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市值逼近迪士尼

随着在内容领域的不断渗透, Netflix的基因也在发生变化。

Economic Weekly - - CONTENTS - 文|董雨晴

4月16日,美国流媒体服务提供商Netflix发布了 2018 年Q1财报。据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Netflix营收 37.01亿美元,同比增长 40.4% ;净利润达到 2.9 亿美元,同比增长63%。

由于营收增长与用户增长数均好于市场预期, Netflix当日盘后股 价大幅上涨6%。

这是Netflix几年以来的业绩历史新高点,截至目前,其全球付费订阅用户数达1.189亿。

增长来源于全球化扩张

增长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Netflix从2016年开始推行全球化策略。

据财报, Netflix一季度来源于美国市场的营收为 18.2 亿美元,同比增长 23.8%,但来源于全球市场(除美国以外地区)的营收已经到达了17.82亿美元,同比增长了70.4%。

5年前,Netflix的国际业务在总收入的占比只有10%。尔后, Netflix的触手遍及爱尔兰、日本、英国、法国在内的全球190多个国家。由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 Netflix数度进华失败,最终与爱奇艺达成了许可协议合作,在剧集、动漫、纪录片和真人秀内容上对爱奇艺进行授权,曲线进入中国用户视野。

为了适应各国市场, Netflix在全球各个国家的定价策略有明显针对性:日本定价略低于美国本土,而

在瑞士等地,定价则高出美国定价。与此同时,带宽是保证流媒体服务的基本技术保障,因为不同国家的网速不同,在全球化扩张的过程中, Netflix建立了自己的内容播放网络Open Connect,以协助当地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

基础设施搭建是全球化策略的基础,对不同类型的全球化内容投入才是制胜关键。

为了迎合不同国家的用户口味, Netflix对各地的本土内容都有投入。比如投资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他被中国观众最为熟知的作品可能是《雪国列车》)的冒险类电影《玉子》;出品日本原创剧集《火花》并在日本本土收获好评;以原创剧集《毒枭》拿下南美市场。

被戛纳拒之门外,在内容领域变得强势

外界能看到, Netflix在内容领域正变得越来越强势。

几天前,戛纳电影节主竞赛第一批片单公布,结果显示:Netflix彻底退出了今年的戛纳电影节。

原因是戛纳电影节推出的新规:只有在法国院线公映过的影片才能在主竞赛单元参赛,仅在流媒体平台上播出过的则没有这一参选资格。

这样的规定将矛头指向了Netflix,官方禁止其上主竞赛单元,但允许参加其他非主竞赛单元。Netflix一气之下将5部参选影片全部从戛纳撤档,作为对新规的回应。

5部影片中,包括奥逊·威尔森的遗作《风的另一边》。如果没有Netflix,这位一代电影艺术家的遗作无法续命;但同样的,因为Netflix与戛纳甚至更多主流电影的冲突,《风的另一边》注定无缘分量最重的戛纳电影节。

对于曾把在戛纳角逐金棕榈当作正统时刻的Netflix来说,这其实 是个冲动的决定。与此同时,人们也能看出,在日渐强劲的增长势头中, Netflix在内容制作领域越来越硬气。

过去5年间, Netflix在内容上的投入一路走高。

2013 年,Netflix用在内容上的成本是3亿美元,2014年则跃升到20亿美元,2017年间这个数字变成了60亿美元。据预估,今年,Netflix在内容上的投入或将达到80亿美元。

该成本包括采购以及自制内容的投入。去年, Netflix的自制内容达到 1000 小时,内容成本居高不下。Netflix一直在调整自制内容投入策略,它削减了几部大投入的剧集作品,比如此前尺度惊人、但广受追捧的《超感猎杀》,剩余部分则以大量的小成本项目为主,尤其是好莱坞六大以及其他有线电视台砍下的项目。

Netflix出品的影视作品在好莱坞主流制片体系之外,路数大多出其不意。对此,一位业内编剧评价其为“编剧的脑洞有多大,网飞的舞台就有多大”。

这样的矛盾或许还要延续很久。西方电影业对于Netflix这样的流媒体新星的冲击早有忌惮,包括卡梅隆、斯皮尔伯格、诺兰在内的诸多大导演们也曾公开表达过不满。

大佬们的担忧不无缘由。Netflix正在觊觎好莱坞传统制片公司的生意,近期,它正有意收购吕克·贝松创立的欧罗巴电影公司,交易一旦达成, Netflix将在电影制作和发行上拥有更多话语权。

Netflix的敌人

一旦成为巨头,就会有更多敌人。除了传统制片业的敌意,5年前救Netflix于水火的迪士尼也在去年8月宣布了和Netflix的正式分手。这意味着从2019年开始,Netflix将直接失去迪士尼旗下卢卡斯影业、漫威以及皮克斯出品的所有电影作品。

分手原因是,迪士尼终究下定决心要做好自家的流媒体平台。

对 于Netflix而言,失去一个强势的内容支持者不算大问题。对此, Netflix首席内容官萨兰多斯说:“这是自然而然的,这就是为什么5年前Netflix就开始制作原创内容的原因。”

问题在于,化友为敌, Netflix可能就此多出一个强势的敌人。

至此,除了早已入局视频流媒体服务的亚马逊、Hulu和摆正决心要做好流媒体服务的迪士尼外, Netflix又有了新的敌人,比如初定在2018年投入10亿美元进行原创内容制作的苹果。据了解,这一预算在2022年可能会达到42亿美元,新节目最早在2019年3月正式上线。

当然,敌人虽有强势之处,但也有短板,比如没有内容基因的苹果,之前出品过的《应用星球》内容等并不被市场看好。

过去,人们一度认为Netflix本质上是一家技术公司,随着在内容领域的不断渗透, Netflix的基因也在发生变化。据外媒报道, Netflix CEO里德·哈斯廷斯在近期与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中提到,眼下,公司花钱的方式越来越像一家媒体公司,而不是科技公司,“我们会花100亿美元在内容和营销上,但只花10亿到30亿美元在技术上”。

随着本次财报发布, Netflix的市值达到1335亿美元,这与昔日的好莱坞娱乐帝国迪士尼只相差172亿美元了。

值得注意的是,两位新老巨头的营收利润相差二十几倍。2018年一季度,Netflix的利润是2.9亿美元,同期,迪士尼的利润是44.2亿美元。

此前,高盛将Netflix的目标股价从315美元上调至360美元,并重申了其对Netflix的“买入”评级。高盛还预计, Netflix今年的收入将超过预期,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也上调了Netflix的目标价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