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个东北姑娘。芬姐很蔑视地称她为“虎妞”。其实, “虎妞”并不“虎”,高条条、细气气的,还是学财会的大学生,一口京腔。因为是从东北来的,芬姐就叫她“虎妞”。就是这个从洗浴中心走­出来的“虎妞”,现在竟成了谢之长的财­务总管。

梁玉芬是一烈性女子,且已独守空床多年,自然是怒不可遏。这么多年过来,两人吵过也闹过,她对谢之长已经不抱幻­想了。真正看清一个人要许多­年。可等她看清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梁玉芬毕竟是支书的女­儿,哪受得了这份气?恼上来的时候,心里全是恨。待有了真凭实据之后,上来就跟谢之长谈离婚­的事。可谢之长已不是过去的“花客”了。谢之长说“:你想怎么着?”梁玉芬说“:我不想怎么着,就两个字:离婚。滚蛋。”谢之长说:“这话可是你说的。离,现在就离。谁不离是王八蛋。”梁玉芬说:“好啊。算一算,夫妻共同财产,我也不多要,一人一半。”谢之长虽说养一有文化­的“二房”,起初并没有要离婚的打­算,他只是想吓吓她,让她识趣些,别成天闹事。此刻,谢之长愣住了,说:“你玩真的?”梁玉芬说:“婚是离定了。现在就算账。”

往下,两人的谈判进行了一天­一夜。谢之长本想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苦口婆心地期望着能再­一次打动她,让她接受这“一大一小、两不相干”的事实,且再三保证不给“虎妞”名分,从而劝她打消离婚的念­头,家里毕竟还有一双儿女­呢。可梁玉芬独守空房的日­子太久了,一肚子怨气。谢之长最终也没能说动­她。最后,梁玉芬说“:我也知道你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现钱。这样,你给我一千万,咱俩好和好散,各走各的。”谢之长见他已被挤在了­死角里,就说“:钱都在项目里,我拿不出那么多。这样,我给你八百万。”梁玉芬倒还大气,说“:八百万就八百万。你先给我打个条儿,一个月付清。”

可是,条儿打了,婚离了,眼看一个月过去了,钱却没有拿到。再去找他的时候,谢之长却耍起了无赖。他说:“账我认,钱没有。家里的房子、存款都归你了。这还不够吗?你是想逼我破产,逼我走绝路吧?!你看,我这边,项目正在搞。钱一分也提不出来。要不,给你算成股份,早晚会升值的。”梁玉芬说:“你放屁!要算股份,我至少占一半!……”后来,梁玉芬再去找他,就连面也见不上了。

梁玉芬明白,在黄淮市,谢之长已织起了一张网,可以说是黑白两道通吃,她的官司是打不赢的。像梁玉芬这样的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那是往死里去爱的,是奋不顾身的;可她一旦恨上一个男人,那就是仇人了,发起狠来,是要玉石俱焚 的!于是,她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去了北京,把揭发信递到了中纪委­和公安部。主旨告谢之长八个字: “火烧金店,图财害命”。她很清楚,这个七年前的案子,一旦翻出来,谢之长,还有那个酒店经理白守­信,就彻底完了。

可状子递上去之后,一个月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谢之长这边呢,按梁玉芬的说法,他跟那“小蹄子”不仅明铺夜盖,且公然在花世界大酒店­摆起了宴席,两人出双入对,那个“虎妞”居然登堂入室了……梁玉芬就快要气疯了。她决定二上北京,就是把命搭上,也不能让那个王八蛋好­过!

这天夜里,她搭乘188次火车,天明时到了北京。可是,她刚出北京站,手机响了,电话里说:请问,是梁玉芬吗?她说:是。我是。你是谁?电话里说:我是省公安厅的,姓赫。她有些激动,说:谁?公安厅的?电话里说:是。我是省厅的赫连东山。梁玉芬眼里含着泪说:赫同志,你可得给我做主啊。赫连东山说:你的举报信,省厅收到了。你现在什么地方,是北京吗?梁玉芬说:是。我刚出站。赫连东山说:原地不动。先吃点饭。我马上派人去接你。

据前去接应的民警说,他们刚把梁玉芬接走,白守信派的人就到了。前后不到半个小时。这说明,有人走漏了风声。

十二个小时后,梁玉芬被接到了省城附­近的一座红色的楼房里。这座楼房隐在一片绿树­之中,表面上看幽静安谧,走近门口却有武警站岗。这里被人称作“红楼”,是省里政法系统直接管­辖的一个“双规”基地。在红楼里,梁玉芬详细地给专案组­的人讲述了谢之长指使­白守信、王小六纵火焚烧金店的­全过程……后来,赫连东山专程赶来讯问­了梁玉芬。他问:“梁玉芬,这么说,你也参与了?”梁玉芬说:“当时,那姓白的,就是在家里跟老谢说的……没有瞒我。”赫连东山说:“你丈夫都说了些什么?”梁玉芬说“:那姓白的要他点个头,他点头了。此后他们怎么商量的,我就不知道了。”赫连东山说“:你想清楚了吗?你知道这里边的利害关­系吗?”梁玉芬已熬煎了很多个­日子了,她脸白得一点血色也没­有,只是咬着下嘴唇说:“我知道。该判几年判几年,我豁出去了。”赫连东山说:“不管怎么说,你这是检举揭发,到时候,法院会酌情考虑的。还有谁参与了?”梁玉芬沉默。赫连东山说“:玉芬,事已至此,你不能再有所保留了。你知道吗,我这边刚派人把你接走,谢之长的人就到了北京­站。你想想,他们去干什么?差一点,你就……”梁玉芬又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们查案的时候,老姜、孙队,都给姓谢的打过电话,还跟白守信他们一起吃­过几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