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人害己需谨慎!

警惕虚拟币传销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解读“傲腾”

从骗局走向传销的虚拟币三年暴涨数千倍的比特币不仅仅创造了无数财富神话,更让虚拟币、区块链等概念迅速在大众心中生根发芽。不仅仅有莱特币、以太坊等区块链相关虚拟币的快速崛起,更涌现一大批跟风者借势而起,想要浑水摸鱼。包括美国、韩国、中国在内的全球多个国家连续对虚拟货币所带来的风险作出警示并提出相应监管措施,但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价格依然居高不下,整个市场仍然高烧不止。

在高额的收益诱惑下,不法分子更是想尽一切办法蹭上虚拟币热点,滥发的ICO一度另非法集资猖獗,不仅仅各式ICO看得人眼花缭乱,大量滥竽充数另投资者防不胜防,连虚拟币交易平台都不断爆出违法开通虚拟逾期、高杠杆诱惑平台用户、自买自卖拉高币价等手段套取用户资金,加上各式挖矿概念的炒作,虚拟币本身市场越发混乱。

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虚拟币市场虽然混乱,但总体更多停留在虚构模式、互助盘、挖矿机、拆分 盘等以“骗”为主的阶段,高科技的包装和各种话术的诱惑,让投资者深陷其中后骗取用户资金。在虚拟币“骗”术发展高峰期,“太空链”一天卷走10个亿事件令人咂舌金额巨大的同时,也另人们看到整个市场的疯狂。

人们常用“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来形容整个市场的乱象,可在虚拟币市场,想要割韭菜的资金实在是太多了,做局、下套、割羊毛的流程下大多虚拟币骗局的流程似乎太过漫长,监管收紧下不确定性也开始变多,于是乎,传销模式开始成为新的选择方向。在利益的诱惑下,让用户去发展下线,“全民”参与的模式在移动互联网各式社交应用的帮助下,显然以更快、更直接的模式崛起。

比传销更可怕的是贪念

从骗局走向传销的虚拟币,无论是传播速度还是覆盖面都呈几何倍数增长,“亚欧币”、“亚洲币”、“中华币”、“米米币”、“中富通宝币”、“恒星币”、“维卡币”、“龙币”、“U币”、“善心币”……花样繁多的虚拟 币让人看得目瞪口呆的同时,也加剧了整个虚拟币市场的混乱。

通常,犯罪分子会通过建立微信群、现场讲解等方式,组织、领导以推销虚拟货币,或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购买虚拟货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此后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从下线处获得返利,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引诱参与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

以被查处的亚欧币为例,亚欧公司以“三级代理、三级分销”层级作为运营模式,其中,省级的提成为30%,往下逐级递减3%,最低到10%。要成为省级代理,则需缴纳1000万元的市场保证金或完成9000万元以上的业绩。分级营销加上内外盘的销售,传销的拉人头模式另整个事件影响特别恶劣、覆盖人群数量也相当多。

在人们的认知中,传销一直以来都应该是避之不及、非常可怕的商业模式,但披着新经济外衣的虚拟币传销,其从骗局走向传销的过程中,不少高学历者参与其中,最终身陷囹圄。在统计分析的141起虚

联网+”时代,传销手段也随之“升级改版”,利用网络营销、消费积分返利、原始股投资等名目对传销进行花式包装,各种蹭热点的同时,新鲜且具有极高人气的事物的确很容易迷惑广大投资者,尤其是在各式社交软件如此普及的今天,科技装点下的传销往往具备传播速度快、覆盖人群多、社会影响大等特点,尤其是近年来人气极高的虚拟币,更成为新型传销的主要目标。

拟货币传销案中,至少65种所谓的虚拟货币实为传销噱头,其中337名传销头目获刑,他们欺骗数千万投资者至少100亿余元人民币。

对上述刑案被告人统计分析发现,传销头目呈高智化,大多为高中以上学历,25人为本科学历或研究生学历,且在传销组织中扮演重要角色,有人被捕前是工程师、职业学院教师,还有大学教授参与传销。参与虚拟币传销的高学历人群,很多时候恐怕不是看不透虚拟币传销的本质和危害,只不过在利益和贪念的驱使下,甘愿成为虚拟币传销的“奴隶”。虚拟币传销在这群高学历人的推波助澜下,其影响和危害显然越来越大。

已成央行整治重点的虚拟币

从少数人的投资标的到大众化的“经济创新”,影响越来越大的虚拟币及其各种营销和炒作手段已经另整个市场感到不安了,从去年开始,监管已经开始整顿虚拟货币交易。去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指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随后不久,北京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北京地区虚拟货币交 易场所清理整治工作要求》,要求各交易场所最晚应于2017年9月15日24点前发布公告,明确停止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宣布立即停止新用户注册。两份监管文件之后,国内第三方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国交网、Okcoin、火币中国等纷纷宣布停止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

而今年3月29日,央行官网发布消息称,央行召开2018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就2018年重点工作做出部署,其中提到,2018年将开展对各类虚拟货币的整顿清理。

人气持续攀升的虚拟币市场

当虚拟币龙头比特币从2万美元/枚的高位跌到6000美元时,不少人都认为虚拟币热潮已过,随着龙头比特币价格的下跌,人们对虚拟币的人情会渐渐淡去,整个虚拟币市场也将回归理性,可事实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虚拟币的热情和追捧一点没有减弱。

据金融技术数据提供商Autonomous NEXT发布报告显示,今年到目前为止,虚拟货币销售额已飙升至91亿美元,超过2017年的66亿美元,但该公司表示,如果将两大项产品排除在外,月度趋势实际上已在放缓。

在Autonomous NEXT报告的91亿美元总销售额中,包括了Telegram和eos两家的虚拟货币,两者在今年的销售额分别达到18亿美元和40亿美元。“如果将这两个币种的销售量排除在 外,”Autual NEXT指出,“今年虚拟货币的月度销售总额为5.6亿美元,这一数字的峰值出现在2017年12月的15亿美元。”

虽然增速放缓,可总体体量和增长速度依旧让人们很吃惊,Telegram和eos占据大部分份额的事实也符合当前ICO现状,人们越来越倾向公信力相对较高、规模相对较大的虚拟币平台。大者恒大加上较高的市场人气,以中小投资者为主的长尾市场显然也给予投机者滥竽充数的机会。

乱象丛生令人担忧

作为人气极高的新兴市场,虚拟币在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衬托下,本身就很难让普通投资者“弄懂”,以最常见的ICO(首次代币)发行为例,从白皮书购买、知名财经认识站台到媒体宣传,全都有相关产业链在运作和配合,由于代币市场所具有的不公开、不透明、以及项目价值的不确定性,极大程度上放大了投资者们对虚拟货币市场的期望和风险,也吹涨了投资者期待暴富的情绪。

在疯狂的炒作氛围中,疯狂投资者眼里往往是ICO成功发行后几十倍上百倍暴增的财富,风险被有意无意忽略的同时,大多投资者都抱着自己不会是最后一棒的“搏傻思维”在炒作,大量出现的山寨币以及当下的虚拟币传销则一定程度上利用了人们对虚拟币的“暴富幻想”与贪念。

不仅仅是虚拟币领域乱象丛生,杠杆横行的虚拟币市场让人暴富的同时也能巨亏,对于看重“低风

险”同样对虚拟币领域心动的投资者,各式挖矿概念给予人们“稳赚不赔”的印象,从早期的挖矿PC到路由器、手机,盯着“挖矿”二字的终端设备总能成为终端市场追捧的香饽饽,除算法下的挖矿应用外,设备的倒卖与价格的炒作同样成为投机者的目标。

快进快出、一夜暴富、遍地是黄金……整个虚拟币产业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充满了躁动的情绪,在科技与创新的感染力下,伪金融创新感染了越来越多的人。

伪金融创新横行

“金融科技”可以说是近年来的人们词汇,同样也是金融与科技两大领域的重要发展方向,日新月异的科技技术为庞大的金融体系服务,提升效率与安全性的同时,为机构与个人创造更多的投资收益,余额宝理财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和普及型的应用,科技技术的应用满足大众碎片化理财刚需,借助互联网实现全民理财教育的同时,也让金融科技被大众熟悉与接受。

对于这样一个热门话题和趋势,投机者自然不会放过。在虚拟币传销以前,P2P、众筹一度成为伪金融创新的重灾区,而车贷、房贷甚至租房贷款、消费贷也以各种姿态花式登场,花式骗局为人们埋下一个又一个坑的同时,另大众对金融创新多少有些敬而远之的态度,而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骗局被揭露的风险越来越高,反而是传销这样利用消费者贪念进行扩散的模式有了新的成长土壤。

风起云涌的新兴网络传销

2010年以前,互联网更多时候作为传统传销的辅助手段运用,方便各地区传销人员跨地域串联或拉拢下线,而2010年后移动互联渐渐崛起,智能终端设备的普及及众多社交应用的移动化,另传销模式也呈现移动化、智能化、分布式等特色。

打着“消费返利”、“消费多少返多少”、“消费增值”、“消费就是存钱”等口号的各类网上商城及线下商城,开始成为传销的新变种。已被查处的浙江万家购物网,打着“满500返500”等幌子诱使他人消费和入会,按照资格和条件,分为普通会员、VIP会员、金牌代理、金牌代理商、区域代理商等级别,实行层级计酬,而理财游戏类传销崛起同样非常迅速。玩家通过在游戏中充值获得固定奖励,推荐更多人参与,则可以获得更多的动态收益,

此外,以保健品、收藏品、投资等为载体的骗老陷阱;打着“精准扶贫”、“慈善互助”、“国家工程”、“民族大业”、“资本运作”等旗号,收取加盟费后承诺获取高额回报的(如年收益率高于20%)等等新兴网络传销不断浮出水面。而在众多新兴互联网传销中,金融投资类显然是重灾区。不仅仅有“风头正劲”的虚拟币传销,钱宝网这类高收益理财产品同样让人防不胜防。

互联网+下的新传销格局

新兴互联网传销打着创新的名义,利用新型社交媒体快速发展的势头很难有效遏制,其通过网络发展下线,通过移动支付、虚拟币等新型手法交易给 监管带来一定挑战。

据《腾讯2017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显示,金融投资理财类、商城返利、虚拟币、微商类型的传销组织数量最多,成为新型网络传销的主流模式。

而另一项有关传销公司工商注册的时间则显示,近年来传销呈现愈演愈烈的趋势,2017年出现的新型传销组织占比高达58%,超过之前识别组织总和,可以认为是互联网传销元年。

互联网+下的新传销格局不仅仅披着金融创新的外衣难以让人在短时间察觉,更充分利用了互联网传播速度快、隐蔽性好的特点,诱惑大众入局的同时,利用人们的贪念帮助其进一步传播。

总有适合你的骗局

新兴网络传销真的离自己很远吗?公交、地铁上,经常能听到有大爷大妈在讨论某个商城买多少返多少,哪里听讲座可以领取鸡蛋,哪里有免费的旅游可以参加等等,商城返利非常受这类低学历人群欢迎,这类网络传销设计模型非常简单,甚至有一些捡漏,但同样可以轻松捕获大量人群,从某种意义上讲,它们使用了“智商下限”的筛选手法,筛掉部分逻辑清晰、学历较高的人群,在低学历人群中进行传播和诱导,投入和产出比例控制极好。

而如果你是低风险偏好人群,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同样能轻松捕获你,众多名人站台+实体有色金属投资,有板有眼的故事加上多年屹立不倒的形象,极有可能在最后关头让不“贪钱”的你投入大笔

资金在平台上。

然而,以虚拟币传销为代表的“新生代”已经厌倦了做局、下套等一连串流程,直接运用传销的拉人头模式,在社交软件的帮助下快速扩张。“我应该不会接到最后一棒”的思维下,高风险投资人群很容易被这类网络传销捕获甚至甘愿成为其传播帮凶。

识别金融骗局并不难

面对无孔不入的互联网传销,无论投资者风险偏好高还是低,总有相应的“局”等着你,想要保护自己的资金安全,识别金融骗局远比出事儿后再寻求帮助靠谱得多。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百姓要加强风险意识,不能一看收益高就被“忽悠”进去了,保证6%以上回报率的就别买,那是骗子。此话一出,瞬间引发巨大反响,很多人都在质疑这句话是不是言过其实。

“保证6%以上回报率”数值的高低问题或许有待考量,但投资收益的确是衡量互联网金融创新模式的最佳尺子。在金融领域,无论科技如何渗透与发展,投资收益与风险始终是成正比的,低风险、高回报的投资项目本身连真实性都值得商榷,想要通过投资这类项目理财本身就有本金损失的风险,而保底收益6%以上的投资项目,真的需要三思,至于愿意承担高风险以博取高收益的激进型投资者,在搏杀9%左右甚至更高年化收益率的时候,本金的损失风险也一定要考虑进去。

此外,对于分享朋友圈,他人购买后可得分红 等营销模式同样需要小心警惕,社交平台让传统传销拉人头变得无比简单,别小看三五元的费用,当人数以千万计的时候,这些碎片化的钱聚合在一起后的重量同样惊人,而且在传播过程中将亲友也很容易被拉进来,影响很让人心烦。

乱世需用重典

相对于以虚拟币传销为代表的金融圈乱象,监管近年来的更迭似乎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金融科技在互联网的帮助下,衍生出越来越多的花样,法律法规的监管的确存在一定困难。

新型网络传销一方面存在传播快、地域分散、隐蔽性强等特点,需要在技术上采用创新的方案及时主动发现;另一方面,在监管政策、法律法规上也需要与时俱进,特别是针对新型网络传销新模式的盲区要及时填补。在涉及投资理财、蕴含非法集资风险的领域,一是要补充制定针对互联网环境下金融业务活动的法律规范、司法解释等,如新型金融犯罪活动的界定、消费者隐私保护、个人信息运用、安全认证手段等方面的法律规范,明确互联网平台的处置权利和责任边界。

二是加强穿透式监管、行为和功能监管,对于目前监管规则仍处于真空状态的收益权转让、互联网理财等业务类型,要明确监管主体和业务资质,给予市场合理的预期,保证监管制度的稳定性。三是强化金融监管机构之间、国家与地方监管机构之间、金融与工商监管机构之间的联动协调机制,缓释跨界经营、混业经营与分业监管之间的制度性错 配程度,在国家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统筹指导之下,提升不同部门、不同地区监管规则的一致性。

乱世需用重典,金融圈乱象显然已经到了一个继续严苛管理的时候了,当然,这不仅仅是监管机构、媒体的事儿,投资,更重要的是投资人本身的想法和行为。

投资是件严肃的事儿

“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一句被很多金融保险销售用烂了的话,却有着其存在的必要。理财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并不是件遥远的事儿,最基本的余额宝等宝宝类产品早已渗透进入人们生活,但在人们享受科技带来便利性且感叹着互联网理财带来同期活期存款利率几十倍收益的同时,又有多少人认真思考过自己通过互联网渠道投资的标的究竟是何物?

从货币基金到混合基金再到私募托管,互联网“宝宝们”涉足的领域正越来越宽,风险同样在凝聚中。各种互联网金融投资产品种类繁多加上各种“吉祥”的名字,恐怕没有多少人能完全分清,而保险领域,万能险类产品更令人难以分辨,加上“花式”分红,保险投资收益更具有一定的隐蔽性。

如果说最初7日年化收益高达6%、7%的余额宝真的是充分利用碎片理财另大多数人享受了一把“躺着赚钱”的美好,那现在,人们恐怕真的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研究各式理财产品,不仅仅是为了收益,更是为了自己的资金安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