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中篇小说 -

他走了。这人我认识,村东头老贼张六指的侄­子张蛤蟆。就是这个张蛤蟆,后来极大地刺激了我。张蛤蟆比我大四五岁,三岁爹死六岁妈死,从小跟着到处拾粪的爷­爷和满地捡柴火的奶奶­长大。老贼张六指快五十岁了,无妻无子孤身一人,因偷生产队东西被革委­会副主任张黑毛逮着剁­掉了左手上的第六根手­指头,据说他拼死拼活多半也­是为了养活他这个可怜­的侄子。张蛤蟆不知道是因为营­养不良,还是小时候心灵有创伤,他个子不高,人有些瘦弱,文质彬彬的。别看我比他小几岁,可我长得比他高一头,腰也比他粗,但张蛤蟆肚子里有墨水,是村里唯一考上了县高­中的人。不过他命运不好,刚上了高中一年级,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大学停办了不再招生,中小学也关了门,张蛤蟆就回到村里来了。不过我真没想到,张蛤蟆在夜深人静会出­来偷东西,而且还要送给我。

啥?说出来能笑死人:书。你想想,这年月谁还读书?奶奶说,荒年出土匪,饥饿出盗贼。现在虽说日子有些好转,见不到一个土匪,而贼却依然不少。有嘴里吃、裤裆里装、胳肢窝里夹,偷生产队地里的玉米、红薯、南瓜、葫芦、西红柿的;有撬锁、掏洞、挖窟窿,偷生产队仓库里的小麦、绿豆、芝麻、高粱的;也有跑到外村,去偷晾晒在绳子上的衣­服、裤子的;更有胆大的,用酒精拌饲料把外村的­猪羊鸡狗醉晕了偷来杀­吃的。尤其是现在,到处都已经燃烧起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所有的学校都关门了,城市里的学生拿着国家­发的粮票和钱,喊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口号,跑郑州、北京、井冈山、延安等地搞革命大串联,煽“破四旧立四新”的风,点“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火,发“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誓,走“重上井冈山”的路,后来又纷纷成立了革命­委员会,天天给毛主席发致敬电,大报小报整版地发社论,什么《井冈山红旗飘万代》(江西)、《辽阔中原唱凯歌》(河南)、《华北山河一片红》(河北)、《西南的春雷》(贵州)、《东北的新曙光》(黑龙江)、《芙蓉国里尽朝晖》(湖南)、《长江万里起宏图》(湖北)、《不到长城非好汉》(宁夏)、《春风已到玉门关》(甘 肃)、《红日高照长白山》(吉林)、《延安精神永放光芒》(陕西)……把整个神州大地弄得风­云激荡如火如荼。我们这些家在农村的学­生没有这种闲暇工夫,也没有这种待遇,都回到村里来了,和父母爷爷奶奶祖宗们­一样,像一群半大的牲口被赶­到地里,整日里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滴禾下土地劳动。社会上最流行的口号是:砸烂旧的教育制度、读书无用论、知识越多越反动。老师们被戴上“臭老九”的帽子,批的批斗的斗打的打,一个个灰溜溜的,和五类分子归为一类,成了同一个阴沟里的小­爬虫。你想想,在这种形势下,张蛤蟆竟然还夜里出来­偷书?真是不识时务。

天上的乌云多了起来,月亮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远处好像有隆隆的闷雷­声响,空气中闻到了湿漉漉的­气息。但这个时辰应该还是前­半夜。我刚才还碰见过两头猪­三只狗也在游荡,也不知道是谁家的。有几只黑家伙在眼前穿­梭般地飞来飞去,不用细看就知道是蝙蝠,它们在追寻吃的。不知道哪棵树上,传来猫头鹰咴咴的鸣叫­声。看着消逝在夜幕中的张­蛤蟆,我笑了。真是个憨囟 ,干这种事不拣时候。

一个大墓骨堆,紧靠着学校的土院墙,墙里面是学校的一排教­室,教室的后檐墙和这道土­墙之间是一条两三步宽­的胡同,长满了荒草小树,顺着胡同往西走几十米­远,就是学校的图书室。图书室后檐墙有三扇窗­户,每扇窗户上镶嵌着六块­玻璃,每块玻璃用四颗鞋钉钉­在木框上。临近木框一侧,用手指头死劲儿一推玻­璃,钉子一歪,玻璃裂开一道缝。两个手指头伸进缝去,捏着玻璃,轻轻一拿,玻璃就掉了,再把一只手伸进去,就是窗户插销。图书室很大,里面不仅仅存放图书,同时也是个仓库,存放有很多桌椅板凳柜­子之类的东西。

这地方我和司马砖头很­熟悉,接长不短地来。我两个常选在后半夜,村人都已沉睡,鸡狗们也进入梦乡。最好是阴天,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三步开外即使碰见人,谁也看不清是谁,有一次碰见了人,对方误以为遇见了夜里­出来游荡的鬼,惊恐地惨叫一声,逃命一样地撒腿蹽了。我和司马砖头拿着手电­筒螺丝刀,进图书室从来不偷书,那里有我俩特别喜欢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