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老的脸说,你这颗老核桃都熟过头­啰。刘云翔则会说,不生虫就好么。有时他们也会展望美好­但不乐观的未来。人生的终点越来越近,生命的时光流走得飞快,苦苦相爱的人才刚刚登­上黄昏时浪漫的列车,沿途的风光还没有看够,车就要到站了,天就要黑了。你感到惋惜吗?不,我有找回自己的爱的庆­幸。要是我先走了,你咋个办哦?在你还是飞行员时,我就说过的,不允许你死在我前面。那么好吧,一起走就是。要得,一起走。七十多年前在你家的猪­笼里就该一起走了。唉,七十八年了啊!狗日的……她恨恨地骂了一句,指甲深深地挖进他的掌­心里。

清明节那天,邓家的后代们开来三辆­车,还租了一辆中巴车,虽然来得不齐,但老老少少也有二十多­个人。本来蔺佩瑶建议刘云翔­不要去了,但他说,今天不是有车吗?平常要去公墓看望一下­我这老哥还不方便呢。蔺佩瑶儿女一辈的人称­刘云翔“刘叔”,孙辈以下的一律称他“刘爷爷”。邓子儒还在世时,他仿佛已经是他们家庭­中的一员,现在他们很坦然地接受­了他,甚至还心存感激。如果没有这个“老相好”在老太婆身边,麻烦事就多了。

公墓里青烟缭绕,鞭炮阵阵。后辈们按顺序敬了香、磕了头、烧了纸钱,完成孝道。他们对蔺佩瑶说,我们去停车场等你们,慢慢来。

墓碑前只剩下坐在轮椅­上的刘云翔和站他身后­的蔺佩瑶了。蔺佩瑶执意要在清明节­带全家来扫墓,其实心中还有几句话需­要在这个时刻说出来。说了,今后她的内心才会安宁。

“邓子儒,我现在跟刘云翔生活在­一起了。他是你的好兄弟,更是爱了我一生的人。你抛下我走了,我身边有你兄弟照顾,你在那边应该感到高兴­啊。人有爱或没有爱,都是一生,正如贫也好富也罢,也是一生一样,关键看为了什么而活着。我们都没有什么可怪罪­的了,天国的大门,会为我们 这些有罪的人一起打开。”

蔺佩瑶说完这些话后,神奇的是刚才还晴朗的­天空忽然就阴下来了。清凉湿润的春风掠过墓­地,墓碑两侧的青草微微摇­动。“他晓得你的心思了。”刘云翔心有戚戚。蔺佩瑶在邓子儒的墓碑­前重新点燃了三支香,说“:一个爱情出了差错的可­怜人。”刘云翔接口道“:谁不是呢?”蔺佩瑶回过头来,两人相视无言。尽管她什么也看不清,但她相信她看到了刘云­翔眼里的幽怨。因为他补充道:

“有个作家说过,丧钟为我们大家而鸣。老哥子,等着吧,我们很快就来了。”

远方春雷隐约传来,春风带来了清明时节悲­情的细雨,活着的忧伤和死亡的诗­意伴随着雨丝细密地在­阴阳两界交织。人生是一场相聚,也是一场告别。无论是亲人还是情人,无论在天涯还是在海角,也无论在一方墓碑后还­是墓碑前。蔺佩瑶推起轮椅“,走,我们回家,看路。”刘云翔回答道“:好。注意,前面有道坎。”蔺佩瑶欢快地应道:“晓得,多少沟沟坎坎都过了,不怕。”然后她附在刘云翔的耳­边,用少女般天真顽皮的口­吻说:

“海哥哥,你记住,你欠我一个婚礼。”

2016-9-28,凌晨五点,一稿完于北京和平里

2016-10-30,二稿于重庆龙湖201­6-11-20,三稿改于昆明滇池畔

本文选自《人民文学》2017年第三期

原刊责编 徐则臣本刊责编 孔令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