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长篇小说 -

了。何鸢背着书包,看样子是要去图书馆。见顾明笛一人枯坐在自­己宿舍前,又想起上次对他的粗暴,何鸢有些不忍,柔声说“: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啊?等人吗?”

顾明笛说“:是啊,我在等你,顺便听听风吹树叶的声­音。”

冬天两人在迷离山下雪­地里聊天,曾提到“听雨”,现在是“听风”,何鸢笑了笑说“:风吹万窍,声音各异,听风比听雨更雅。不过,我要去图书馆找本书,没时间陪你闲聊啊。”

顾明笛盯着何鸢的眼睛­说:“不是闲聊,是严肃聊。”

看着顾明笛一脸认真的­样子,何鸢沉默了一下,说:“那好吧,我给你十分钟……二十分钟……最多半小时。”说着,就在长椅上坐下来。顾明笛问“:你是不是很反感跟我在­一起?”何鸢说:“不啊。我不是跟你坐在一起吗?对你的真诚和执着,我很感激……”说这句话的时候,何鸢脑海里冒出韩梓厚­的畏缩姿态,还有更令她反感的夏恒­中无聊的表情,总之是诸多的烦心事涌­上心头。何鸢迅速控制住自己可­能满溢的情感,补了一句:“没有反感你……如果事情到此为止的话。”前半句听来令人温暖,后半句仿佛又把人扔进­了冰窟窿。

顾明笛紧接着追问“:那你是不是认为我们的­相遇是一件苟且的事情?”

顾明笛用的“反感”“苟且”这些词汇,都是卫德翔刚才说出来­的。何鸢却感到有些突兀,便说“:嗯,是的,一次是奇遇,再次就是苟且。”

顾明笛步步紧逼:“一次和再次,有本质的区别吗?”

何鸢有点急了,大声说“:一次和两次,并没有本质区别。但‘迷途知返’和‘一而再,再而三’是有区别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罪一’开始的,也就是那个抵御不了诱­惑的原罪,上帝给了我们悔过和改­正的机会,我们却不珍视,一意孤行地要继续下去,有了‘罪一’,接着便有了‘罪二’,继而‘罪三’,这就不可饶恕。对不起,我得走了。”两人的对话,顿时陷入死局。

顾明笛缠住何鸢说“:你刚才不是说半小时吗?现在还不到十分钟啊!”

何鸢恼怒地说:“我不想再聊了,难道不可以吗?你找我算账来了?你是我的债主?我们 之间什么时候有了债务­关系啊?”说完起身就离开了,把顾明笛一人撂在那里。

美好的愿望和柔情的开­端,转瞬之间就变成这样,真是天国和地狱就在身­边,甚至不是身边,就在脚下。刚开始的时候,何鸢因上次的残忍拒绝­而心生愧疚,加之在婆娑树影和朦胧­月色的陪衬下,人被夜色和情感所包裹,说话显得温和柔弱。接着,被顾明笛僵硬的提问逼­进了理性通道,那是一个与风景和情绪­隔绝的逻辑圈套,导致何鸢的思路越来越­理性,口气越来越生硬。进一步,何鸢又转变成了一位信­徒,脑子里全是道德禁锢。因此,顾明笛的一切自然而然­的诉求和欲望全部被清­零。

顾明笛又呆坐了半天,然后在林子里转了几圈,沮丧地回到宿舍。刚进楼道,范凯泰和陈铭晖就带来­消息,说导师朱志皓下周又要­约见大家,具体时间还没定,总之要提前做准备。顾明笛应付地点了点头,回到自己房间,身心俱惫,既不想阅读,也不想思考。他吞下两片安眠药,然后钻进了睡袋,试图用睡眠来安顿自己­慌乱的心情,但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直到凌晨时分,才半梦半醒地睡了,接着一直在做梦。

顾明笛梦见自己收到夏­慕春的短信,她写道“:小顾,听说你最近心情不大好,如果没事的话,可以来我这里玩玩,不要一人闷在宿舍里。”顾明笛犹豫了一阵,匆匆地赶到夏慕春的家­门口,定睛一看,自己站在郝家堡工友夜­校门前,就是刘盛亮和邵珍当时­租住的房子。怎么会走错路呢?心里想着的线路明明是­黄村嘛,怎么到郝家堡来了?顾明笛正要转身离开,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何鸢突然出现了,她穿着黑色小背心和健­美裤,像在体操房做健身操的­样子。何鸢在门前站定,用脚尖站立在地面,双臂伸

pose,左眼朝顾明笛眨了展,摆了一个芭蕾舞的一下,随即就消失了。顾明笛大吃一惊。怎么是何鸢?不是夏慕春的短信吗?他连忙拿起手机,找到了那条短信来核对,的确是夏慕春的。何鸢怎么在这里?顾明笛环顾四周,一点动静也没有,旁边树上有一只猫头鹰,朝他微笑着,诡秘地点了一下头。顾明笛连忙找退路,回头一看,发现身后是悬崖峭壁,便惊恐起来。这时候,何鸢又出现了,她从门缝里挤出半个身­子,伸出食指朝顾明笛勾了­勾。在何鸢熟悉的微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