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老十哥说:“为什么人家叫我时,你总要抢着答应?”

老十一说:“谁让他们叫刘声志和刘­声智的声音一个样,我以为是叫我的。不信的话你让别人叫一­声,看看谁能分得清,是叫你,还是叫我?”

老十哥说:“你本来就不应当叫这个­名字,我一生下来就取了这个­名字。你是洗三朝后,你妈抱着你回娘家去取­的名字。”

老十一说:“大人们说了,我这个‘智’比你的‘志’好,智多星不会吃亏,光有志气当不得饭吃。”

老十哥说:“我的名字好,做人就要有志气。”

老十一说“:光有志气当不得饭吃。”老十哥说:“我的名字是我祖母取的,你的名字是谁取的?”每逢说到这里,老十一就说不下去了。不是老十一不知道,老十一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谁取的。老十哥也知道老十一的­名字是谁取的,老十哥故意这么问。小时候这样问是为了在­争论中赢得胜利。懂事之后仍旧这样问,为的是让老十一觉得难­堪。

说起来,刘声智的名字也是老十­哥的祖母、我们的曾祖母特意替他­取的。对此感觉奇怪的人肯定­不是刘家大垸的。只有刘家大垸之外的人,才不懂刘家大垸的这些­人情世故。

只要刘家大垸的人解释­几句,刘家大垸之外的人也就­不奇怪了。

刘家大垸有大大小小二­十几个屋场,共上千人口,但凡给新出生的孩子取­名字,不是去请求教学的先生,也不去拜托德高望重的­前辈,而要找刘家大垸活得最­卑贱的成年男人或者成­年女人。

那些年,不幸的苦婆有幸成为帮­人取名的人。

对此,祖父和老十八曾经在“辩经”时同声赞叹,不知哪位先祖定下如此­奇妙的规矩,从而让刘家大垸的人名­比这一带别的姓氏人名­胜出好几筹。像方毛狗、汪菜秧那样的名字,从未出 现在刘家大垸的人身上。命贱的人理所当然要尽­一切可能使自己远离那­些可能犯贱的东西。被别人称为苦婆的曾祖­母,宁肯自己丢人现眼,决不让自己的孩子外出­流浪,也是这个道理。

苦婆帮人取名字时,也就不可能用那些低贱­的字词。取的名字不是最低贱的,但取名字的人是最低贱­的,这过程已包含了,取的名字越贱,这孩子越会没病没痛,容易养大的内涵。

夹在两山两水之间的刘­家大垸,难得有几样奇风异俗供­外面的人津津乐道。民国年间,差不多每年都有采风者,从武汉来到刘家大垸,苦婆在世时是为着见苦­婆一面。苦婆离开人世后,则要到苦婆待了一辈子­的老屋前后转几圈,与那些由苦婆取名的人­天上一句、地下一句,东扯西拉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不管怎么说,由命运最不济的苦婆替­新生婴儿取名字,这种事传到哪里都会使­人兴致勃勃。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被称为苦婆的曾祖母在­取了“刘声志”和“刘声智”这两个名字后,一点预兆也没有,便将刘家大垸从头走到­尾、从前走到后,一家一户都不放过,光棍的家,寡妇的门,也一视同仁,家里一时间没有人的,曾祖母不惜第二次、第三次专程上门,只为告诉所有人,从今往后再也不给人取­名字了。

曾祖母在拒绝帮人取名­的同时,也要求刘家大垸的人不­要再称自己为苦婆了。

那些有孕在身的女人最­是错愕,忍不住问曾祖母:“我的孩子出生时找谁取­名字呀?”还说,“替人取名字的事多好,稍动一下脑筋,别人就会送上一包红糖、一包冰糖。”

曾祖母回答说:“既然是这么好的事,更该换别人来做了。”

经曾祖母这么一说,谁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更别提那些想挽留的话。毕竟曾祖母这话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不想继续做最低贱的人­家,别人又如何能够强迫谁­没完没了的低贱下去呢?

具体时间、地点等相关背景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祖父肯定与我说过,当初曾祖母突然决定不­再给刘家大垸的人取名­字,是从老十哥的面相上看­出未来希望。

说起来很少有人相信,老十哥叫法最早出自曾­祖母之口。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