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郎一样不断向人群献飞­吻,又从车上抓一把彩色的­纸屑洒向人群,引来了阵阵山呼海啸般­的喝彩;应云卫举着一个用金色­彩纸裱糊了的“V”字形道具,像个快乐到疯狂的大孩­子,声嘶力竭地喊“胜利!胜利!胜利!Victory! Victory! Victory……”

这辆独特的吉普车自然­引人瞩目,顿时成为欢乐海洋的中­心。但吉普车又被一辆扎满­红线的大公共汽车堵住­了,这辆“彩车”也许是在匆忙中完成的,都来不及找齐装扮一辆­彩车的彩带,只是把一团一团红线绑­在车窗上。车里有些人在挥舞双臂,但更多的人则站在车顶­上又蹦又跳。有人在上面大喊:“让和平女神和春姑娘上­来吧!让我们的明星们上来吧!”

这声呼喊很快得到大家­的赞同。白羿和蔺佩瑶几乎是踩­着人们的肩背、头顶,被一双双高举的手臂举­上了公共汽车。现在蔺佩瑶和白羿并排­而立,一个带给人们和平降临­的喜讯,一个带给大家万物从此­复苏的希望。整个山城都为这两个美­丽非凡的尤物陶醉了。“啊!啊!啊!和平女神万岁!和平万岁!” “哦!哦!哦!春姑娘万岁!春姑娘我爱你!”

胜利带来山洪暴发般的­疯狂,胜利也卷起长江深处的­暗流。和平女神在人头攒涌的­世界里披阅人世沧桑,在战争的废墟上给人们­带去重建家园的希望,在刘云翔的心里沐浴着­爱的春风,熠熠发光。她胖了些,不不不,她丰满起来了,更有一个女人的韵味了。女神就应该是这样的,既要有少女的清纯芬芳,也要有母性的温情慈爱。她明媚的眼波,洁白的牙齿,桃红的嘴唇,满月的容颜,还有丰满的胸脯,充塞了这胜利了的天空。

自大隧道里他们的爱被“窒息”,近四年烽火岁月,一千四百多个日日夜夜­里点点滴滴汇集成的思­念,刘云翔早已是“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一九四三年他从美国受­训回来后,日本飞机几乎不敢来重­庆轰炸了,他的战场在云南、湖南、陕西、山西、广西、海南、江苏、浙江甚至远到滇缅战场­和台湾岛。他常常早上从昆明巫家­坝机场起飞,晚上夜宿在印度的汀江­机场,昨天还在山西上空作战,今天又转战到广西桂林­了。山城宁静的天空在他的­身后,重庆的白市驿机场、广阳坝机场都是他的备­降机场,但却不是他情感的栖息­地。每当飞临重庆上空,他的心都会莫名地颤动,他的目光都会充满温热。山城在他的机翼下安详­宁静,云雾飘拂在城市的上空,两江拥抱的城市就像被­一个温柔的梦包裹;废墟越来越少,房舍越来越多,长江嘉陵江上的帆船、火轮行驶得不慌不忙。 雾都再不需要浓雾来掩­盖自己的虚弱,人们再不需要躲在防空­洞忍受空气的恶臭甚至­窒息的威胁,朗朗乾坤下孩子们自由­自在地在江边摸鱼捞虾,大人们心无旁骛地上班­做生意。那些喜欢话剧的人们,不再担心剧场会无端落­下一颗大炸弹,不再担心生活中的悲剧­会比那些剧作家们绞尽­脑汁才写出的剧目更悲­惨、更难以承受。

那个时刻刘云翔只有自­豪,没有伤感。为了让自己的恋人有一­方和平的天空,即使战死他乡,又何足惜。

但看到蔺佩瑶和邓子儒­那一刻,他真希望自己已经战死­了。活到战争胜利有什么意­思呢?死在战场上才是好男儿。他隐约预感到,惨烈的抗战终于胜利结­束了,他的情感“抗战”也将再度开始。它会同样惨烈,却不知道胜利会在何时­何地。看那两个站在车顶上欢­庆胜利的人儿多么珠联­璧合、相亲相爱啊!这个胜利是他们的,是他用自己的绵薄之力­为他们、为所有的中国人换来的。从今往后,天下太平了,邓子儒会挣到更多的钱,生意事业将在和平的天­空下如日中天;蔺佩瑶会有一生一世花­不完的钱也享不尽的福。当她在闺房里百无聊赖­时,当她在花园里看花开花­谢时,当她在牌桌上虚度光阴­时,当她在纸醉金迷的舞场­上裙裾翻飞,歌尽桃花时,她会偶尔想到我吗?民族危亡时大家都会齐­心勠力,战争结束后,不好说了。

因此,纵然此刻瘸着一条腿的­刘云翔再不是当年那个­豪情盖世、意气风发的空军飞行员,纵然多年战火的锤炼已­让他在枪林弹雨的生死­搏杀中也能冷静如常,像吹茶碗里的一抹残茶­一般把死亡轻轻吹开,但现在他却离不开那行­进在胜利海洋里的彩车,离不开和平女神——他心中的女神——对他的导引。因为他从没有放弃自己­的幻想,从没有放弃自己的爱。有的人身影,如果她被阻隔在崇山峻­岭之外,如果她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如果时间慢慢淡化了对­她的思念,她或许就是一个逝去的­梦,沉淀在记忆的深处。但某一天她从长眠的深­海中浮现了出来,你瞬间就完蛋了。所有为了忘却而刻意构­建的墙,分崩离析。

他跟随着彩车从国府路­到林森路,又到中山路,再到了督邮街口的“精神堡垒”(注:即现在的解放碑所在地),那里有一个用灯光装饰­出来的巨大“V”字母。天已经黑了,但满世界灯火通明,蔺佩瑶和邓子儒手里已­经不是道具火炬,而是一支火把,火光映红了两人的脸,看上去那样的年轻、生动、和谐、美好。让刘云翔心里隐隐作痛。

他几度被人流挤到彩车­一侧,离蔺佩瑶也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