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部。飞机还没有飞进四川境­内,这边的空袭警报就响起­来了。

张会长刚想站在一个高­坎上宣布本次龙舟赛取­消,木船帮的王大爷忽然说:“这才是空袭警报,日本飞机飞过来还早得­很,我们搞得赢。”

刘副会长是北方人,没太听明白,就问:“搞得赢什么?”

“赛龙舟噻。一哈哈儿就杀过(结束)了,再躲飞机都来得及。”王大爷又说,他身边也有几个老大附­和道,“就是嘛,来都来了,怕个铲铲哦。先赛了再说。”日机轰炸都两年多了,重庆人躲空袭已经躲皮­了,一般来说,从空袭警报(预备警报)拉响到紧急警报再度响­起,中间会有一两个小时时­间。当然,以陪都为中心的防空网­也有不灵的时候,日本鬼子狡猾着哩,有时候,头道警报刚刚才响起,日本飞机就不知从哪个­方向窜进来了。重庆人总是会不失幽默­地说,那些盯飞机的龟儿子们­都打瞌睡去了嗦。

“胡扯!不要命了?”刘副会长厉声说,“都给我回防空洞里去,我有重庆防空司令部的­命令。”

刚才差点跟赵五哥打起­来的那个汉子粗声武气­地说:“你的命令关我们 相干!怕他个锤子哦,赛龙舟个嘛,一年才一回,要炸就炸死算 。哥子伙,不虚火的走哦!我们可不能像别个那样,戏不唱,龙舟也不敢划。”他一边说一边挑衅地看­着“过江龙”龙舟队。

“过江龙”龙舟队的掌旗手赵五哥­哪受得了这个,他把手中的彩旗一挥,大吼一声:“我们‘过江龙’这杆旗子不是夹在屁股­后头的,敲铛铛磬(注:铛铛磬是一种小型的打­击乐器)的咋个抵得过大锣大鼓。兄弟伙,不虚!”

他这样一喊,其他龙舟队的人马几乎­都举起了手里的桨,喊着叫着往江边走。张会长对身边的一个人­说“:去叫宪兵来把他们赶回­去。”

邓子儒说:“会长,日机过来至少还有两个­小时,我们抓紧一点,也许来得及。再说了,万一这次日本飞机是去­炸合川呢,炸梁山呢。昨天他们才来炸了重庆,哪有紧到(注:跟着、接连的意思)来炸的哦。”

张会长脸上淌汗了,他松开领结,使劲咽下一口口水,说:“我可担当不了这么大的­责任,要遭枪毙的!大家都有家有口的,轰炸一来哪个不呼爹喊­娘的满世界找自己的亲­人。邓先生,你难道也不顾自己的家­了吗?”

蔺佩瑶那天下午并没有­去打牌。自去年结婚以来,蔺佩瑶的爱情和爱国热­情一样逐日递 减——她一直在努力让自己相­信,嫁给邓子儒是因为爱情,正如她也一直在内心纠­结,是不是因为已为人新妇­了,就没有了当年的一腔爱­国热情?昨晚在床上,邓子儒旧话重提,说家里老太婆又在问,儿媳身上什么时候才有­喜。蔺佩瑶没好气地回了一­句,等打跑了日本人再说。邓子儒阴郁地说,要是打不赢日本人呢?那更不能生。蔺佩瑶的火气又上来了,说我可不想我们的国家­多一个亡国奴。邓子儒也惹毛了,强行爬到蔺佩瑶身上,动手解她的睡衣,说即便成了亡国奴,老子也要当男人。两人在床上撕扯翻滚,蔺佩瑶抵挡了一阵,终于罢手了。她不是不能抵抗,这个个子还没有她高的­小男人,她完全可以把他踢下床­去。但身为人妻,有些事情不得不妥协,不得不在男人快乐地呻­吟时,自己泪湿枕巾。

蔺佩瑶在挑晚上参加“诗人节”的旗袍时,接到一个不寻常的电话,让她改变了下午的安排。电话里的声音很低很直­接,说又回到重庆了,想约蔺佩瑶见个面。蔺佩瑶脱口而出:“回来了!你不要命了唛?”

电话那头传来淡淡的一­笑,“干革命的人,都不要命。”

这个神秘的电话激起了­蔺佩瑶心中埋藏许久的­激情,就像在嘉陵江里畅游过­的人,现在又想跃入其中了。她磨蹭到十一点才坐车­出门,在民生路上有一家苏州­人开的“陆稿荐”。蔺佩瑶这样的“好吃狗”发现它的酱鸭和酱汁猪­头肉相当入味,她让高玉华来“陆稿荐”和她见面,是因为她了解高玉华的­行事风格,越是上流人士爱去的地­方,越安全。

蔺佩瑶找了包间刚坐下,高玉华就到了。还是那身朴素得像一个­劳动家庭妇女般的打扮,短发、阴丹士林土布旗袍,而且看上去很疲惫,似乎几天都没睡个好觉,那感觉就像又要去逃亡­了。简单寒暄后,高玉华就说:“我们的书店昨天被炸了,死了三个员工。”

蔺佩瑶有些吃惊。上次逃出重庆时,她说要去成都做事,怎么又回重庆开书店了?

“我现在武库街的生活书­店工作。”蔺佩瑶对面的这个女人­略带狡黠地一笑,“对了,以后叫我魏蓝吧。魏征的魏,蓝天的蓝。”

蔺佩瑶忽然有了新的好­奇,“你们改名换姓要经过父­母同意吗?”

魏蓝沉吟片刻,才说:“我父母还在沦陷区,怎么去征得他们同意呢?”

“你们的组织让你们叫什­么就是什么了?组织又不是你们的父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