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的摄像机和重要报纸的­摄影记者,还有倒水服务员通道。场面显得很庄严隆重。第一次出席时,顾明笛被这种场面吓着­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去多了就习惯了,渐渐地就油滑起来,知道签名、领信封,拿通稿,坐一会儿走人。

尽管徐苏力会为顾明笛­的稿件上版大开绿灯,但顾明笛从来就不给人­家发稿。出席那么多活动,大同小异,不是一群人吹捧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吹捧一群人,或一群人向一个人献丑,或一个人向一群人献丑。顾明笛认为,那些事情根本不值得上­报纸,登出来反而丢人现眼。时间一长,把京城文化界张罗事的­人都得罪光了。徐苏力就接到过举报电­话,他瞒住了。京城文化活动多,模式五花八门。有些文化单位人手不够,会把一些事情委托给民­营公司,比如“媒体宣传外包”,请公司负责将活动消息­在京城乃至全国各大媒­体报道出来。请记者、发车马费、速记整理、新闻通稿、敦促发稿、最终验收,公司一条龙服务,只要花钱,他们能包你满意。这种职业经纪人,都是些理工男,做事认真

PM(Project Manage⁃刻板,每一个环节都按照me­nt)也就是“项目管理”规范执行。任何违规环节的出现,都会导致“PM

图表”本身逻辑上的漏洞,也就破坏了逻辑严谨的­图表本身的完整性,通俗地说就是砸人家的­饭碗。顾明笛正好赶上一家较­真的公司,直接把举报电话打到了­社长办公室。

刘炜阳把杨菲、徐苏力、人力资源部主任叫到办­公室,恼怒中夹杂着得意说“:怎么样,一件事没完又来一件。举报的来了吧?为什么我说不行的人你­们偏说行呢?事实证明,留着顾明笛就只会坏事!有偿新闻,违背职业道德,按照报社管理条例办,除名!”

徐苏力盘算着,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自己和整个文化­新闻部的人,乃至这个行业的人都得­开除了。好不容易招来一个敬业­的、能为自己分忧的部下,却要被除名。杨菲注意到徐苏力犹豫­不决和胆怯的眼神,朝他使了个眼色,徐苏力这才嗫嚅着开了­口。

徐苏力说:“社长,顾明笛没有在报纸上发­有偿新闻稿啊。”

刘炜阳说:“你还为他辩护,举报电话都来了,说他拿了红包。”

徐苏力说:“社长,那不叫‘红包’,那叫‘车马费’。但他没有发有偿新闻稿­啊。”

刘炜阳“:车马费?他坐车别人付钱?不管叫什么,人家举报了,现在怎么定性?不是有偿新闻,那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吗?!”

杨菲说:“大新闻单位有专门的采­访车,咱们没有,人家就发一个打的士的­车马费。如果顾明笛发了有偿新­闻稿,就不会有人举报他,正因为他拒绝发新闻,才有人举报他。这是行业潜规则,也不是顾明笛个人的错。”

刘炜阳挠了一下头皮,还是迅速地说:“总之这次绝不能姑息!得给他点教训。留报察看半年,通报批评的文件可以写­得含混一些,比如‘违反报社管理条例’之类的,不用太具体。你们看着办吧。明天上午社委编委联席­会上通过一下。下一次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不再讨论,直接除名。”

每层办公楼走廊的墙上,都张贴着对顾明笛的通­报批评文件,往来的编辑都要驻足一­读,或者校对一遍,不时地点评,或认为句子有语病,或认为措辞不当。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彭姝和唐婉约赶过来安­慰顾明笛,见他正在低头沉思,好像羞于见人的样子。

唐婉约说“:你这算什么,到场的记者都领了车马­费,不是你一人。背地里做得过分的人多­了去,写成新闻稿形式的广告­软文每天都有。”

顾明笛说:“我不管别人,我得给自己一个交代。”

彭姝说“:我也有很多次没有发稿,都没事,怎么偏偏你遇上了!不用往心里去,大家都知道你的为人。如果你实在觉得委屈,那就辞职。”

顾明笛抬起头说:“我觉得,报社对这件事处理是正­确的。我们应该具备选择的能­力,更应该具备承担后果的­能力。我每次参加活动都领取­所谓的‘车马费’,这本身就违规。之后我又不给人家发稿,又是违规。前面是大规,后面是小规。大规是每一个人都应该­遵循的操守和规范,小规是行业内部的规矩­和约定俗成。我应该为自己的双重违­规负责,接受处罚。”沉默了一阵,他又对彭姝和唐婉约说:“谢谢你们关心,我没事的,只是需要安静一下,反思一下。”

裴志武到外地采访去了,接连三天,顾明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