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中篇小说 -

我做梦都想离开湨梁村。湨梁村很小,千把口人,瓦房不多,草房不少,没有一条正经街道。只有一条主街坑坑洼洼,东西走向,常有人家把刷锅水洗衣­水甚至腥臊难闻的尿泼­在上面,炉灰煤渣垃圾倒在上面,夜里走路看不清楚,会被磕绊得踉踉跄跄,甚至会崴脚摔跟头。街道南边住的人家很少,零零散散的,大多是芦苇坑、树园、猪圈、羊圈、牛棚、厕所和柴草垛,散发出腐败难闻的味道。北边住的人家多些,一座接一座破旧的草棚、瓦房和土垛的院墙。院落和院落之间很多没­有院墙,有,也是三尺高左右的土墙,象征性地隔开。冬天寒风飕飕,从开裂得能塞进手指头­的墙缝隙往屋里钻,冻得手脚生疮整天流清­鼻涕。夏天蚊子嗡嗡叫着追你,花屁股蚊子一声不吭地­落在你露肉的地方叮咬,最毒的是牛虻,咬一口又痒又痛,鼓起的包几天不下。闷声闷气的羊们,哼哼唧唧的猪们,吐着长长舌头的狗们,经常大摇大摆地在村里­恣意游荡,随处拉屎撒尿。有些人不自觉,也和它们一样。尤其不能忍受的是那些­排泄物,蛆虫们欢快地把它分解­开来,摊成一片,乱飞乱撞的绿头苍蝇落­在上面,停留片刻,很快就飞走了。屎壳郎们会不辞辛苦地­把它加工成鸽子蛋一样­大小的圆球,然后头朝着地,撅起屁股,伸开两条长长的后腿,倒退着推那圆球,它们也不看路,也好像根本没有目标,只是随着性子,自由自在兴致勃勃地推­着乱跑。你端碗坐在树墩上吃饭,常有几只家伙简直像故­意似的,推着那圆球在眼前转来­转去。

你想想,在这样的地方生活一辈­子,有啥意思?

我做梦都想离开湨梁村,还因为我妈。她平时在地里忙着干活­儿,一回到家吃饭,全家人围着锅台,端着碗刚一张口,她就开始唠叨: “看看你,长得给枪槊一样,学也不上了,就这样天天在村里混着?人家马五蛋养蚯蚓,司马石头养蝎子,王狗头的儿子学做醋,犟驴去邻村跟他舅舅学­箍桶钉锅锔碗锔缸,都有一把手艺,这你没看见?啥也不愿学,将来养家糊口,你会啥?看人家张蛤蟆,多有志气,你就不能向人家学学?”

我妈大概在地里劳动太­累,回到家里把我 才能消除她一身的疲劳。我一口一口地吃饭,却味同嚼蜡,更像是往肚子里塞着一­块一块的砖头。

“咱村王老扁吧,原来是个啥样?头不梳脸不洗,破衣烂衫的,和要饭的差不多。可人家一离开湨梁村,进城不到一年,回来就红光满面,穿着一件中山装,梳着大背头,像毛主席的发型,吸洋烟,撇洋腔,一副大干部的模样,村里人谁不眼气?” “还说他哩,你是不是要我向他学啊?” “噢,不说他,不说他了,你不能跟他学。你那几个老怀哩?砖头、狗蹄、郑鳖,不管人家是在火车站当­搬运工、煤矿挖煤还是造纸厂打­扫厕所,可人家都进了城,有了公家的事干,吃上了商品粮,端上了铁饭碗。你总不能天天囚在家里,吃爹妈一辈子吧?”

我妈说的这些事,原因复杂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邮递员骑着自行车来到­村里,在大街上可着嗓子喊:“司马狗勺,拿图章取钱,焦作寄来的,一块钱。”

我妈听见了,说:“你看看,你看看,人家砖头出去才几天,就往家寄钱了。”

“不就一块钱嘛,值得那么大喊大叫的?跟叫魂的一样。”

“一块钱?你要是能出去了干公家­的差事,给我寄五分钱,娘高兴得一拍屁股蹦多­高,满村子转着圈喊,五分钱能买一斤醋,全家人能吃上好几个月,一块钱?一分钱逼死英雄汉。唉,你咋势才能出去闯一闯?”

闻见我妈说这些话,就像有一条鞭子在抽我,身体里就会涌起一股血,那血火烧火燎的,直往后脑勺上撞,撞得脑袋涨疼,像要炸裂开来。好在这肉体和血管结实,紧紧地裹着这股不安分­的血,任凭它冲撞,奔腾,就是不放它自由。那个邮递员,最令人讨厌,他接长不短地来,在大街上伸长脖子可着­嗓子,不是喊砖头,就是喊狗蹄,再不就是喊郑鳖的家里­人:“拿图章,取钱!”每次只要我妈听见,就拿他们做榜样来教训­我。狗急了跳墙,兔急了也会咬人。我有时实在忍耐不住,便顶撞我妈:你咋不说司马砖头他爹­是村里副支书,孙狗蹄他爹会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