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尘

秋尘,原名陈俊,祖籍江苏南京,著有长篇小说《时差》《九味归一》《酒和雪茄》,中短篇小说《零度忍耐》《春风来又走》《老波特的新车》等散见于《钟山》《小说月报》《北京文学》《中华文学选刊》等。

Dangdai - - 青青子衿 长篇小说 -

1. Marijuana①

2010年2月8日,周一。刚过中午,露茜接完了电话,便心神不宁地离开了办公室。半高跟的皮鞋嗒嗒嗒嗒,急急地踩在水泥地板上,鼓点似的。她一路小跑下了楼,出了大门,往捷运站猛赶。

电话是儿子安迪的学校打来的。准确地说,是安迪学校的校长亲自打来的——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电话里那位名叫乔治的校长——她不记得他姓什么——沉重严肃的声音,让她的心揪成了一团百无头绪的乱麻。儿子出事了——这是她的第一反应,恐怕还不是件小事。但在旧金山大都市区最好的天主教私立中学里,一个高中生,又能出什么大事儿呢? “请你马上来学校一趟。”校长确认了她就是安迪的母亲之后,迫不及待了,简直是在下着命令。

“有什么事情吗?我下午可能、可能走不开呀。”她很有礼貌地回答,好像因为自己工作忙而不能马上去学校而感到十分的歉疚。

“是,发生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你必须马上就来。必须。”校长不容置疑的口气。

她不由自主地说了声OK。校长挂了电话,连声“再见”都没有。她今天真的很忙。哦不,其实她天天都挺忙。她主持的旧金山总医院系统更新的项目到了关键的时候。市府和厂家正进行着拉锯战似的激烈辩论,为着项目是不是该如期上马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下午两点要开会做最后的决定。

可她必须去学校,如果说工作很重要,那

么儿子更重要。自从两年前老公放弃了在美国的金饭碗,决定回国创业,追寻他的中国梦之后,露茜的生活里就只剩下了两件事:儿子的成功和自己的工作。就在老公最终决定回国之前,她把儿子送进了旧金山学费昂贵、最能代表纯正美国精神,由天主教会办的圣玛利亚私立高中。这是一所号称专门为美国新老常青藤高校提供生源的著名高中,进了这所学校,就等于进了保险箱,即便不能上哈佛、斯坦福,耶鲁、普林斯顿也是囊中之物。她要让儿子上哈佛,以证明她没有白在美国留下来。为了让儿子同意去这所离家一个多小时车程的贵族学校,她特意以分期付款的方式给儿子买了一辆崭新的敞篷宝马。她告诉儿子,只要你学习好,想要天上的星星妈妈都会想办法帮你摘下来。

儿子去了圣玛利亚高中后,她就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她庆幸自己有一份不算差的政府工。这份不算差的政府工作给了她一份不错的医疗保险,能让她和儿子在这片远离故土、无依无靠的客地他乡,安稳顺利地活下来,活下去。这份工作,是她和儿子在美国生存下去的根。没有这个根,她和儿子就会是风中飘散的叶子,很快会变黄枯干,归尘归土。至于丈夫陶三宝,她不怪他。露茜知道三宝并不是毫无牵挂地离开美国,离开她和儿子的。三宝走后不到一年,她就把这事儿都给自己想清楚了,把自己给说服了,彻头彻尾地说服了:没有梦的人即便活着,也不过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如此说来,三宝这样地活着,还算是个人,一个有梦想的大活人。作为妻子,她不能,也无权阻止丈夫回国追梦。既然她不能阻止,三宝又不能放下,那就只能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