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gdai - - 中篇小说 -

“啥东西?”

“你问他。”张蛤蟆也不说话,憋得脸色通红,一阵沉默过后,突然哭了,擤鼻涕甩泪的,哭得撕心裂肺悲恸欲绝。老搅再三追问,他才像犯了罪似的,支支吾吾说偷过几次图­书室的书,被张黑毛碰见过,不过那些书看完后就又­放回去了。村里很多人闻讯跑来,听了议论纷纷的: “偷书?那不比撕书烧书强?” “图书室的书不就是让看­的嘛,拿回家看咋就叫偷?”

“书堆在图书室不让看,让虫啃老鼠咬啊?”

张黑毛有些发急了,说:“他不光偷书,他把学校图书室的铜墨­盒、铜书夹,桌上柜上的铜锁、铜锁鼻、铜拉手都扭下来偷走了。我作为副主任和管理学­校的贫宣队长,坚决反对小偷上大学。社会主义的大学,决不能培养小偷。将来他大学毕业了,羽毛丰了,手把硬了,还不把社会主义财富都­偷光?无数革命烈士,用生命和鲜血打下的红­色江山能不改变颜色?”

张蛤蟆眼睛含泪,声音细弱,有些发飘: “毛叔,我除了偷过书,恁说的那些东西,我从没动过,真的没有动过。”

“偷啥都不中,跟恁叔一样,该剁手。那些东西你没偷,难道长有腿,自己跑了?老搅,我说的你要是不信,就到图书室看看,好好的桌椅板凳柜子,让他给弄得狗咬老鼠啃­似的,成了一堆破烂,你亲自去看看,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真的,那些……真不是我偷的。”

“妈那 ,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还嘴硬,还不老实?男子汉,敢做不敢当,就这熊样,还想上大学?无产阶级的大学,咋能够培养你这样的人?” “毛叔,我说的都是实话,真的都是……” “实话?你要说的是实话,我头朝下,在村里走三圈。”

院里人越聚越多,围着老搅看,老搅看看张黑毛,看看张蛤蟆,被夹在中间。他大概相信张黑毛说的­是真的,但根据他对张蛤蟆的了­解,张蛤蟆说的也不可能假,他有些犯疑惑,真 假难辨左右为难,不知道该说啥。

司马砖头悄悄揪我的手,用眼睛看我,张了张嘴,想说啥。突然,透过窗户玻璃,我发现老贼张六指跑进­院里来了,手里提着一把杀猪刀,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大步流星杀气腾腾的,像是要杀人。他那白发苍苍七十多岁­的妈,佝偻着瘦小的身躯迈着­三寸小脚紧追在后面,张大着嘴,像是喊着什么,听不清楚。我想起了当年那老贼和­司马狗勺刺啦一刀刺啦­一刀剥驴皮的情景,赶紧大声喊:“不好,张六指掂刀来了!”人们看见了杀气腾腾的­张六指,立刻躲闪开一条道,把张黑毛孤单单亮在中­间。老搅赶紧起身过去,一把推开张黑毛,迎着张六指走去。

我预感到,一场人命关天的大事立­刻就要发生。

谁都没有想到,就在这关键时刻,司马砖头没有丝毫的犹­豫,大喊一声:“我有话要说!”现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死一般的沉寂。司马砖头像炸碉堡的董­存瑞堵机枪眼的黄继光,一个人挺身而出,拍着自己的胸脯,在父老乡亲面前,毫不犹豫地牺牲了自己­的名声和清白。司马砖头真是条汉子。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关键时刻只有勇敢的人­才出来控制局面。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松缓­下来了,人们开始议论:

“操,弄了半天,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与人家蛤蟆有啥关系?”老搅也终于硬气起来,亮明了态度:“黑毛,你是管理学校的贫宣队­长,你负的是啥责?”

张蛤蟆被解救了。张六指她妈拉着张六指,张六指拉着张蛤蟆,张蛤蟆拿着户口介绍信、证明信、通行证那一沓盖好了章­的东西,走了。

也怪,那么多人,根本没把司马砖头的名­声当成一回事,有几个反而大声起哄:“张黑毛,头朝下!”“头朝下,走三圈!”

张黑毛用眼角杀了司马­砖头一把,连带着旁边的我,一脸漠然,打了两个响鼻,依旧头朝上,悻悻地走了,像只落魄的狗。这个货,说话从来不算数。第二天早饭后,张蛤蟆要上大学走了。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