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跨境海缆通信网络建设发展研究

刘晓娟1,李婷婷2,3,何广乐2,3,谢飞龙2,3,武晓梅2,3

Digital Communication World - - 目次 Contents - 刘晓娟,李婷婷,何广乐等

(1.中国联合网络通信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北京 100000;2.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北京 100091;3.中国泰尔系统实验室,北京 100088)

摘要:本文介绍了全球及我国国际海底光缆网络现状和未来的发展趋势,分析了未来自主海缆建设的需求以及近年来

我国跨境海缆建设面临的主要问题,并根据相关问题提出了相关的解决建议。关键词:国际海底光缆;建设需求;主要问题;解决建议d o I:10.3969/J.ISSN.1672-7274.2018.08.011

中图分类号:TN818 文献标示码:A 文章编码:1672-7274(2018)08-0033-03

1 引言

从全球视觉看,原有海底光缆逐渐步入“退役期”、跨洋信息数据交互以及大型ICP厂商的市场角色转变等因素正推动海底光缆网络的建设发展,海底光缆建设已进入二次爆发的前期。在全球海底光缆发展趋势、出口带宽需求、国家战略保障以及后“棱镜门”时代国家安全、信息安全问题不断升温的大背景下,我国自主海缆建设已是迫在眉睫,但同时也面临着重多技术和非技术因素的问题,因此有必要研究分析全球海缆建设现状和发展趋势,并根据我国跨境海缆面临的主要问题,提出解决建议。

2 全球跨境海缆通信网络建设现状及趋势

2.1 建设现状

根据Telegeography的调查报告,截至2017年年底全球总计铺设超过370余条海底光缆,总长度超过100万千米。其中,全球最长的海底光缆是亚欧三号(Seamewe-3),总长3.9万千米,由法国电信和中国电信牵头共同筹建。

海缆已成为各国跨境通信的首要选择, 2005年-2015年全球无国际海底光缆国家的数量由79个国家降低至29个国家,呈逐年下降趋势,截至2016年底,除朝鲜外,几乎所有大陆沿海国家均有海底光缆连通。 2.2 发展趋势

(1)全球海缆建设已经进入二次爆发前期,新

建替代或升级海底光缆已成为大势所趋。全球海缆建设的第一个高峰期出现在1999年-2002年,由于的经济寿命一般为17~20年,建设高峰期建设的海

缆已步入退役期,未来几年国际海缆建设有望进入一个全面高速发展期。

(2)跨洋信息数据交互大幅提升,新建海底光缆需求巨大。据IDC预测到2020年,全球数据总量将达到40Zb,而据telegeography的预测,未来5年全球带宽需求量年平均增长率将在37%,可以预见

随着互联网业务的快速发展及其带来的爆炸性数据使用量将进一步推动全球海缆的建设。

(3)建设海缆驱动因素主要归结于大型ICP厂

商的市场角色转变。历史上,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大多采用租用海底光缆的方式进行信息和内容的跨境

流通,为应对数据流量的高速增长以及占据未来市场竞争的主动性,越来越多的ICP开始倾向于自行投资建设海底光缆。

3 我国跨境海缆通信网络建设现状及建设需求

3.1 建设现状

我国已形成的4站、8缆海底光缆格局。目前拥有四个大型登录站:山东青岛登陆站(隶属中国联通)、上海崇明登陆站(隶属中国电信)、上海南汇登陆站(隶属中国联通)、广东汕头登陆站(隶属中国电信),八条在用国际海缆系统:亚太2号海底光缆APCN2、东亚海底光缆系统EAC(EAC-C2C)、城市到城市海底光缆C2C(EAC-C2C)、东南亚及日本海底光缆SJC、环球海底光缆 FLAG/EUROPEASIA、亚欧海底光缆SEA-ME-WE-3、中美直达海底光缆TPE、亚太直达海底光缆APG。

与国外相比,我国国际海缆布局不完善,登陆条数较少,不能全面适应国际通信发展需求。一方

面,我国周边国家中,新加坡拥有4个登陆战、8条国际海缆,日本拥有不少于23条国际海缆,韩国拥有3个海底光缆登陆站,在用海缆系统共有11套,而美国至少拥有50条跨境海缆,相比于新加坡、日本、美国,我国国际海缆布局不完善,登陆条数较少。另一方面,从我国海缆自身通达方向看,国际业务量最大的跨太平洋区域的国际海缆资源尤为紧张。 3.2 建设需求

(1)出口带宽需求、“一带一路”战略通信保障

要求、网络安全需求等三重因素驱动,我国自主海缆建设已是迫在眉睫。

(2)出口带宽需求旺盛。一方面,根据《国家信

息化“十三五”规划》到“十三五”期末国际出口带宽

要达到20T(2017年底为7.3T),任重而道远;另一方

面,我国互联网公司在全球布局数据中心,数据中心

间二层互联(DCI)需求逐年增大,海缆作为承担我国70%出口总带宽的手段,网络扩容需求迫切。

( 3 )“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落地实施的通信保障要求。加强与世界紧密互联,“走向海洋”在我国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国家利益在哪里,信息化就要覆盖到哪里”是习近平新时代对信息网络建设提出的更高的要求,跨境海缆作为保障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息沟通的重要桥梁,建设需求巨大。

(4)“后棱镜门”时代区域网络安全需求。2013年6月,美国国家安全局“棱镜”网络监控项目曝光,

与此平行的“监听流经海底光缆及通信基础设施信息”的“上游”项目也开始浮出水面,很多国家和地区开始重新考虑海缆建设的规划,在信息安全不断升温的背景下,自主海缆建设已是迫在眉睫。

3.3 跨境海缆建设面临的主要问题

(1)其他非技术因素。海底光缆网络建设隶属

敏感项目,我国产业链企业“走出去”被一些国家高度防范;市场竞争激烈,对手强大,中企歧视;行业门槛较高,在法律许可、投资和经营准入、工程实施、进出口、国际协调等方面受限,海外政商关系短板;海缆登陆国家的外方外方合作伙伴毁约现象时常出现等。

( 2)工程建设缺乏话语权。全球海底光缆系统综合提供商、建设主承包商目前呈现“3+1 ”竞

争格局(欧洲:阿尔卡特海洋网络ASN、美国:泰科电子海底通信TE Subcom、日本:日本电气NEC corporation、华为海洋网络hmn(份额很小)),无

论是海缆相关产品生产、海缆施工,还是登陆段工程,我国的企业参与度很低,受益很少,国内企业提名一般都会被其他共建成员否决,理由是没有应用案例。

(3)深海信息通信产品难以取得国际市场的通

行证。深海信息通信产品要进入国际市场,必须通过UJC联盟的UJ认证,而目前通用接续联盟(UJC)成员仅有法国阿尔卡特朗讯、美国泰科TE、英国全球海事、日本国际海缆船务四个,UJ认证十分苛刻且时间长(申请到认证约需3年),国内通过该认证的只有中天、亨通、烽火3家。

4 对我国跨境海缆通信网络建设的建议

(1)政府加大支持力度。由于海底光缆建设涉

及跨区域、跨境合作,各国之间协调难度大,建议可借助“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前所未有的机遇,将跨境海底光缆建设等纳入外交议题,以解决海缆施工许可、牌照发放、投融资等一系列非技术因素难题。

(2)产业链加强合作。一方面,目前我国产业

链相关企业海底光缆网络解决方案同质化严重,缺乏优势产品,建议加强产业链相关企业之间的合作,依托各方的优势,突破海底光缆网络建设的核心技术,研发高可靠、高性价比的产品,为海缆运 营商提供技术解决方案和端到端服务。另一方面,研究探索运营商与互联网巨头合作的可行性,基础电信运营企业和互联网巨头可共同探索涉及海底建设、海缆登陆服务、工程建设管理、运维服务等合作模式,进而共同推动跨境海缆的建设。

(3)借鉴“华为海洋”模式降低UJ认证难度。

除加大技术攻关外,可与法国阿尔卡特朗讯、美国

泰科TE、英国全球海事、日本国际海缆船务等UJC联盟成员或其合作伙伴加强沟通,降低UJ认证人为

因素干扰的风险。

5 结束语

海底光缆网络是ICT技术在新兴垂直行业的应用,是信息化领域的外延,是“一带一路”、“海洋强国”战略的重要基础,同时也是“军民融合”的典型应用案例,需把海缆作为国家战略资源进行管理,加快国际布局,抢占未来信息产业革命的新的“制高点”。■

图1 2017年全球海底光缆分布图(数据来源Telegeography)

图2 1987-2015年无国际海底光缆国家的数量情况表

图3 我国4站、8缆跨境海底光缆格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