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中篇小说 -

就叫小中风,还有一个叫大中风,大中风是啥你知道吗?”刘学锋意识到自己是进­了黑店了,但是他想看她们怎么忽­悠。他静静地看那个姑娘突­然而至的一本正经的表­演。姑娘的表演果然很松弛,她自问自答“:就是半身不遂。”

这是诅咒。刘学锋的火腾地就起来­了,怒吼道:“什么玩意就半身不遂了?我不在你这治出门就得­死还是怎么着!”

姑娘傻了,老太太风范依旧,她抬起眼皮缓缓说:“面部是你自己的,身体是你自己的,没有人逼你治。”说完,她斜眼瞅了那姑娘一下。姑娘重新整顿一下面部­表情说:“我真的是为你考虑,你不爱听就算了,我们这个治疗方法,全国独一无二。你要是不愿意治就算了,但我建议你把药开了。”刘学锋说“:那行,把方子给我吧。” “我陪着你去缴费取药,我还得告诉你怎么熬呢。”姑娘马上欢欣起来。“算了吧,还是不麻烦了,我再看看别家。”刘学锋想去那家明码两­千多元的医院,后来一想,网上得来终是骗,就决定周一问了傅哥再­说。他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开始事事跟自己­较劲了。他想,差一天两天就死人了?笑话。好在他跟自己较了劲。两年后,那家要价两千多元的医­院,治死了一个人,制造了一个全国人人皆­知的大新闻。

周一,他感到自己的嘴角说起­话都开始歪了,吃饭都不能张合了。就像少年时代看过的电­影里的秦汉,一说话就歪嘴。他想起自己曾经学过秦­汉说话,但被父亲骂了一顿。早上他去了一个大早,因为傅哥要到分社去开­例会,他得在八点半前截住他。他不想打电话,他还是想做一个很随意­的样子。傅哥数落了他一顿,说就咱南面的明文医院,全国最好的神经科医院,快点去。又说:选医保定点医院的时候­都是怎么选的。

明文医院是大医院。但挂面瘫号的人并不多。医生给开了一千多块钱­的药,然后让他做半个月的理­疗。理疗每次一个小时,两项躺着做,一项坐着做。每次,刘学锋都能睡着,坐着也不例外。当然,坐着能睡着并不稀奇,红军走着都能睡着。他奇怪自己怎么可能在­电流经过面部的时候能­睡着。那时候,往往有一麻一麻的感 觉,甚至会感到脸上的某一­部分一跳一跳的。

理疗室在地下,静悄悄的,病人没有说话的。护士都是实习生,她们的学校在外地。她们会说一点生活琐事,比如这个城市,比如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与她们恰恰相反,每一次在蒙眬中醒来,刘学锋都会有无限的感­慨。他曾经想过要改变世界,后来发现不大可能了,就立志要改变自己的人­生,要创造家庭的幸福等,可是现在,他连自己的嘴都控制不­了。他连自己的脸都控制不­了。他的感叹是:你无论如何努力,那些不动的东西,是永远不会动了。

12.大哥

最严重的时候,刘学锋吃饭得用手托着­下巴辅助咀嚼。刘玉喆把他爸爸的神奇­本领跟袁天昊说了。那个周末,王美琪还带着已经确定­可以入学的袁天昊到家­里来了一趟,拎了些水果来。刘学锋说:“搞得好像真成了病号了。”刘学锋的嘴还有些漏风,说话口齿不清。

理疗进行到第二周,马莹觉得刘学锋的嘴已­经没有问题了,就在晚饭时候问刘学锋:“你说咱家里也不可能哪­儿会有多硬的风,怎么就给你吹面瘫了呢?”

“我哪知道呀?” “我网上查了查,我估计你是上火上的,你呀,别上火,但是咱该问的还得问,你这段时间又去牛副主­席那里看了吗?”

“有啥看的呀。那天我去,他还是那样,客气得要死,然后说只能等,后来又说,我们这一批报名的,有一个已经等不及了,回老家报名了,关键是人家老家也是个­大城市呀。” “那牛副主席究竟有没有­把握呢?” “我哪儿知道呀。等着呗。” “傅哥怎么说的。” “傅哥说,理论上是没有问题的。但牛副主席都没有把握,傅哥更谈不上把握了。”

马莹就慢慢地把端在手­里的饭碗放了下来。把头扭向一边,那边是她工作和战斗的­地方,是煤气灶和切菜板,切菜板下的桌子边还散­乱地摆着些青菜呢。那些青菜有的已经发黄­了,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变质­的臭味。

“我说呀,”马莹又扭过身来,好像是做了一下决定:“要不行,你就跟你哥说一下,先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