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的理想与王兴的实用主义

Economic Weekly - -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 文|郑亚红 编辑|王晓玲

故事的一开始,他们是朋友。

2011年,王兴的连续创业人生迎来曙光。美团在千团大战中浴血奋战,活了下来,同时也在为争夺团购行业前三而抛头颅洒热血。

也在那一年,王兴跟两个老阿里人搭上了:一是请来干嘉伟一手缔造起美团线下推广铁军,另外就是认识了程维。那时他花名“常遇春”,在阿里巴巴任支付宝事业部副总经理。王兴鼓励这个年轻人可以试着出来创业,一年后程维攒了80万成立小桔科技,做起共享出行。

巧合的是,这两个人与他的关系,至少在外界看来都走向了对立面。

干嘉伟在新美大合并后逐渐被边缘化,2017年4月正式与王兴“分手”,加入高瓴资本。而后者则在之后的几年里将滴滴迅速培养成出行领域的独角兽,成为跟王兴地位相当的互联网创业新贵。

程维能跟王兴成为朋友,正是由于初期业务核心的共通性。王兴第一次看到程维的打车软件时,眼皮都没抬就说了句“垃圾”,又补充“你看看现在的软件,哪还有需要注册的”,一语惊醒创业小白。一个连续创业者对于新手程维而言,简直就是导师一般的存在。

不仅如此,一个做团购,一个做网约车,两人的创业都起于棚窝,又兴于地推铁军,在巨头还未涉足的夹缝里挣扎求生,这样相似的创业处境也让两人一个被称作“野心家”,另 一个被叫做“土狼”。

第一道裂缝出现在2015年。当时,滴滴投资入股了美团最大的竞争对手饿了么,朋友成了敌人的朋友,这也许让王兴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不过,在互联网圈这些都是常态,滴滴后来还投资了阿里系的ofo。

2017年年末,王兴和刘强东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攒了东兴局,程维也在场。这个以马化腾为中心的饭局被解读为“反阿里联盟”,但彼时两人的竞争态势已然十分清晰。

美团打车上线后,程维认为,在竞争对手里,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也不是最强的。美团的加入,再次搅动了原本已偃旗息鼓的出行战场,滴滴连夜派出“三角洲事业部”赶往南京,围绕美团打车做了一系列侦察以及反侦察准备。至于王兴下发的战书,程维只回了五个字:“尔要战,便战。”

王兴和程维都有足够的野心,但代表的是两种不同的“野心”。

王兴出身中产以上,父亲是企业家,富二代,以及三线开外小城镇青年,考上清华前就已经接触了互联网,可以说是这一代创业者中的精英极客。王兴信奉工具理性,跟李彦宏、马化腾以及他个人崇拜的贝佐斯是一类人。最初,王兴被称作是“连续失败创业者”,尽管有段时间一个月能惨败两个项目,王兴依然冲劲未减,在饭否遭整改的时间里,第一次尝试了重型创业并一举成功。相比之下,程维是一个逆袭者。他1983年生于江西省上饶市铅山县,高考时因为数学卷子最后一道大题没答,跑去北京化工读了行政管理专业,毕业之后卖过保险,在足疗店打过工,辗转之后才进入阿里巴巴。所以,程维更像个莽汉,喜好“战争”,擅长打线下。在阿里浸淫七年又让他沾染上一种理想主义,一开始就打出“智慧出行”的口号,称想要“通过技术创新让出行变得更美好”。

在扩张的道路上,王兴直接进入别人的地盘来支撑他的“生活服务”。而滴滴稍显被动,程维将重点放在国际化业务和自动驾驶上,将自己对标Uber甚至特斯拉,他本人也更接近马斯克式的理想主义。

两个提供生活服务的创业者,世界观完全不同。

东兴饭局上的同桌人,转眼成为竞争对手。这就是商战的真实一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