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宏的普罗路线

他已理解并接受这个时代的规则:作为一个互联网巨头的领袖,很多时候,他需要把自己拍扁树立人设,变成一张名片、一个logo和一个扩音器。

Economic Weekly - - CONTENTS - 文|郑亚红 编辑|严冬雪

他已理解并接受这个时代的规则:作为一个互联网巨头的领袖,很多时候,他需要把自己拍扁树立人设,变成一张名片、一个logo和一个扩音器。

因为泄漏用户隐私,大洋彼岸的小扎陷入泥淖之中。这场丑闻涉及美国总统大选,极大地挑逗了媒体和公众的神经,质疑像密集的飞镖,将Facebook钉在了企业道德和法律的案板之上。

为表诚意,扎克伯格选择了最为传统的方式“赎罪”:在多份英国报纸上大登广告,连续两天接受国会质询并全球直播。

小扎对于处理这类危机游刃有余,全球直播的听证会效果喜人。听 证会期间,Facebook的股价回升,一度上涨5%,创两年内涨幅新高。

值得玩味的是,这场美国互联网巨头的年度道歉仪式,因为其涉及的用户隐私和技术伦理等问题,直接投影到了当代中国互联网创业环境。

就在Facebook为扑灭这场没有包住的火焰而焦头烂额时,北京的论坛上,李彦宏说出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中国人对于隐私问题比较开放,他们愿意通过交换隐私而获得便捷、效率和安全。”

1

相比于扎克伯格,李彦宏面对媒体的情商槽点颇多。百度这样一家公司,其搜索业务在国内几乎处于垄断地位。当李彦宏以创始人的身份如此讨论隐私,无疑是将一支点燃的香烟扔进了铺满汽油的仓库,瞬间引火上身。

庆幸的是,最后,这场火仅仅停留在口诛笔伐上,减掉了李彦宏一年多以来辛苦经营的印象分,除此之外百度毫发无伤。

李彦宏的耿直语录还不止如此。上个月,Uber无人驾驶致死案引发全球关注,作为国内第一个坐着无人驾驶上了北京五环的人,李彦宏用“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就是新闻”来解释人们对此案的过分关注和紧张,强调无人驾驶的安全性,并称,“预计未来3~5年,无人车就会进入到开放道路上行驶。”

接受国会质询时,小扎说,对于Facebook这样从大学宿舍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公司,发展的过程中肯定是存在很多问题的,需要时间。

有参议员问他:是不是只有美国才能诞生这样的公司?扎克伯格迟疑了一下,答道,“中国也有很多互联网巨头。”

起于宿舍,或中关村十平方米的摊位,或西湖边上的民居,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创业故事之传奇,跟美国梦比起来,有过之无不及,其间“成长”故事亦精彩纷呈。

与Facebook相似,百度曾经深陷科技公司技术伦理的漩涡中。当年的血友吧、魏则西事件让李彦宏遭受了创业以来最大的声誉危机。

雪上加霜的是,百度的声誉危机与其在战略上的转弯同时发生,阵痛期内,其市值被另两个巨头甩开好几个身位,给李彦宏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李彦宏现在有了一个对标。大洋彼岸的小扎,比他年轻16岁,以社交起家,相比技术出身的Robin李,小扎深谙互联网和现实世界。关于如何道歉,如何制造个人IP,小扎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学习榜样。

相比于榜样动不动就公开道歉,李彦宏倾向于在狂风暴雨到来时,保持沉默。2011年,百度一度成为全国最值钱的互联网公司,李彦宏成为内地首富之时,寒潮随之到来:百度文库侵权闹得沸沸扬扬,竞价排名也遭到业内讨伐。面对一切,李彦宏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为了百度的对外形象和业务宣传,李彦宏跑断了腿:身兼PR和代言人多重身份布道、牺牲肉体愉悦甚至拉来女儿站台……

在他的努力下,百度赢回了一些信任和正面声音。他已理解并接受这个时代的规则:作为一个互联网巨头的领袖,很多时候,他需要把自己拍扁树立人设,变成一张名片、一个logo和一个扩音器。

2

两会期间,李彦宏和周鸿祎的合照被后者发到了社交媒体。曾经掀起搜索大战的两个对头,在新时代大厅里握手言和。大佬的关系和处事风格,背后往往还是利益的驱动。

被人民想念的周鸿祎的确很久不出现在公众视线里了。从PC过渡到移动互联网时代,360跟百度遭遇了同样的困境。周鸿祎几乎闭关三年,称“半点满意的感觉都没有”。

出关后,他刚带领360借壳上市,连续创造了18个涨停后,水滴摄像头事件爆发,舆论指责和追问将他围困其中。

红衣教主将这归结为有意识的碰瓷、有组织的营销。恍然间,他终于意识到树敌太多不好,而结识朋友很重要。

周鸿祎去年跟媒体说,自己在努力交朋友,乌镇的饭局上他跟李彦宏碰了好几杯。马化腾还现场教起行酒令,在座大佬把“我爱你”像击鼓传花一样,绕着圈说了好几轮。相亲相爱的画面让人误以为闯进某微商代理的宣讲会。

变也要遵循基本法。李彦宏日子难熬,作为创始人他要起带头作用。但李彦宏不可能变成周鸿祎这样的社交icon。技术男出身的李彦宏,早年或现在都直接表达过自己“不擅长搞关系”,也“很难跟别人成为朋友”。

“李彦宏是一种西式的管理风格,把每个人都当成下属,不江湖,所以有时候让人觉得单纯,有时候让人觉得冷漠。”一位跟随李彦宏多年的百度前高管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时如此说道。报道中称,当年百度副总裁俞军提出离职后,李彦宏曾多次挽留,希望俞军提出条件怎么样才不离开,有人建议应该由他自己来向俞军开出条件以示诚意,但李彦宏的回复是:如果他拒绝了,我多没面子?

直到现在,参加公开演讲的李彦宏,谈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时,都像个学者一样侃侃而谈;但到了打趣和抛段子环节,他还是会因为紧张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这种有教养的疏离感,也许来自精英主义的分寸感,也可以理解为他本性内敛。

1987年,李彦宏以山西阳泉市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北大,后来出国留学,又放弃华尔街的职业生涯归国创业。李彦宏优秀得一直就像隔壁家的小孩。再加上长相周正,多年来他给以人低调内敛、高级精英的印象。

他一向克制冷静,即使对于自己的太太马东敏,也只在澄清两人感情传闻时会放出恩爱合影。言辞间理性总是多于感性,被问起当年求爱细节,他略带腼腆地一句话带过,“直接看对眼了”。

他的温情很难通过交朋友释放,成功将他解构的是女儿Brenda。这个企业家是一个“女儿奴”,面对骨肉,沉闷寡言的理工男也能化成绕指柔。

2018年除夕夜,一个穿红裙的圆脸小女孩依偎在李彦宏的肩头,对他撒娇:“我想把这些都送给大家,老爸你买单。”站在一边的厂长,满眼宠溺,一脸温柔。

睿智温和的父亲,古灵精怪的女儿,百度拍的这支拜年广告片取得了意外的好效果,不仅将百度新产品和重点业务推出去,抢占了这一天的流量和话题,R&B父女还赚足了一波好感,有人在评论区直接给厂长颁发了新一代“国民岳父”的称号。

近两年,Brenda频频出现在公众视野,这个看起来10岁上下的小姑娘,有一张可爱的苹果脸,一双长腿,完美遗传了父母的优点。

2016年,李彦宏参加真人秀《越野千里》,节目里总裁下了泥沼泽,剥了牛皮,被直升机甩着飞,简直像参加一场中年版变形计。

就在Robin被折磨得快哭出来的时候,节目组适时地让他看了一段Brenda的视频。视频里,小姑娘念了一首《在佛兰德斯战场》,把老父亲听得泪洒现场,直言“想女儿,想回家了”。后来Brenda替父出征,出席了该节目的发布会,在一众明星和闪光灯中落落大方;2017年的百度Summer Party上,父女俩又合作了一曲吉他弹唱,氛围十分好。

Brenda让外界终于看见了李彦宏更温暖、更接近普通人性的那一面。有人问他,在百度倒闭、女儿出事、死亡中选一个人生中最害怕的事是什么,李彦宏选了女儿,他的理由是死亡是谁也无法避免的,而其他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

3

2018年开年,李彦宏登上《TIME》杂志亚洲版封面。这份美国名刊,第一次用中国企业家和互联网科技人物做封面。在李彦宏头像旁,他被贴上了“the innovator(创新者)”的标签,这对科技从业者而言是一份值得骄傲的赞誉。

李彦宏成了“帮中国在21世纪赢得胜利”的图腾,这让许久没有听到大众正面声音的百度昂扬了一次。这是一次必要的封面。

2016年1月,血友吧事件将李彦宏和百度钉在了罪恶的十字架上。骂百度和李彦宏成了科技圈和社交圈的政治正确。百度楼下时常有人拉着横幅大声咒骂,或者直接打来电 话敲诈,百度的员工在社交平台上坦言:很抬不起头。

身为创始人的李彦宏,更是成为这个事件的靶心。在金字塔尖上做了一辈子优等生的李彦宏,在一波波批判声中被形容成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和“吃着人血馒头的资本主义家”。

直到5月,慢了好几拍的李彦宏才在公开信里反思,承认“对短期KPI的追逐使公司与用户渐行渐远”。

道德困境之下,这位PC时代王者内在的焦虑更为迫切:三年前,在新时代的集结号声里,它迟到了。2013年,李彦宏发现,BAT三大巨头中,百度是唯一一个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里掉了队的。

事后,他不止一次向媒体坦诚,是自己的保守错失了这次浪潮。早在2002年的时候,就有人跟他讨论过移动互联网,只是那时候他觉得“手机有什么好重要的,这么小的屏幕,那么慢的速度,每个字节都要为它付费,所以我们觉得我们不ready。”

甚至到了2012年,移动互联网已经搅动整个业界,腾讯有微信,阿里有手机淘宝,李彦宏还在当年的百度联盟峰会上将其形容为“酒驾”,“很刺激,但是很危险。”

2013年,百度才终于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做出了第一个大动作,以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随后又在O2O领域砸进去200亿元。彼时,移动端App分发市场已被瓜分殆尽,这场迟来的布局结果并不尽如人意,两年间百度利润率从53%下降到29%。而百度外卖和糯米也早已不复存在,前者在今年成了阿里全资子公司饿了么的一部分。

被浪潮抛弃的焦虑萦绕在优等生的心头,李彦宏说,“那两年我都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我是不是就被移动互联网淘汰了。”最迷茫的时候,李彦宏成立了深度学习研究院,挖来世界顶级科学家吴恩达和张亚勤,前者已在2017年离开百度。

当时,李彦宏仍以为只要做好技术和管理,就能免于被淘汰,却终究淹没在信誉危机里。2016年,百度收到了一份自2005年上市以来最差成绩单:总营收101.61亿美元,同比增长11.9% ;全年净利润为16.75亿美元,同比减少67.77%。

不管是为了业务,还是公司形象,李彦宏必须要做出改变。

4

陆奇来了。

2017年1月,原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空降百度,成为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董事会副主席。

陆奇与李彦宏识于微时,他早年经历与李彦宏颇为相似:复旦大学计算机专业学霸,后出国留学。只是最终陆奇留在美国工作,李彦宏回到中关村创业。

陆奇的到来,加速了李彦宏在组织架构和人事上的整

2013年,李彦宏发现, BAT三大巨头中,百度是唯一一个在移动互联网的浪潮里掉了队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