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打磨加工的。披肩的头发有点凌乱,手上夹着香烟,紧紧抿着干燥的嘴唇,好像在跟什么人较劲似­的。

张薇祎坐到书房角落里­的一张小沙发上。带乳黄色塑料灯罩的落­地灯照着她,使她的脸色显得温暖,轮廓也柔和起来。最近,张薇祎文学创作的热情­正在消退。她刚才一口气发泄到顾­明笛脑袋上的话,其实是她眼里当下文学­的通病,也是她厌倦了文学创作­的原因。读研究生之后,她转而迷上鲁迅思想研­究,后来又迷上文化理论,研究工人新村的演变史。关于顾明笛的讨论告一­段落,没有人插话,张薇祎便率先转换了主­题。她的观点是,像田野新村这样的社区,不但不能拆,而且应该花大力气保存­和修葺,它比老石库门更值得保­存,它是上海工人阶级历史­的见证。书房里哗啦啦响起一阵­稀疏的掌声。批判石库门,保护工人新村,这很对朱旭强的胃口,如果张薇祎的观点能成­为现实,朱旭强就可能得到一笔­钱,把老旧的房子装修一新。张薇祎还在关注“当代中国影视作品中的­女工形象”,是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生兴趣小组《当代中国影像中的身体》课题组的通讯研

VOGUE究员。她顺手拿起朱旭强桌子­上一本杂志,指着封面女郎的头像说“:看看这张脸,不

photoshop

知用 修了多少遍。但是,骨子里的粗俗是任何软­件都修不掉的!她们除了照相就是整容,全是假的!在这个真假难辨的时代,假的就是恶的!”张薇祎几乎要喊叫起来。

这一点朱旭强却不敢苟­同,心想你张薇祎扬言不保­养、不用化妆品,年纪轻轻脸上就开始有­褶子,牙齿也被烟熏黄了,看上去倒是够真实、够坦荡的,但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于是他反驳道“:张薇祎,你说‘假的就是恶的’,那么,科学和伦理学岂不是要­变成同一回事了?而且我认为,其中还隐含着一个‘修辞学’问题,通过修饰,将粗俗的不美的东西掩­饰起来,也是人类进化的结果嘛。”

张薇祎说到兴头上,与他针锋相对辩论起来。顾明笛在声音背景中睡­眼蒙眬,开始走神。他用第一次见到陌生人­一样的目光盯着张薇祎。记忆中的张薇祎,长着一张女童脸。顾明笛不喜欢那种幼稚­型脸蛋。大学毕业接上头之后,顾明笛发现,张薇祎其实还颇有些妩­媚动 人之处。比如她开始发胖,丰满的胸脯低调地藏在­宽松的衬衫里,没有丝毫张扬。牛仔裤下突出的臀部线­条,被衬衫下摆遮住,但完全可以想见。她的眉宇间出现一道“川”字形褶皱,眼睑附近点缀着疏密得­体的雀斑。睡眠不足而显得睡眼惺­忪的样子,特别让人想入非非。还有,她言辞犀利、思维敏捷、目光坚定,隐含一种力量型的魅力。顾明笛盯着张薇祎研究­起来。倒是张薇祎突然有点腼­腆,赶紧用右手食指去按揉­眉宇。

朱旭强鬼头鬼脑地对顾­明笛说“:张薇祎学问是见长了,容貌不知怎么就渐渐毁­了。现在她正躲在暖色调的­灯罩下面,待会儿到日光灯下,你留意她的面容和神态­吧。她经常锁着眉头,医生说她有轻度‘锁眉症’,建议她不要太紧张,要学会放松,可以练练瑜伽什么的。她说她做不到。她说她有时候想沉默,但又希望开口说话,可是当她开口说话的时­候,同时又感到空虚。你看看,这是正常人说的话吗?”

顾明笛不但不同意朱旭­强的观点,而且还有几分庆幸,庆幸张薇祎不向俗世低­头的精神气质。一个时代堕落的表征,是从女孩子的脸

T部开始的!看看大街上的女孩,都在模仿 台女郎的猫步,模仿妓女的打扮和表情,整个时代仿佛都在扮演­嫖客的角色。相比之下,张薇祎身上过早出现的“中年气质”则显得特别稳重、理性而又不乏豪情。她刻意不修边幅的行为,本身就是对小资美学的­批判。张薇祎锁着眉头,紧捏双拳举在前胸,时而又举起手臂在空中­一挥,显得那么有力!特别是她激动起来上下­晃动着双臂的时候,嘴唇微微战栗,对,有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风­度,或是希拉里·克林顿的样子,柔软的强度,圆润的力量。顾明笛看着,心里涌起一阵激情:“太迷人了!”遗憾的是,当张薇祎停止说话,马上又露出女童的神态­和表情。顾明笛在心里呼吁“:说吧说吧,继续你激烈有力、成熟美好的演说吧。”可是张薇祎除了紧锁眉­头之外,什么动作也不肯做,像个任性的女孩。这让顾明笛有些失望。

沙龙结束之后,大家各自散去,顾明笛和张薇祎似乎都­意犹未尽,还在一边走一边聊。穿过田野新村正在拆迁­部分的垃圾场时,顾明笛打算掩鼻而过,张薇祎却停了下来,大谈什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