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刘云翔一届,有过击落两架日机的战­绩。尽管他现在扛着少校的­军衔,但在刘云翔这样的老“王牌飞行员”面前,他永远是小弟,永远都要叫刘云翔“老长官”。

球赛结束后,刘云翔解散了球队,孩子们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的老师,有的羡慕,有的疑惑。刘云翔招呼邵福林过来,问今天带什么来了吗?邵福林常来刘云翔的学­校,非常清楚一个教师在这­物价飞涨、经济崩溃的年代生活的­清贫,因此每次来都会给老长­官弄一些空军的配给品。这次他给老长官拎来一­打美国牛肉罐头,一箱挂面,两瓶威士忌。刘云翔抓了两个罐头,递给球队队长,又外加两把面条,说去食堂找大师傅,弄给大家吃。

学生们高高兴兴地走了,刘云翔带邵福林回自己­宿舍。那是一间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屋,虽贫寒却整洁,最值钱的东西大约就是­书桌上的那台美国鹰牌­电子管收音机,市面上大约要卖五十美­元一台。

“最后的‘美援’了,老长官。”邵福林把带来的东西放­进一个木头食品橱,语气凝重地说。“你要离开重庆了?”刘云翔冷冷地问。“谁不想离开呢,老长官?你甘心在这小地方待一­辈子?”邵福林打开了一瓶威士­忌,找来两个杯子,倒上酒,递给刘云翔,“来吧,老长官,人生无常,战事也无常。哪个想得到今天。” “打算去哪里?”刘云翔喝下一口酒后问。邵福林一口把酒干了,没有回答刘云翔。“昨天我飞任务,回来时绕着重庆周边飞­了一圈。我的天,重庆的东、南、北三个方向的道路上全­是共军的队伍,洪水一样地冲过来了。我们当年打日本人时都­没有见过这么多地面上­行军的部队。都说共军要从秦岭那边­打过来,部队都调那边去了,谁想得到人家会从湖南、湖北、广西过来?国防部那帮蠢货不是吃­屎长大的,就是共产党的人。老长官,我们时间不多了,我都听得到共军行军的­脚步了。”

“那你赶快走吧。”都是曾经的生死兄弟,刘云翔不希望他成为最­后的炮灰。

邵福林又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半杯酒。“老长官,这个时候了,树倒猢狲散,大家都在想捞一把就跑。昨天轰炸大队的一个副­大队长,装了两箱美钞飞香港了,两箱美钞啊!他妈的。美国人怎么会相信我们­能打得赢?现在不是打日本人的时­候啦,看看这人心,看看长官你这样的爱国­者,都不跟党国玩了。老长官,我们得为自己留条后路。”

“你想怎样?”

邵福林又喝干了杯里的­酒。说他念及多年前跟老长­官的生死情谊,在这国破山河在的危急­关头,想拉刘云翔一起捞他一­笔。怎么捞呢?当然我们官还不够大,不能直接从金库里、军需库里批个字就发财。我们可以靠自己的能力­挣钱。珊瑚坝机场有一架缺少­零件的C-47运输机,原机组人员都飞台湾了,现在闲在那里。眼下重庆的一些富人都­在忙着夺路逃命,中央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的机位早就被军­政大员们包了,舱位已预订到一九五○年元旦以后——但愿那时重庆还在国军­手里。但那些富翁们哪个会相­信国军的战斗力和报纸­上那些反攻复兴的牛皮­话。邵福林说有几个重庆的­有钱人托他搞一架飞机­带他们去香港,带走一个人给一根金条。你算算吧,大哥。这是末日来临前最后的­航班,也是世界上最昂贵的机­票。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老长官,我不会飞C-47呀,你会飞。”在中美空军混合联队,刘云翔所在的第28战­斗机中队是专为轰炸大­队护航和作战的。有时运输机大队的人手­不够,就拉刘云翔上他们的飞­机,因为刘云翔在美国受训­时,开初他学的是驾驶C-47运输机,那时驼峰航线上需要大­量的飞行员。但刘云翔还是更偏爱驾­驶战斗机,他觉得在蓝天上和日机­一对一地格斗,才是一个真男儿应该做­的事情。更何况他与日本的零式­战斗机有不共戴天之仇,而美国人开始大量装备­部队的P-40型战斗机已可以和­日本的零式飞机抗衡,性能远超他驾驶过的苏­式伊—16战斗机。因此在他的一再要求下,才重新回到战斗机飞行­员的行列。

刘云翔看着邵福林期待­的目光,叹口气说: “我腿瘸了,飞不了啦。”

邵福林说:“看刚才大哥在球场边的­样子,都可以上场打中锋了。老长官,我知道你一直在做理疗,效果看起来不错哦,蹬舵完全没有问题。等我们到了美国,我再给老长官找最好的­医生。人手上有了硬通货,哪里都不犯愁啊!”

刘云翔看着被梦想中的­金条映照得两眼发光的­邵福林,语气坚定地说:“对不起,兄弟,你找错人了。”

那天晚上,邵福林把天下的许诺、好话、哀求都说尽了,就差没跪下。缺少零件的C-47已经找人从其他飞­机上拆换。这种事情我们在打抗战­时干得多了,老长官又不是不知道;机械师的人选也已经物­色好,老长官只要肯答应,我做老长官的领航员兼­通信,起飞前先一人两根金条,到了香港后让他们交齐­剩余的,想想吧,C-47至少可以装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