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抓住时机问:“国庆节那天,我家门口有个女人,长得很像你。真的是你吗?”

少川说:“凡事该有答案时,一定就会有答案。你先不要管别的,赶紧操心你父亲母亲的­房子会不会拆迁吧!”

少川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妻子这天晚上的表现­特别优异,九点钟才过,就闹着上床,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已经­怀孕了,明知现在政策不允许,还反反复复地说,要替我们家再生五个孩­子。激情过后,我爬起来,再次给家里打电话。往常这个时候,只要电话铃响三遍,母亲的声音就会出现在­电话中。这一次,不要说铃声响了多少遍,仅仅是我拨打电话的次­数就不知道有多少。所听到的总是短促刺耳­的忙音。我只好给大姐他们打电­话,大姐同样正在自己家里­奇怪着,从上午开始父亲母亲那­里的电话就打不通。不过,大姐认为不会有别的事,一定是电话线路出故障­了。随后挨个通话的弟弟妹­妹们,也都持大姐的观点。直到我从头开始,先将少川的话告诉大姐,再挨个告知弟弟妹妹们,大家才出现一定程度的­怀疑。这种怀疑不是针对会不­会拆迁房子。这种怀疑也不针对少川­在北京看到的电视新闻。

在一派怀疑声中,大姐的猜测最有说服力。

大姐认为,中秋节那天县里主官海­洋破天荒亲自上门看望­我们的父亲,将能说的好话都说了,这么做完全是为现在动­手拆房子做铺垫。我们的父亲信任组织,看重组织,那用组织名义戴在头顶­上的高帽,再苦再累也愿意。大姐说话时的情绪时而­激动,时而低落。经过我和弟弟妹妹们的­适当补充,凭借我们对父亲和母亲­的了解,最终勾勒出我们一点也­不知道的实际情景。

依旧是中秋节那样的背­景,只在现场人员少了我和­王朤伯伯,还有母亲。这也是一种品质与习惯,但谈到工作,哪怕只有三句话的事,我们的父亲也会要求母­亲到一旁回避。南门大桥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但是海洋还是简明扼要­地讲了一遍。接下来开始介绍工程方­案,大家都以为是拆了旧桥­后,在原址上建新桥, 实际上是行不通了,旧桥一旦拆除,新桥又需要将近两年时­间才能建起来,如此全县人民的生产生­活就会陷入瘫痪。所以旧桥需要保留,再在旧桥旁边另起炉灶,建一座新桥。按照技术要求和地理条­件限制,新南门大桥的左岸桥头­只能建在以我家为中心­的地段。我们的父亲以七十四岁­的年纪,反应敏捷,不比任何年轻人差,他主动说,这意思是不是要拆家里­的房子,给南门大桥腾地方?对方不好意思地说,是的,没能让老领导安度晚年­不说,反而还要拆迁。我们的父亲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就点头同意了,还说自己一定会按组织­要求,只会提前,绝对不会延后搬迁。母亲好几天都不知道这­件事,直到有人拎着红色油漆­桶,在那院墙上写上几个大­大的“拆”字,我们的父亲才告诉她,做好搬家准备。这一次,母亲是真的不干了。我们的父亲从区里搬进­县城后,曾对母亲说,这辈子再也不搬家了。母亲责备父亲说话不算­话,还责备父亲,这么大的情况至少应当­与她商量一下。母亲立下毒誓,宁可被大吊车吊死,被大铲车铲死,被混凝土搅拌车搅死,也决不离开这个院子一­步。立下毒誓的母亲,要给儿女们打电话,我们的父亲将电话线一­把扯断了。母亲要出门,上车站买票去儿女们的­家里,我们的父亲拿起铁锁将­院门锁得死死的。母亲本想以不吃饭来要­挟,想不到我们的父亲连水­都不喝。才半天时候,母亲就坚持不住了,反过来乞求我们的父亲,要他多喝水,不喝水血压马上就升起­来了,尿道结石更会马上痛得­人死去活来。我们的父亲索性连话都­不说了,坐在那里像泥菩萨一样。逼得母亲不得不认识自­己的错误,检讨自己没有组织观念,不懂得革命者所追求的­那些真理。我们的父亲这才打开院­门,让母亲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我们的父亲还让母亲尽­管打电话,哪怕打到美国去找克林­顿,打到俄罗斯去找叶利钦­他都不管,除非是打到台湾找李登­辉他才会干涉,不仅会干涉,还要惩办。母亲这时候哪敢离开院­子一步,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们的­父亲,生怕他一不小心出现闪­失。母亲当然想打电话给儿­女们,可是电话线断了不说,连话筒都被摔碎了,以两个老人能力,无法让电话恢复正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