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摩拜兄弟阋墙

有限游戏的目的是终结这个游戏,要赢;无限游戏的目的是让游戏得以继续,不要结束。有限的游戏是在规则内玩的,无限的游戏玩的就是规则,探索改变边界本身。过去7年,王兴和程维一直在无限和有限中游戏着。

Economic Weekly - -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 文|韩佩 吴倩男 郑亚红 编辑|王晓玲 插画| GEPBM

滴滴和美团的战争,实际上已经是BAT之后的“次级流量入口”之争。

2018年4月3日的摩拜股东会,通过了美团收购方案,美团以27亿美元作价收购摩拜,包括65%现金和35%美团股票,此外美团承担摩拜债务(5~10亿美元之间),管理团队留任。

当晚消息不断从各种渠道透露出来,有人说这是一次透明度最高的股东会“,几乎是一次直播”。

“有人通过放消息来施压,以促成这笔交易。”一位接近 交易的人士说。也许正是因此带来的破窗效应,这次交易过程后来被解读得十分彻底。

尽管摩拜有30多位投资人,但这仍然是一家所谓“腾讯”系公司,从董事会设置上不难发现腾讯在这家共享单车公司中的话语权。

摩拜董事会共11席,其中管理层5席,投资者5席,摩拜董事长李斌1席。在投资者中,腾讯为最大股东,持股超过20%,愉悦资本次之,持股约7%,剩下的是华平资本、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后两家也是美团的重要股东。

按照摩拜的公司章程,无论是哪一种方案,需股东会上股权超过三分之二即67%投票通过,一半以上优先股股东同意才可——这意味着,任何方案只有得到最大股东——腾讯的支持才有可能成功。

此后,多个股东对外宣称,腾讯主导了这次收购。在股东们的描述中,谈判的核心在于腾讯,而也正是腾讯否决了滴滴的投资方案,尽管这个方案对于管理团队有一定的吸引力。也正是腾讯最终拍板让王兴来整合摩拜。

从共享单车的角度来看,这个选择有合理性。滴滴本身也与阿里关系匪浅。在共享单车的战局中,哈罗和ofo已

经成为了阿里的武器,而滴滴是腾讯在出行领域重要的布局。腾讯则是美团的大股东,摩拜选择美团,意味着腾讯仍旧能够在这场支付和线下流量的争夺战中掌握一部分话语权。

而对于腾讯来说,美团既能为摩拜亏损兜底,又能与阿里抗衡。

但据一位接近腾讯投资的消息人士称,腾讯投资内部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满意“。在一次电话会议里,有人说,事情已经完全失控了。”

近几年,腾讯在投资上收获颇丰。去年年底东兴饭局, “腾讯系”大佬齐聚一堂,一团和气。

但仅半年后的今天,美团和滴滴已经互相进入对方领域,从共享单车、网约车到外卖全面开战。今年3月,美团打车登陆上海,在几天内用高额补贴,获得了这个城市1/3的市场份额。不到一个月,滴滴外卖就正式在无锡上线,策略同样是补贴。

对于二者的共同投资人,两家公司互相在对方的地盘上大举烧钱,当然是一种内耗。此后,双方又从街头打到谈判桌。虽然作为“带头大哥”的腾讯,没有显示出摆平小弟矛盾的能力。

对于美团八爪鱼式的扩张,一位接近美团的人士称,这主要是为了解决美团内部的人员冗余,“主要是地推团队,

你看,业务稳定后地推的活儿就结束了,如果不去做新业务,这些人就会跑到竞争对手那里去。”

在4月14日的一次活动上,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做了题为“从用户体验出发的一些思考”的演讲,也透露出同样的信息:当一家专注公司原有业务超越价值点后,如果不开辟新业务,有价值的员工就会开始离开。

王兴在自己的朋友圈转发、点赞了这个演讲稿。

但消化剩余战斗力显然不是王兴的终极目标。滴滴和美团的战争,实际上已经是BAT之后的“次级流量入口”之争。而王兴的目标是成为下一代超级流量平台。

腾讯的投资大多以微信为核心,除了钱,流量也是非常重的资源投入。

但除此之外,腾讯并没有能够抓在自 己手里的生活服务领域的场景入口。而美团则是尽量去连接更多场景。

4月23日,美团CEO王兴在福州举办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首次透露了公司的未来愿景:将来能通过科技创新、线上线下融合、人工智能改进等手段,每天服务10亿人次。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相对于成为资本驱动型公司的滴滴,目前王兴仍然把美团点评的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腾讯投资的这些场景,在微信流量助力下长大后,对于腾讯的依赖就没有那么大了。”一位接近腾讯投资的人士称,“这个时候腾讯应该去控股美团,但这是不可能的,王兴不会同意。”

王兴的目标是成为下一代超级流量平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