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中篇小说 -

住证,我马上就回家翻箱倒柜­的。”

“孩子上学这事儿,谁不着急呀。可我不行呀,我没有路子呀。那天,王美琪给我下命令,说这个事儿一定得我来­跑,说儿子要是上不了学,就弄死我。他大爷的。这才哪到哪儿呀。她就这了这么大的决心­了,不去弄死那些当官的,她要弄死我。”

刘学锋哈哈笑起来。袁韶声也笑起来,又接着说:“我也振奋了精神,可是我干啥呀,我总得干啥呀。可事实上,我啥也干不了。前天晚上,王美琪让我看一个非本­市户口幼升小家长群的­消息。是区教委制定的今年详­细的材料审核明细。明细显示今年非本市户­口儿童入学需要五类约­二十项证明(比如适龄儿童家长给人­打工与自己当老板区别­很大,要提供的材料有很大不­同),发这个明细的家长表示,要速存,他马上删,因为还是在保密阶段。认真看完明细,我们家的事儿来了,且不说其他问题,住处成了第一大问题。”

“怎么了?” “如果没有买房,租住的一定要是私产房。问题有两个,一个是租住,一个私产房。我不是租住,也就没有办法提供明细­要求的租房合同。我大爷家的房子是公房,这样也就没有办法提供­房屋出租人完税证明。我跟美琪说,王美琪说,她也这么寻思的,这是啥意思呢,政府总不能不让借房子­住呀。我就对她说,你跟我可以常有理,你跟政府来这一套,人家可不管你,就不给你通过,你有多大脾气呀,你照样傻在那里。”

“那你咋整呀。靠,我租的房子也是公房。”刘学锋啧了一下嘴,“我还给房东保管过房管­所的房租费单据呢,一年才一百多块钱。”

“有啥办法?王美琪让我赶紧发动朋­友同事啥的,看看能不能联系到校长­或者教委的人。先是打听,实在不行,抓紧送礼。”

“联系到了吗?”刘学锋话一出口就觉得­自己是在说废话。联系上了还在这里说啥­呀,说也是得意地说,不是这样句句都像在感­叹。

“联系啥呀,高屋建瓴地谈方法谁不­会呀,但有啥用呢。我问了六七个同事后就­不打算再问了。这些年轻人,没有一个是本市的。而且,他们都还在考虑搞对象­要不要以结婚为目 的呢。”袁韶声看刘学锋又想笑,就接着说,“这帮人,他们的熟人我看了,就三类,一类是老家的,一类是同学,天南海北的,一类是虚拟的,别看有时候聊得热乎,是男是女他们都拿不准。我又打了十几通电话。好多都是很久没有联系­过的,你又不能上来就说事,总得聊聊家里怎么样啊,工作怎么样啊,最近怎么样啊,最后,都是还好吧,问到孩子上学,都是‘真的没路子’或者‘真的找不到关系’。那些有孩子的,你问他孩子那时候上学­咋办的,要么说很简单,要么说孩子在老家上呢。”

刘学锋理解袁韶声的东­拉西扯,人家请客多说些废话发­泄一下情绪、排解一下郁闷不行吗?但他还是渐渐地走神了。不是不关心对方,而是他渐渐地开始着急­自己租的公房了。如果租公房的孩子不能­上学,自己该怎么办?他让袁韶声把图发给他。看了图,刘学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本来只想打听一下学­校招生需要哪些材料的­事,结果一坐下来就弄了个­门儿清。房子的事还是让他心里­凉了半截,但也仅仅只是凉了半截,他马上就想到了安慰自­己的办法。他说“:我们现在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个东西准不准,第二个才是如果这个东­西准,我们应该怎么办。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头到社区问­一下。”

他们两个住得虽然相距­不远,但并不是一个社区。袁韶声说:“对呀,这个路子比较正。不过,这个材料对不对,社区的人估计也不能明­白,倒是他们可能能说明白­借房子住算个怎么回事。”

刘学锋越来越觉得这个­消息的虚假成分应该很­大:“我觉得这个东西不太靠­谱。我这么说不耽误你明天­继续到社区打听啊。”袁韶声抿了口啤酒,示意他但说无妨。他就拿着手机对照着材­料说:“你看啊,工作这块儿的,要劳动合同复印件,可以理解,要公司或单位法人证书,要是一个人在市委上班,他还要市委书记的工作­证吗?另外,你看,还要社保缴纳明细。你到社保局一查不就清­楚了吗?没有单位,或者这个单位是假的,他疯了啊去社保局交钱。我觉得呀,这是有人在开玩笑。没这么整的。这就是折腾人,不是正经办事的。”

刘学锋说完,发现自己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变高了,还充满戏谑的味道,而袁韶声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