个军 个快速纵队无疑已成瓮中之鳖。

11 13

一个月前的 月 日,中野三纵和九纵冒着瓢泼大雨日夜兼程将宿州包围,切断徐州与蚌埠的联系,经过激烈的战斗,

16

日占领宿州城。依中央军委指示,中野再次立即挥师南下,部署口袋阵将黄维兵团阻击在宿州城以南,南坪集浍河上游赵集地区。

须臾,战火烽烟又起,中野与华野增援的纵队在总前委统 一指挥下,协同作战,围歼黄维兵团。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击敌阵,敌军则以密集的火力进行阻截并展开反冲锋。随着枪声、爆炸声骤然响起,一股亡命突围的溃兵泄洪般涌向古渡口,数十条连排栈道在炮击中燃起了大火,肢解并被湍急的河流冲向下游。

此刻,王琦率领他的连队作为预备队正蛰伏在老鳖滩岸堤的沟坎中。情势急转,已熬过数个不眠之夜的营长血红的双眸烈如喷火般直射王琦:“上,人工架桥强渡!”战士们紧随王琦跃入了冰渣翻滚的刺骨河水中。仅是眨眼工夫,横七竖八漂浮河道的门板、木排完成了重新组合,那是脚踩河床、浸泡冰水勇士们肩膀的托举,筑起了一座座钢铁躯体支撑的特殊桥梁。伫立水中的战士被河水浸湿的军帽冻成了冰盔,不时有冻僵的战士身子一歪便悄然无息地沉入水底,而从栈道上滑落河中的战士则毫不犹豫地立即填补空位擎起浮桥……冲锋的队伍踏着生命与热血铺筑的通道,源源不断地跨越水堑杀入敌阵。

枪声、爆炸声一波烈甚一波地撞击着王琦和战士们的耳膜, 过桥的战士们穿越栈道急遽而

,

沉重的脚步声通过桥面剧烈的颤动传导到他的心间。王琦欣喜地看到被枪弹划割成缨状的战旗不断向敌阵纵深移动、嵌入……就在这时,王琦陡然感到有股巨大冲力击打在身上,他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左胸口正汩汩地涌流出殷红浓稠的液体,眼前一黑,身子便向外扑倒。这时,连长大喝一声:二排长,指导员挂彩,救护!说着一头扎入水中,填补了王琦的缺位。

被救上岸靠在岸堤陡坎下的王琦睁开眼睛,身后坎坡上蓦然传出一声清冷的枪声,南岸隐秘的地堡中,一颗子弹嘶鸣着越过自己的头顶,只见连长身体骤然一颤没入水中。巨大的激愤与悲怆瞬间注入了王琦体内,他从倒卧身边的战友腰间拔出一颗手雷,拉弦、挥膀、用尽最后的力气掷向南岸敌人的暗堡,而他自己也在那声巨响中再度陷入昏厥。

6

昏迷 天后,王琦在野战医院的病床上费力地睁开了双眼。

1

弹头滞留体内离心脏仅有 厘米,因战地医治条件有限,只作了创口消毒缝合治疗,好在打铁出身的王琦身板硬朗。之后,他带着这颗弹头从渡江战役、上海战役一直打到浙东大陈岛,一路征战。

1979

年,王琦从宿州军分区

,1995 5

副政委职位上离休 年月

9

日与世长辞。火化后,那颗深嵌

50

他体内近 年的弹头终于现身。

1568

南坪一役,我军阵亡人,这些共和国功臣大多连姓名都未能留下,他们的壮举镌刻在天地之间……

(编辑 陶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