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间!起

两代“矿工”的天堂与地狱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新时代平民翻身的机会

“挂机也能赚钱?教你用显卡挖矿赚美元”、“手把手教你用显卡挖矿”……2011年,这类文章开始出现在网络上,“赚钱”二字成为人们关注的主要原因,不过那时候人们对比特币、挖矿、算力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即使是科技媒体圈的众小编,大多时候也是将挖矿当做显卡的一项“潜在技能”当做应用文章来介绍。

比特币亮相初期,人们对其价格乃至价值并没有太多印象,尤其是最初“一位名叫Laszlo Hanyecz的程序员用1万枚比特币购买了两个披萨”的事件,更让不少初期接触比特币的人认为比特币无非是玩具、IT圈的游戏而已。

2010年至2011年,比特币价格持续在几十元甚至几元盘整,挖币也并非什么难事儿,不少具备好奇心的人都会尝试用PC挖着玩玩儿,人手一两个比特币并非难事儿,可随着2012年比特币开始一路走高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能值数百元的虚拟货币,再加上莱特币、狗币等“山寨币”的登场,挖矿成为一件很时髦的事儿。

玩票性质的“个人兼职矿工”是这一时期矿工的主力,尤其是比特币在2013年一度飙升至1000美元时,不少个人矿工坦言赚钱太轻松,不仅仅挖到的比特币可以卖,高端显卡挖一两个月卖出去还可以再赚一笔差价,积极倒腾下平均一个月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收入还是有的,即使懒惰的矿工,一个月也能有几百元收益。

一个新时代平民翻身的机会开始出现在人们眼前,虽然2013年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五部委共同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之后,比特币又是一路狂跌,到2015年1月最低到900人民币,跌幅88%。然而,见底之后比特币开始缓慢上演,然后到2017年8月首次试探30000大关。挖矿又开始活跃起来,特别是经过2010年至2013年第一轮挖矿的洗礼,成熟的矿工们开始成批出现,专业矿工自2015年后开始扎堆出现。

最开始赚钱的卖水人

美国西部淘金热中找金矿的投资者没几个暴富的,卖牛仔裤和卖水的却成为了最后的赢家。这 个故事经过多年的传播早已人尽皆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挖矿虽然充满高科技的成分,但其商业模式似乎也未能逃出百年经典故事。

个人矿工时代,显卡性能高低决定挖矿效率和收入的高低,有利可图的挖矿行为自然推动矿工们追求更强性能的显卡,以更高的算力攫取高收益,挖矿渐渐从显卡“兼职”事物转变为“专职”,专门的矿机开始登场。

李笑来、杨曜睿、“南瓜张”、“烤猫”等比特币四大天王开始浮出水面,除挖矿外,矿机的销售让他们成为“最开始赚钱的卖水人”。同美国淘金热所不同的是,比特币发展初期,矿机是典型的卖方市场,一台矿机售价多少、到手价多少、多久递出等等都由供应链说了算,矿工们处于绝对的弱势地位,只求早一日拿到矿机早一日开始挖矿。

早期矿工中的赔钱者

比特币诞生在2008年,国内第一批挖矿者出现在2009年,从2013年开始挖矿成为大众应用,回顾比特币发展的十年时间里,万倍级的涨幅很容易让人认为只要加入够早,挖矿就是百分百赚钱的事情,可事实并非如此,早期加入挖矿行业的不少矿工都是以亏损离场为结局的。

虽然比特币价格长期看是一个长达十年的牛市走势,可期间也出现过大幅回撤、盘整的时间,尤其是2013年12月5日后一年里88%的跌幅,让不少矿工损失惨重,一方面是需要面对矿机产生的高额电费支出,另一方面矿机本身伴随着比特币售价的下跌而大幅贬值,两面夹击下,很多矿工在这一时期黯然退出了挖矿行业。

这批人的推出也让挖矿行业完成了一次内部洗牌,让人们认识到不仅仅炒币有风险,即使是看似低成本的挖矿同样存在风险,而这样的行业内部洗牌反而给比特币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矿工这个名字,人们的脑海里就会想到辛苦和劳累,阴暗潮湿的工作环境、破烂不堪的工作服,满身满脸的煤灰,整日在黑暗的井下与自然抗争,与死神共舞,这就是煤矿工人的真实写照。然而,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电脑成为新一代矿工手里的铁锹,一夜暴富早已不是什么神话,动辄上亿甚至十亿的收入让矿工成为人们眼里“高大上”的职业,可随着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风波不断,矿工的收入也变得不稳定起来,从“富翁”到“负翁”,区块链两代“矿工”的天堂与地狱隔得越来越近……

躺着赚钱的矿工

光明与黑暗总是相生相伴的,拓荒期后的比特币引来个人挖矿者爆发式成长,而伴随着2013年“矿难”的发生,矿工内部进行了第一轮洗牌,剩下的矿工在2015年后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躺着赚钱”了。

2015年1月比特币最低900元后就开启了一路狂飙的状态,尤其是2017年年底时,一度冲击20000美元/枚的比特币另整个市场侧目,早期挖矿且一直坚持下来的矿工们的确非常幸运,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成本让矿工们扎堆造富,而且越来越多新的矿工也在这一时期加入,“挖矿=赚钱”成为人人认可的公式。“一个挖矿者的自述:身价从20万到资产过亿”一类故事赚足了眼球,而且越来越多的真人真事儿就发生在大家身边时,市场对于挖矿的热情越来越高,除个人专业投资挖矿外,组团挖矿成为流行的模式。

或许挖矿没有炒币赚钱的速度快、效率高,但实体矿机显然能让“稳健性”投资者感到安心,在“赚钱效应”的吸引下,越来越多的人和资本开始涌入,挖矿行业变得越来越庞大。

盛极一时的矿场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快速上涨,个人挖矿时代很快就过去了,巨大利益的吸引下,越来越多的团体和资本开始建设大型矿场,动辄数千台矿机的矿场以强大的算力让个人玩家离场。

规模和设备决定算力、电力成本决定挖矿成本—矿场主们疯狂采购具有更强算力的新一代矿机,并且不断扩大矿场规模。2009年1月27日,比特币第一个数字加密区块被挖出时,一个区块的平均算力是4MH/S。到2010年2月随着矿工增多,它的算力增加5倍。现在,一个比特币加密区块的算力已经高达25EH/S,相对于比特币价格的增幅,全网算力的增幅恐怕更夸张。

矿场和矿场主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比特币挖矿领域的主角,四川这样水电丰富且便宜的地方成为矿场主们扎堆进驻的“风水宝地”。以一个直接设立在水电站内的矿场为例,每一个大棚里面存放7000台比特币矿机,一共接近30000台矿机。而且在2017年时,这批矿机还进行了更新换代,其中拥有10000台S7矿机,8000台A6矿机,这两种矿机都分别由全球最大的两家矿机商生产。

在巨大的规模面前,没钱、没资源的人连当矿工都没有资格,但在对算力疯狂的追求过程中,即使超大型矿场也很难确保挖矿收益,矿池开始出现了……

技术和资本的对决

算力优势让矿场将个人矿工远远地抛在了身后,不过这一时期矿场主的门槛并不算高,几个人平均一人几十万元就能凑钱开一个矿场,不少金融、科技圈的白领乃至金领在这一时期出手投 资矿场,几十万投入轻轻松松翻数倍甚至数十倍,让这一时期投资矿场的人心里乐开了花,可受限于场地、电力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矿场的发展终归会面临“天花板”,尤其是巨大资本的涌入,单一矿场主已经很难适应市场的发展了,于是,矿池应运而生。

比特币及虚拟货币矿工的存在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在比特币全球热潮下,各国都有专业矿工和挖矿团队的出现,通过技术手段将分布全球的个人矿工、矿场算力整合到一起以矿池的姿态进行挖矿,这样的模式更类似“组团打怪”,矿池集结很多矿工一起计算一个数字货币加密块,胜利之后再给所有的人分成。

矿池的出现表面上又一次“降低”了挖矿门槛,只要有算力即可加入矿池,全民挖矿时代开始来临。可需要注意的是,矿池本身却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矿池搭建比较容易,几百台、几千台矿机就可以做一个矿池,可问题在于后期如果没有其它矿工加入,就无法获得足够的算力,应付不了不断增加难度的数字加密区块。

这样的状况让矿池表面上推动了全民挖矿热潮,实际上核心的平台却掌控在少数人手里,事实上,全球有200多万台矿机集合在20多家矿池挖矿。这其中,有17家来自中国。而90%左右的算力,则掌握在8家大矿池手中。以太坊和莱特币矿池情况也相似。当看似“民主”的寡头时代出现时,当矿工挖矿真的还是一份人人能躺着赚钱的事儿吗?

由币价决定的盈亏

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也经历过几次不同程度的震荡。在遭遇价格上的大起大落之后,有的“矿工”满载离场,提前“退休”;有的“矿工”则乘胜追击,持续造富。然而,也有部分新“矿工”,在进入这个看似遍地财富的矿场后发现:矿场里的钱貌似都被“前辈们”抢光了,现在只剩赔本的份。

矿池的出现很好地体现了“多劳多得”的道理,无论你拥有的算力如何,只要在“团队下副本过程中有贡献,就可以分一杯羹”,相对“公平”和“低门槛”的模式让越来越多的人或兼职或专职地干起了矿工,可等待他们的命运却不太美好。

在2018年初比特币大跌导致全球不少矿工、矿主离场时,曾有不少市场人士预测,由于水电资源和人工、场地租金相对便宜,只有在比特币的价格跌至3000至4000美元的时候,中国矿工才会撤退,可问题是对于一些拥有数台矿机或者小型矿场的矿工们,成本恐怕并没有市场认为的低。

大多数人在估算比特币挖矿成本的时候,其电力成本通常会以矿机耗电量为参考,却“选择性”遗忘了电路损耗,曾有无奈退出挖矿市场的小矿主抱怨,线缆电路损耗的电力几乎和矿机耗电量持平,而且矿机运行过程中的软硬件及网络问题,都可能成为隐形的风险成本,加上矿机损耗、贬值及升级带来的分摊成本,都会成为挖矿的成本压力。

尤其是矿机部分,其本身在比特币行情好的时 候会有溢价出现,加价购买只为早一点开始挖矿,但行情不好的时候,即使是矿场主或者矿工关机不工作,本身硬件随着比特币行情的不稳定或者下跌,也会出现贬值想象,这样的状况对于进入挖矿行业不久的新人而言的确问题不少。

争斗不息的内部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价格发生剧烈波动的时候,尤其是持续下跌的时候,矿工在电力成本、人力成本、设备成本的压力下很容易出现亏损,此外,虚拟货币内部的斗争同样会成为矿工亏损的重要原因。

虚拟货币本身就不止比特币一种,虽然在很长时间内虚拟货币价格走势多少能维持“同涨同跌”的大趋势,但在某些时间段里面,不同虚拟货币的走势并不一样,而且同一币种挖矿的人越多,堆积的算力越高,分摊到每一个矿工身上的收益就低了。

选择一个人气相对较高、成长潜力较好的币种显然是确保个人收益的第一步,但麻烦的是即使你选择到了一个不错的币种,可在其发展过程中,同样面临“内部分裂”的可能。以比特币和以太坊为例,每一次硬分叉都会让社区、矿工、投资者的认可,“人气”很多时候决定币种及硬分叉币种的成败,“人气”阵营的选择同样也决定着矿工收益的高低。

误判、误投错误的“人气阵营”,很容易成为新矿工亏损的原因,而不同矿池在奖励分配上的小动作,同样有可能坑掉新矿工们原本就不多的收益。当虚拟货币价格走低时,这些小问题综合起来就能将

赚钱以前得先活下去

早期矿工动辄过亿的收益让人羡慕,即使是中期加入的矿工,数百万过千万收益的也大有人在,很大部分新矿工恐怕真的是抱着“短期赚一笔”的心态进来。但2018年以来,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动辄一周百分之三五十的波动让整个行情变得扑朔迷离,很多新矿工抱怨购买的新矿机往往还在运输路上就已经开始跌价,而矿机供应方携手芯片企业更在短时间里不断更新矿机技术,类似蚂蚁矿机E3这样专业的ASIC以太坊矿机,更让显卡矿机完败。持续且高频率的技术更迭下,一旦新矿工还为赚到足够的利润就需要更换硬件,的确会有极大的可能性面对亏损。

挖矿难度持续变高+算力持续攀升+剧烈波动且整体向下的币价,新矿工在三大因素的影响下,亏损并非什么新鲜事儿。即使是虚拟币会如同信仰坚

定者们想象的一样,在未来持续走高,可问题在于新矿工们有机会活到美好的明天吗?

炒币者的风险在于高杠杆下剧烈的币价波动很容易让玩家爆仓,从而一无所有,挖矿者虽然可以自我安慰币价跌了矿机还在,可一旦币价下跌时间过长,矿机贬值太多再加上新矿机的更新换代,矿工们手上的“重资产”矿机到最后无疑就是一堆破铜烂铁。从这个角度看,新矿工需要非常准确的时机判断并在资金在自己手里流动起来才能最大限度避免亏损。

这是有钱人的游戏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崛起之初,的确有非常多身家数十万的中低收入人群凭借出色的眼光和魄力,在短短数年甚至数月的时间里,让资产翻几倍甚至几十倍,可随着挖矿行业的“透明化”,渐渐成为资本和技术综合实力的较量。

拥有规模化优势的大矿主,月入数千万并非不可能,但只有数台甚至一两台矿机的小矿工,压力就非常大了。目前电费在挖矿中占据70%的成本,其他30%则来自矿机损耗、人力成本等,不少个体户形式存在的小矿工,通常挖到一枚比特币的成本在15000元左右,利润的确存在,但由于受币价的波动影响,导致价格上下浮动较大;同时矿机数量稀少导致挖币时间过长,也可能会受到当时政策的影响。

而在矿机方面,2017年挖矿盛行的时候,一台二手的蚂蚁S7矿机售价可以维持在5000~8000元,可到了2018年初,价格就迅速跌落至2000元左右。新一代蚂蚁矿机S9出厂价在1.6万元左右,由于很难订到,市面上的二手价格已经涨到2.8万 元左右,这样的溢价对于小矿主及个人矿工而言都是潜在的风险,一旦价格下跌,他们割肉离场的时候,这部分溢价就相当致命了。多重风险叠加下,小矿主、个人矿工选择抽身走人就不难理解了。

大矿主的盈利实际上也不仅仅来自矿场,其本身动辄上亿的投资除将资金花在矿场建设外,更有一部分会投入到矿机的研发、生产和制造领域,作为上游的存在,其本身涉足挖矿产业链较广,也能较好地分摊风险。

未来,矿工领域的分流恐怕会越演越烈,大矿主赚钱、小矿主离场,挖矿恐怕是有钱人才玩得起的职业。

比特币不再用显卡挖矿

提到挖矿,很多人第一反映就是高端显卡,的确,算力的追求让显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成为矿工们的宠儿,可有多少人记得虚拟货币挖矿当初是从CPU算力开始的?

技术的进步让显卡代替CPU成为挖矿的主力,同样也是技术的进步,面对专业的ASIC以太坊矿机,显卡矿机已完败。实际上,当前市场上同时存在ASIC矿机、GPU矿机、FPGA矿机,以及玩客云那类CDN矿机等等,面对如此多的矿机,新一代矿工如果没有人指点,恐怕很难分清楚究竟哪把铁锹才是自己需要的。

比特币、以太坊挖矿的确已经进入ASIC矿机阶段,在三星、台积电等上游芯片厂商的支持下, ASIC矿机发展迅猛,但非常有意思的是,同个人矿工被挤出挖矿圈一样,70%的ASIC矿机公司面临出局命运。目前,来自中国比特大陆的矿机已经占据了全球70%以上的比特币总算力,可谓龙头老 大。在未来,预计16nm在近几年仍然会成为矿机ASIC的主流工艺制程。下一代工艺(7NM)成本巨大,这样的发展态势一度被看作推动半导体芯片进程的重要因素。

全世界ASIC矿机执行的算法完全相同,大家看的指标也就算力和能效比这两个,可谓是高度同质化竞争,小公司根本没有办法使用差异化的办法来找到新的细分市场。这就意味着,矿机ASIC市场之后最有可能的竞争格局不是百花齐放,而是赢家通吃,像处理器和FPGA一样只剩下少数巨头占据绝大部分市场,现在60-70%的小型矿机ASIC公司如果没法把技术做强将会面临淘汰的命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