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的农民为什么不担心滞销?

农民不能赚到钱,还有谁愿意继续当农民呢?

Economic Weekly - - CONTENTS - 文沐兰

农民不能赚到钱,还有谁愿意继续当农民呢?

成功往往只需要一个机遇,而失败则是多重因素的结合。成功是个人主义的胜利,而失败则是集体主义的衰亡。温格的个人能力成就了今天的阿森纳,但今天阿森纳在商业开发、转会运作甚至是专业分工、管理体制的落后,作为教父的温格也必须负有责任。

温格掌控的阿森纳,几乎是与所有时代潮流作对。今天的足球俱乐部成功模式,是完美捏合现有资源,以胜利为唯一标准,短期内不择手段达成目标。穆里尼奥和瓜迪奥拉这样的大玩家,可以为胜利设计一整套战术,并为这套战术随意购买心仪的球员,版图既成,冠军到手。然后再换一家俱乐部,继续效命。

而温格虽然渴求胜利,但其评判标准里,包括了太多有关价值观、良性发展、盈亏平衡等内容。原本,这些内容是不应该由一个教练来思考的,现代足球要求教练做的事,只是胜利一项而已。

温格几乎是用抚育大家族的方式来对待俱乐部,这种方式体现在成败论英雄的球场上,就呈现出软弱、妥协与代价。比如,温格期待弟子成长,并为此不惜牺牲比赛胜负,然而,期待年轻队员成长在现代其实已经变成了一种长期赌博。真正精明的玩家,从来都是靠收购来扩大战果,这一点,可能美团的王兴更有心得。

刚刚成为教父,而世界已经变了。足球竞争不再是靠价值观和一枪一炮。

钮承泽的《艋舺》里借几个年轻人感慨了这样一段故事:坚持乡土价值观的本土黑帮,在遇到外来的嗜血黑道时不堪一击,“风往哪个方向吹,草就要往哪个方向倒”。某种意义上,温格和过去的阿森纳正是经历了这样的故事。到最后,我们必须得承认,没有什么善良、正直的价值观,能在一条短跑赛道上超过只看利益和胜负的资本集团。

然而谢天谢地,成功属于他们,伟大属于温格。 最近家里连续收到了三箱苹果。老妈紧急联系我,非要听到我亲口承认那三箱苹果都是我买的,否则她就要觉得是新型诈骗手段了。因为我从小最不爱吃苹果,一个不爱吃苹果的人怎么会突然往家里买三箱苹果?她又开始历数我曾经成箱往家买的水果,要么并不好吃,要么送到家已经不能保存。老妈说家附近就有好几家水果店,告诫我别再执迷不悟往家里大量买水果了。

其实,我不好意思解释的是,我总是心太软。看到农产品滞销的消息,就忍不住想帮忙。虽然家里人口不多吃不了多少水果,但我还是尽量买一些,熬成果酱什么的总比烂在地里好。看到这次苹果滞销的消息,最让我心痛的是果农们说:如果赚不到卖苹果的钱,就把苹果树砍掉,然后去城里打工。十几年培育出来的苹果树就这么砍了,年轻人去打工,老人和留守儿童看着土地荒芜。明年呢?明年我们要吃的苹果从哪里来?砍掉一棵苹果树大概是几分钟,但是要恢复一片果林需要几十年。

我消费的钱太微不足道。也许整个网络号召到的买苹果的钱都是杯水车薪。又或者说,即使我们解决了这一次卖苹果的危机,随手搜搜,农产品滞销的新闻比比皆是,还有更多的也许我们压根无从知晓。不知道有没有人追究过,每一次“网络救急”之后,那些农民后来怎么样了,那些农田果田怎么样了。

我从未在农村生活,但我外公外婆曾经在五七干校种过田,所以从小 他们反复教育我所有农作物都来之不易。小时候我只知道碗里不可以剩饭,长大了才开始思索:为什么自古农乃国之本,农民却总是和辛苦、贫瘠、艰难联系在一起?

在日本生活的这几年,我也留心关于日本农业的相关信息。

我都替日本人庆幸。这个国家人口老龄化严重,劳动力严重不足,而且地形狭长,没有广阔平原可以发展农业,农业自给率只有38%。但日本的农业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农作物精细种植,低产量但高质量高价格。我在香港超市看到最昂贵的就是日本水果。同样是苹果,一个日本青森苹果在上海超市卖到一两百元人民币一个,而我们自己的国产苹果批发价三毛钱一斤还无人问津。日本农业有什么成功经验呢?借着去北海道出差,我拉着当地公务员问了一堆与我本职工作无关但都关于农业的问题——毕竟北海道是日本的农业大省,农业自给率200%,简直是日本的粮仓。

公务员朋友给我介绍了日本一种地方性半官方组织——农业协会,简称农协。各地农协首当其冲的职能就是规划农产品的品种和产量,综合市场预测、自然条件、种植技术等多种因素,每个地方的农协精准地安排每一家农户种植的品种和数量,几乎不会出现规模性的滞销。在这一点上,除了感叹农协的专业性可以保障预测的精准,更让人感慨的是日本农民的素质。

据说经常有中国台湾当地农协来日本做交流访问(日据时代在台湾也留下了农协制度),而中国台湾农

协感觉最棘手的就是怎么能让农民服从统一安排:人人都想种最近最火的农作物,然后产量一大价格立刻暴跌;或者因为仓促上马,种植技术不成熟导致颗粒无收。日本农民也许目光长远,也许一心求稳,非常服从农协的安排。供应量基本稳定的情况下,价格只会在合理范围内相应波动,农民不会暴富但每年收入稳定又可观。

第二大职能就是负责农产品的销售。每一个地区的农协出面统一对外议价,保障了农产品销售的议价能力。更难得的是,农协会积极主动地做更多市场营销的策略,比如强烈的品牌意识。每一种农作物都会和产地以及品种形成强有力的品牌绑定,比如日本超市的价标的固定写法就是:山形(产地)樱桃(农作物)佐藤锦(品种),这三者合并成为品牌。下次去甜品店,又会看见菜单上标明:糖渍山形佐藤锦樱桃,反复加深了消费者对品牌的印象。而且名字都是花了心思起出来的,比如有一款橘子叫“麦当娜”,颜色鲜艳,口感香气浓烈,我吃了一次就至今记得。蔬菜也是,白萝卜、茄子、西红柿这种家常蔬菜都有好几种著名品牌。还有在包装上印着种植者的照片,经常可以看见一家人捧着自己的农作物笑容灿烂的照片,忍不住就拿了一盒放进购物筐里。更优秀的农协会大力发展农产品在出产地的二次加工,像被中国人抢到断货的“薯条三兄弟”几乎要用完北海道所有的土豆。而我最喜欢的就是青森最近两年推出的苹果汁,采用了独特的“直榨”技术,也就是非浓缩还原果汁,味道好到我这个不爱吃苹果的人都能一口气喝下一瓶。这种果汁只在地铁站的自动售卖机销售,一年后成为最受欢迎的饮料的第二名。我想,青森的苹果更加不用担心滞销了吧。

第三大职能也非常重要——保险和金融。金融主要是贷款,为农民提供利率极低的贷款,此外就是保险。如果遇到自然灾害,当地农协首先会通过保险对农民进行补偿,保障 其正常生活。然后发放贷款,保障未来的正常生产。这个职能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减轻政府的扶持和补贴负担。同时通过保险金融业务,加上贷款后配合销售种子肥料农业机械等,也让农协有了自身的盈利能力。

最后是这些年越来越重要的职能——品种管理。随着农业技术的不断发展,F1种子越来越普遍,简单说就是只有第一代可以保证质量,第二代农作物的质量就会明显改变,因此每一年都需要重新购买种子。农协对种子的把控,可以更有效地控制农户每一年都服从农协要求种植的农作物。这样的技术保障了农产品产量和质量的稳定,销售价格、品牌营销、加工方式也就有了稳定的基础。种子的销售管理和金融贷款业务更是天然就能紧密结合。

日本农协制度在长久的实践中形成了这环环相扣的四大职能,打造出了日本特色的精品化农业,有不少值得我们借鉴之处。它当然有局限性,比如大多机构都摆脱不了的官僚主义,过于保守不愿创新等等。我更 想说的是:我们还要深刻吸取日本农业的教训。现在日本农协最焦头烂额的困难就是严重缺乏劳动力,年轻人数量锐减,普遍更愿意去大都市生活。农田一旦荒芜,要恢复生产需要耗费长久的时间和更多的人力物力。所以现在日本地方政府和农协的第一任务就是减少人口流失,却几乎束手无策。农业人口的流失是难以逆转的伤害,可如果我们的农民面对严重的农产品滞销,还是会轻易放弃耕作去城市打工。简而言之,农民不能赚到钱,还有谁愿意继续当农民呢?

从北海道回来正好和国内一位投资界老前辈在微信上联络。我说起自己对农协制度的观察,刚开了个话头,前辈就教导我说:“农业又辛苦风险又高,你可千万别投农业。”哎,从资金到人口都不愿意流向农业,作为一名爱国的吃货我真是深深担忧。幸好老家的朋友发来照片,说老家附近一个县城成了樱桃著名产地,亲戚们相约去赏樱花吃农家乐等着过两个月去摘樱桃。我看着照片里春意盎然的花团锦簇,又仿佛看到了希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