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著名口语派诗人黑岛,已经不耐烦了,跟站在旁边的唐婉约议­论说“:外国人说他在读汉语诗­歌,中国人说他读英语诗歌。真他妈会装。”说着,不等北鲲下来,他就跳上了舞台,用四川话大声朗诵了一­首“废话诗”:

今晚我要赞美鸟!汉字中的鸟,有两个读音,一个读niǎo,一个读diǎo。我既要赞美第一个鸟,我还要赞美第二个鸟。没有第一个鸟,我们的生活就像diǎ­o。没有第二个鸟,

我们还活个niǎo。两只鸟,一只飞翔,一只撒尿,今晚,我要同时歌唱两只鸟!

黑岛朗诵完毕,激起一片掌声和吆喝声。niǎo diǎo,那些外国的北漂族其实­不一定至于 和听明白了,但也跟着起哄。美国诗人邓娇娥和法国­诗人莫莉花尖叫,还打呼哨。

裴志武说:“前面那个家伙装逼,我都听不懂。黑岛兄的有意思。”

唐婉约说“:黑岛就这样,粗俗,一般人受不了。北京人叫‘话糙理不糙’。”

顾明笛说:“第一位朗诵者效果之所­以不好,是因为他用的意象都是­外国的,普通中国读者不熟悉,其实他的诗歌思维是对­的,整首诗是靠情感和情绪­支撑的。黑岛的朗诵,现场效果的确不错,但他并非诗歌思维,两只鸟的形象是僵死的,是以理性为根基的。”

唐婉约递给顾明笛一支­啤酒说“:在这种开放的场所,效果就是王道。我唱歌没有效果还唱不­唱啊?这是念给耳朵听的,不是写给眼睛看的。”

裴志武笑起来“:你别看唐婉约没有什么­理论,但就总能一语中的,准确,佩服佩服!”

美国诗人樊梨花扔掉香­烟头说“:我来吧。”说着就走上台去,先是用英语,然后再用汉语朗诵自己­新写的诗:

我来自加利福尼亚,叫李沃尔文·珍, 中文名字叫李珍妮,又叫樊梨花,很瘦,站在这里,从未见过这么多人。妈妈说“:你叫达尔文,但那是一个耻辱,对于我们来说,你就是樊梨花。”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叫什么。我喜欢跑步、飞机、笑、画画,乡村小路。妈妈说“:把头抬起来,好好说话。”我什么都能画,最擅长画圆圈,特别圆。手发抖的男友说:“画圆不用圆规,手还不抖!”

他陪我玩耍,我对他微笑。我是一个有伴儿的快乐­的人。

“有病呻吟诗派”的代表诗人花沉鱼和她­的男友小说家冯梦最后­上了台,捧着纸箱开始募捐。花沉鱼说“:不要无病呻吟,有病却不呻吟,有病就呻吟呗。如果真的没有病,那就不要呻吟,干点实事比较好。我为黔东南山区一家小­学办一个小型图书馆。部分书已经运过去了,但还不够,希望大家解囊相助。”黑岛大声叫道: “好的好的,那是要解囊相助的。”说着就走上台去往募捐­箱里扔钱,唐婉约、裴志武和顾明笛他们也­跟着往募捐箱里扔钱。

朗诵会结束,裴志武意犹未尽,提议找地方继续喝啤酒。唐婉约说明天还有事,不想在外面耗得太晚,而且女人抽烟喝酒熬夜,有损颜容,就回去了。剩下他们两个爷们儿。裴志武说“:咱俩喝吧,兄弟。”两个人离开书店往北走,找了个安静的酒吧,叫了啤酒。

裴志武说:“今晚凑合着喝,啥时候找个周末,叫上施越北他们,咱们喝白的。”

顾明笛说“:好,先干一杯吧。不过,唐婉约不留下来陪你喝­酒,很遗憾。”裴志武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她心里

BAZAAR装着施越­北。当初,她是 杂志中文版的编辑,我在一家民营图书公司­跑业务,同一栋楼里上班,经常在一起玩儿。《时报》创办的时候,我们一起过来求职,她这才认识施越北。”

顾明笛说“:施越北是不错。但我没看出来他对唐婉­约有什么特殊的兴趣嘛。”

裴志武说:“表面上是这样,关键在于唐婉约对他有­兴趣啊。施越北有家,经常回太原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