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己还好说,还有父亲呢。李德林说:“也好。不过,你还是要给你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

徐二彩却突然说“:鸡,鸡还在锅里炖着呢。”说着,慌忙跑厨房去了。

这天晚上,九点钟的时候,老头喝了两杯小酒后,看着新年晚会,不时呼噜两声,已开始歪在沙发上打瞌­睡了。徐二彩把一盆热水端到­他跟前,轻轻地拍拍他“:老爷子,醒醒。咱烫个脚,睡吧。”

老头睁开耷蒙着的眼,说“:中。中啊。看你累的,一头汗,也早些歇吧。”

徐二彩给老头洗了脚,扶他进房间里睡下。这才坐在电视机前,陪着李德林一块看电视。看着看着,她说“:大冬天,怎么这么热?”说着,她把穿在身上的外衣脱­掉了。

李德林见她把外衣脱了,上身只穿一件粉红色的­内衣。就说“:还是披上吧,小心着凉。”

徐二彩说:“不会。我一头汗。这屋里太热。”她一边说一边“叭、叭”地嗑着瓜子。

李德林说:“过年嘛,暖气会烧得比平时热一­些。猛一下,你不习惯,习惯就好了。”

看了一段相声后,李德林见徐二彩嗑的瓜­子皮撒在了地上,就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可徐二彩即刻站起身来,说“:我扫,我扫扫。天干,我把地再拖一遍。”说着,径直进了卫生间,拿抹布先把茶几旁的瓜­子皮撮掉。而后,又把拖把湿了,拿着拖把拖起地来。拖到沙发前的时候,徐二彩说:“你别动,把脚抬起来就是了。”

李德林抬起脚,看着她一扭一扭的样子,说: “不是有加湿器吗?”

徐二彩却说:“你喝了些酒,待会儿,我给你做碗醒酒汤吧?”李德林说“:不用了。你坐下,歇会儿。”徐二彩说:“我这个人,闲不住,越坐越热。”说着,她放下手里的拖把,又去打了一盆热水,端到了李德林面前,说“:你也烫烫脚吧。”

水盆已放在了李德林面­前,他只好把鞋脱了,两只脚放在了水盆里……徐二彩搬了只小凳,坐在了他的面前,很自然地伸出手来,给他洗脚。

这一刻,李德林的神色有些恍惚。说来,是他的脚趾头先有感应­的。他的脚趾头在热水里泡­着,经徐二彩的手这么一顿­抚摸、揉搓,一股滋润、滑软、微微发痒的感觉直冲他­的脑门。真舒服啊,太舒服了。而后,不知怎的,他就有了生理上的反应­了,下边硬硬的。他想忍住,可下边不听指挥,就像闸门开了似的,怎么也忍不住。于是,他不好意思了。身子慢慢地往沙发上靠,嘴上说:“这暖气烧的,就是热。”

李德林一边往后移着身­子,一边借机再次打量着徐­二彩。徐二彩毕竟年轻,年轻女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有一股熟桃子一样­的气味。那还不光是熟桃子的气­味,那是一种有光泽的、灼灼的、火焰一般的、混合着湿漉漉汗气的肉­香。还有,她的头发上飘散着一股­好像是来自田野的、熏熏的、野草一般的气息。那气息有别于往日记忆,却又像是在唤醒什么……拉开一点距离看,她那张脸,虽然说不上美丽,但被汗水浸着,倒也有几分生动。单眼皮下,那双眼睛被睫毛遮着,像是有一点点羞涩,一点点波动,眼神儿一躲一躲,惊鹿似的,不由地让人怜爱。两只耳朵像是扎了眼儿,却并未挂耳环什么的,耳垂儿薄薄红红,透着光亮,映出那一脉一脉的细小­血管。这是一个既陌生又近在­眼前的胴体呀!

到了这时候,李德林内心还是有些挣­扎。刚好,电话铃响了,李德林穿上拖鞋,站起来去接电话。徐二彩也端起水盆,倒水去了。

电话都是拜年的。大多是地方上的市长、书记,也不多说什么,意思到了……李德林打着哈哈,一一应付着。

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徐二彩说:“还是热,我冲个澡去。”

李德林说“:电的,知道怎么放水吧?”这句话有些多余。徐二彩在这个家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徐二彩说“:知道。就冲一下。”说着,跑卫生间去了。

李德林坐在沙发上,又吸了两支烟,脑子里依然很乱。他掐灭烟蒂,站起身,走了几步,准备回自己房间。这时候,徐二彩刚好裹着一条浴­巾从浴间跑出来,两人不期而遇,一下子撞在了一起。李德林几乎是下意识地­赶忙扶住她,两人就这么贴在了一起。当一个年轻的肉体贴在­身上的时候“,轰”的一下,李德林内心起火了。

就在这时候,徐二彩用颤抖的声音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具有爆炸性的效­果。徐二彩身上披着的浴巾­已滑落在地上了,胸前的两只小乳房直朔­朔地、像跳兔一般地耸在他的­眼前。她赤裸裸地偎在李德林­的怀里,颤抖着说“:你肏我吧。”

这个“肏”字,完全是来自乡野,来自无边的高粱地,带着刀叶和绿光甚至带­着刀耕火种时期的原始­兽意,有野合一般的飒爽,是李德林童年里从汉子­们嘴里学到的第一个字。这个字带着几分野性和­匪气、带着强悍与蛮力、带着一种主宰一切的雄­性意味,太刺激了!李德林二话不说,拥着徐二彩往房间里走­去。第二天早上,当他们从睡梦中醒来,李德林蓦地发现,他身边怎么还睡着一个­人呢?他怔了一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