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R来了

靠法律回到科技舞台中心的欧盟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史上最严的数据法规

5月下旬,欧洲新隐私法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正式生效。路透社评论称,GDPR将迫使企业更加关注如何处理客户数据,同时也让消费者能很好地控制数据,并且其隐私权也能得到更严格的保护。

欧盟GDPR将取代1995年的旧规。本次新条例预示着一个时代的到来:对于违反隐私法的企业,欧盟监管机构将可以获取该企业全年收入的4%作为罚金,或是直接处以2000万欧元(约2348万美元)的罚款。具体罚金数额取决于这两个数字哪个更高,这远超之前几十万欧元的罚金。

世界各地的许多隐私维权人士都称赞这项新规是互联网时代个人数据保护的典范,并呼吁其它国家效仿欧洲模式。不过,批评人士说,新规定过于繁琐— —尤其是对小型企业而言。而广告商和出版商则担心,这将加大他们寻找客户的难度。

《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澄清并加强了现有的个人隐私权利,例如用户有权删除数据,并有权要求公司提供一份个人数据的副本。但它也包括了一些全新的授权,比如要求将数据从一个服务提供商转移到另一个服务提供商,以及限制公司使用个人数据,等等。

谁会成为出头鸟

这些年,强调数据安全的法规见多了,但 GDPR在具体的法律条文上,甚至出现了一些有悖当下互联网运营“常理”的设定。以“用户有权删除数据”条款为例,当下互联网科技企业对于用户数据的采集和使用灵活性和自由度非常高,例如用户在百度上搜索过某一方面资料后,百度会自动在首页上推荐非常多同搜索目标相似的内容,而今日头条的算法同样也会推荐用户经常点击浏览或搜索的内容,这样平台内部的算法优化或许还能接受,可跨平台的数据“分享”就让用户有些不满了。当我们在淘宝上搜索或者购买过某款产品后,类似的内容同样会出现在浏览器甚至其他电商平台上。

这样的玩法通常是拿用户数据做画像,然后提供基本算法逻辑和运算结果,用户虽然不满也拿互联网科技企业没有任何办法,但GDPR的出现,却赋予用户要求互联网数据平台收回或删除个人数据的权限,虽然在开放的互联网环境下,这样的数据追溯和控制的确有一定难度,但GDPR至少给出了明确的态度和管控的方向。

GDPR并未一味严苛管理,在数据跨境流动和处理上,“成立地在欧盟的机构必须遵循GDPR,无论数据处理的活动是否发生在欧盟境内。”看似强化了数据的全球化监管力度,但实际上定义了明确的数据跨境流动的方式和通道,适应了互联网发展的需要。

总体而言,GDPR的出现不仅仅用近乎严苛的条文对数据安全性提出了保护,更以适应互联网 发展的框架让数据的处理和流动处于可监管的范围,对于涉及大数据和云计算两个领域的企业而言,GDPR绝对是一把值得重视的“尺子”,一旦从欧盟开始被推广到全球,其对整个互联网科技领域影响巨大。

躁动的科技圈

《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在2018年5月下旬正式生效而非推出,其发布实际上是在两年之前,给予了相关互联网科技企业足够长的时间来适应和改变,虽然条款“严苛”,但并不会让互联网科技企业有任何“措手不及”的感觉,而各大科技巨头对于GDPR也提前做出了反映和调整。

由OATH(雅虎与AOL合并成立的新公司)支持的公司向平台用户发放了一份通知,明确告知数据的使用并让用户同意类似数据共享协议,不过用户首先需要了解相关的技术术语才能真的完全读懂邮件,这对于用户而言多少有些麻烦。

美国媒体网络NPR采取了一个更简单的方法:用户可以同意新的条款,也可以拒绝,后者将使他们转入一个纯文本版本的网站,沿用1996年的更新版面。

不仅仅是网站,Pc硬件制造商razer针对其电脑鼠标发布了一项更新,警告用户如果没有更新,他们的设备可能无法工作;中国智能灯具制造商Yeelight因gdpr而禁用互连灯泡。

互联网科技的舞台上,Google、facebook、亚马逊、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明星吸引了太多太多的目光,纵观整个互联网科技领域,中国和美国无疑是唯二的最大科技创新策源地和消费市场,反观以往几十年工业化进程史上用于举足轻重地位的欧洲,却在一轮又一轮互联网浪潮中渐渐成为边缘化的存在……然而,一部简称为GDPR的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法案》另欧盟又一次成为全球互联网科技领域的焦点!

大数据时代的争斗

GDPR的生效对于企业端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尤其是那些从事互联网精准人群投放及传播的广告企业,GDPR正式实施后令数字媒体和广告行业陷入混乱,广告交易平台的欧洲广告需求量骤降了25%至40%,广告技术厂商都在加紧通知客户,他们预计来自谷歌的广告需求将会大幅下滑。而一些美国内容发布商甚至停止在其欧洲网站上投放所有程序化广告,而相关互联网科技企业同样会因“暂停”欧盟地区业务受到影响,即使让用户重新签订隐私授权协议,也存在不确定的用户流量丢失问题,甚至企业、员工、用户之间的关系也有可能因此改变,为个人隐私真的值得如此大动干戈吗?

GDPR的出现不仅仅符合欧盟一直以来对数据隐私安全的重视,更可以说是未雨绸缪,借助法律法规对“无国界”的互联网科技企业进行“控制”,其核心恐怕还是对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战略布局。GDPR强调数据主体权利和隐私保护的同时,覆盖在欧洲设立的企业;未在欧洲设立的、但为欧洲居民提供产品或服务的企业;未在欧洲建立的、但涉及监控欧洲居民行为的企业;未在欧洲但在欧洲成员国法律适用的地方建立的企业,看似“一碗水”端平的法律法规,可落实下受冲击最大的恐怕依旧是Google、facebook等企业,毕竟目前涉及隐私数据最多的企业更偏向互联网科技平台,可欧洲本土极少有互联网科技巨头。

没有几家国际互联网科技巨头企业的欧盟却推出了“史上最严的数据法规”,其醉翁之意显然放到了对大数据的争夺上,在本土科技企业“不太争气”的情况下,通过法律法规加强未来欧盟在大数据、云计算领域的话语权,除可提升欧盟地区信 息安全外,更有望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里扶持本土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发展。

缺少一流互联网科技企业的欧洲

自由的互联网、无界的数据……柏拉图式的互联网国度真的是每个人需要的吗?欧洲地区互联网用户本身就非常看重数据隐私的保护,但非常尴尬的是复杂的语言环境、众多的国家地区、分散的人口数据等等环境因素制约下,欧洲很难培育出一流的互联网科技企业。在追求流量的互联网领域,欧盟的确是一个拥有庞大用户数量的环境,可具体到其成员国,从语言到兴趣爱好的差异化,很难让追求流量的互联网科技企业成长。

“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成为欧盟互联网科技企业的现状,在Facebook、google等企业大肆圈地的同时,欧盟很难本土企业很难在平台型互联网科技领域有所斩获,可坐拥庞大流量的互联网科技企业往往又掌控着众多的隐私数据信息,这样的状况显然很难让欧盟及欧洲互联网用户安心,严苛的法律法规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理解成尴尬现状下的无奈之举。

GDPR更像是欧盟“釜底抽薪”式的做法,只要掌控了大数据和云计算这两个科技企业价值咽喉,即使非本土的平台型互联网科技企业拿到了绝大多数欧盟网民甚至企业的隐私数据,可在GDPR这堵最后的防火墙下,国家和地区整体网络安全性会变得更有保障,而这样的法律法规一旦行之有效,很容易被同样没有本土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国家和地区采用,从而在全球范围内掀起新的互联网革新,只不过这样的革新会让“自由”惯了的互联网科技巨头们非常不舒服。

欧洲科技企业并非真的落后

“欧洲缺少一流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原因更多在于其缺乏平台型互联网巨头,在追求用户流量的过程中,欧洲互联网科技企业受限于地区、语言、法规等多方面因素,难以成长为巨头,可欧洲科技企业本身实力并不弱,在芯片设计、通信、软件开发等细分领域具有相当强的综合实力。

德国SAP SE是全球最大的企业管理和协同化商务解决方案供应商,世界第三大的独立软件供应商,全球第二大云公司;荷兰ASML是全球领先的半导体行业光刻系统供应商,公司负责制造对于生产集成电路或芯片极为关键的复杂机器;瑞典的海克斯康是全球领先的规划、测量和可视化技术供应商,协助客户规划、测量和定位对象,实现数据的优化处理与展示……英飞凌、达索系统、MIDWICH GROUP等欧洲科技企业在各自领域中都是巨无霸式的存在,欧洲企业在整个科技生态中一直拥有举足轻重的话语权,只不过其更多时候面向的客户源于B端商务而非C端大众,因而在大众知名度和口碑上同中美企业相比要低调许多。

实际上,在针对大众的互联网应用领域,近年来欧洲也出现了spotify、疯狂小鸟等互联网企业,成功打造IP的同时,也在全球范围内收获了巨大流量。不过想要进一步在整个互联网科技领域获得话语权,欧洲科技企业显然必须要在大数据、云计算两个领域有所突破,借助强制性的法律法规对市场进行规范,让竞争变得有序的同时,也为本土相关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崛起提供了时间。

地加强欧盟整体科技企业竞争力。

大力扶持科技创新的欧盟

除了GDPR外,欧盟为保护信息安全并未本土科技企业提供一个公平、自由成长环境也推出了非常多的措施。早在2013年,欧盟就推出了支持制造业领域高科技中小企业通过运用信息通讯技术提升竞争力的I4MS计划,而德国和法国也一直在推动欧盟范围内的倡议,资助该地区科技创业项目的创新和研究,以便欧洲能够更有效地与中美等国展开竞争。

被称为法规硅谷的法国Grenoble地区就聚集了大量的微电子,互联网,IT企业,大的微电子企业像Stmicroelectronics, 飞思卡尔, NXP 等都在Grenolble设立研发中心,很多小的微电子企业也选择在Grenoble安身。法国政府不但对科技创业者提供各种政府补助,更设立专门的银行投资基金以解决科技企业成长过程中的融资问题。

通过资金和政策两方面扶持的同时,欧盟也在酝酿出台相关翻绿法规以防止外国企业收购欧盟科技公司,种种措施的推出或许短时间内无法让欧盟本土科技企业实现跨越式发展,但整体基础已经打下,欧盟地区整体科技企业再一次腾飞的确可期。

更加残酷的AI之争

GDPR的相关规定更多围绕大数据和云计算两方面展开,而背后欧盟和中美两国,尤其是美国科技企业的争斗恐怕才是这类法规出台的根本原因。掌控大数据和云计算就能掌握未来,可在未来的科技领域中,显然不可能只有大数据和云计算两块,相对于量子计算、拟态计算等进一步推动计算技术进步的领域,AI恐怕才是全球科技领域相关企业的必争之地。

AI不仅仅是大数据和云计算应用进一步落地的结果,更涉及相关芯片、网络、传输等多个领域,中美日等国家在AI发展上都部署了“重兵”,而欧洲同样极为重视AI整体技术的发展和落地。负责欧盟数字统一市场的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安德鲁斯·阿西皮表示:“就像过去蒸汽机或电力一样,人工智能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由此带来的挑战需要欧洲国家共同面对,以使其好处可让所有人受益。因此,到2020年底,我们必须投资至少200亿欧元。”

将AI放到蒸汽机、电力同等重要的位置,不仅投入巨资推动整个AI领域产业的崛起,更借助政策导向对整个行业进行规划和引导,而相对于位于“同一条起跑线的AI”,全球相关科技企业的竞争恐怕更加激烈。

去年下半年不限量套餐大量发展,且套餐价格持续降低下中国移动实现流量经营转型,确实不易。虽然今年一季度财报并未公布其流量收入占比情况,但是各种不限量套餐的价格已经从188元下降到49元左右,随着降价竞争的持续白热化,所以根据逻辑推测,中国移动流量占收比下降的可能性较大,而且暂时也不能确定流量占收比能否超过v50%。另外,通过对比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去 年年底的数据,中国联通用较大的用户流量份额(流量份额高出电信六个百分点)拉动实现了流量占收比的快速提升(流量占收比高出将近十个百分点),当然,中国联通的流量收入份额暂时依然落后。EF发现,这或许也能说明用户DOU的显著作用。而且随着DOU的持续走高,存量保有和获客能力也将提升。最终两相促进,流量份额效益进一步增强。

份的户均值,中国移动的手机用户DOU与其均有较大差值。另外,中国移动的同比增幅也远远小于全国的增幅。如果按照现在的流量经营套路,未来持续下去,两者的DOU差距将进一步拉大。

EF发现,自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流量经营先后爆发,实现了在用户DOU上的突飞猛进。去年年底中国联通的用户DOU就达到了惊人的4.4GB,中国电信的4G用户DOU也达到了3.5GB。彼时全国的手机用户上网户均为1.74GB,中国移动的用户DOU为1.76GB。经过一季度的大发展,特别是以各种王卡和宝卡为代表的不限量套餐的大量推出,有理由相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用户DOU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所有,据此推测中国移动的流量份额将从去年年底时的45%左右,进一步下降到接近40%左右。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的详细对比数据详见上表。随着流量份额的持续下降,中国移动的用户新增份额和通服收入增量份额已经与其规模和份额不相匹配。而

后记

上个月中下旬,中国联通与中国移动相继公布了其一季度财报。财报公布后,各种比对分析充斥屏幕,无论是看好谁,还是看衰谁。其中 有人看到了中国联通成倍的增长,也有人看到了中国移动微不足道的增幅。有部分券商等研究机构认为中国移动的利润未达行研的预期, 甚至用“令人失望”对其业绩进行了概括,但是最终还是维持了买入的评级。就像有的券商研究所称,中国移动仍然是值得投资的优秀上 市公司。指标飙升的中国联通,赢得了大量研究机构的赞美。可以看出,我们上文的分析,恰恰印证了这文末的数据结论,也就是说,发展是 必须的方向,而过程可以是多样化和因时而动的。缺少实际内容营销没有关系,核心要素在于如何灵活有效地把“流量”经营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