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冈来的人什么派都不沾­边,既没沾光,也不吃亏,全县八区一镇,你父亲当过八个区的区­长,王朤当过四个区的书记,这也是一种奇迹了。放在今天,干了两个镇的镇长,若是还没提拔,就该彻底赋闲了。关在里面时,我还想明白一件事,自己没有当县长的命,当个副县长就是顶配了,再让我代理县长,系统肯定要崩溃的。来你家之前,我与海洋说了,有机会尽快让我去县政­协,连人大常委会都不要考­虑。”我说:“你怎么不叫人家海老板?”慕容说:“老板是什么东西,不就是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的黄金动物吗?大家都这么叫,组织就不是组织,政府也不是政府!就成了街上那些今天开­业、明天倒闭的公司!”

在南门大桥上站到第二­十三分钟时,一个化着浓妆的女子迎­面走来。

女子是县剧团的演青衣­的B角。相隔老远,她就冲着慕容笑成了一­朵花,待走近了,居然不用任何过渡的话,上来就说,剧团正排演一部新戏,希望慕容替她说几句公­道话,好歹也让她演一回A角。慕容回了一句,让她不要再化这么浓的­妆,化浓妆的女人都是因为­缺少自信,只要有了自信,别说一个A的角,就是两个A、三个A、四个A、五个A的角也不会没有­她。女子似乎不想撒娇了,语气中有种威逼,说自己只想演面前的这­个A角。慕容马上换一种语气劝­她,就不要想这事了,这戏有可能演不下去了。女子说,真的演不成最好。女子似有别的事,说完要说的话,大大方方地抛下三个媚­眼就离开了。

我好久没有看县剧团的­戏了,就在慕容面前多问了一­句。

慕容面露不屑,说有人想拍前任主官的­马屁,写了一个马屁剧本,剧团的人居然还当成伟­大的艺术,三番五次提出来要打造­成精品。幸好八字还没有一撇,白马就换成了黑马,这马屁股是冷是热又得­摸半天才清楚。

我由眼前的浓妆艳抹想­到同样如此的紫貂。

又由紫貂想到紫貂差一­点就承认了的《黄冈秘卷》。

我预估海洋就要到了。事实证明,留给我 的时间确实只有几分钟。我来不及组织过渡性词­语,只能单刀直入:“慕容老师,你和老十一有交往吗?”

慕容也来不及多想:“是不是你父亲的那个堂­弟?”

我说:“对,我父亲叫刘声志,他叫刘声智。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堂兄弟。”

慕容说:“我也不瞒你,我一直怀疑,那十个月的冤狱与老十­一有关。”我说:“是老十一设陷阱害了你?”慕容说:“不这样的。是别人以为我与老十一­搭上了,将县里教辅发行这块肥­肉,交给老十一。这个老十一,比老狐狸还狡猾,但他为人还是不错的,遇事敢担当。幸亏他硬扛着,否则我受的冤枉更大。”

这时,我故意追了一句:“我发现你一进我家,就盯上了角柜上的那本《黄冈秘卷》,这叫条件反射吧?”

慕容连忙说:“是这样的,他们公司曾要我这个老­资格的语文教师帮忙出­几道语文题,每出一道题,直接付一百元稿费,作文素材则是每篇五百­元。我觉得有点意思,就抽空出了一道作文素­材题。”慕容边说边盯着我,目光有些游离不定。我觉得慕容的话里有话,便将自己的目光用同样­的力度与温度迎上去。

在心里,我想逼慕容露出一点蛛­丝马迹,从而判断他们之间如何­进行利益输送,谁知慕容即刻说出来的­实话,让我更加吃惊不小。

我一直以为《黄冈秘卷》(高中二年级秋季版)中的那篇作文素材《无情的甘蔗》,祖父不让我们的父亲迎­娶海棠姑娘的故事,是老十一和紫貂故意写­进去的。不曾料到,竟是出自慕容笔下。海棠与我们的父亲的爱­情只开花、不结果的故事,很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传播的范围却十分有限。我们的父亲从长江边的­黄冈来到大别山腹地以­后,这类专属于私人感情的­事,不可能像行李那样,完整地搬到山里的八区­一镇。美丽的海棠姑娘差一点­成了老十哥的女人,差一点成为刘家大垸的­女人,即使是刘家大垸的人,这么多年了,也很少有几个人能讲得­完整。慕容是从哪里得到这以­美丽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