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系股权拍卖英

清算贾跃亭的大幕已经拉开

eFashion Magazine - - 第一页 -

乐视系资产清仓大甩卖

股权拍卖并不鲜见,但2018年9月底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挂出关于乐视控股所持3项股权却一度成为整个市场关注的焦点,从股权拥有者到评估价、竞拍者都成为市场讨论的焦点,而清仓式甩卖的最终成交价以及买方融创更另整个拍卖成为国庆期间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本次股权拍卖涉及的三项资产分别为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中3124.53万元出资额的股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某公司2618.35万元出资额的股权和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21.8122%的股权,标的和起拍价一经亮相便引发市场一片惊呼。

以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21.8122%的股权为例,如果用起拍价53160.616422万元倒推整 体估值的话,乐视影业(现名为乐创文娱)的整体估值约35亿,相比2年前的百亿估值,跌去了2/3;新乐视智家(原乐视致新)的整体估值18.7亿,相比巅峰期300亿的估值跌幅高达94%。

三项资产中,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和乐视影业(现名为乐创文娱)一直以来都被外界认为是乐视生态中的优质资产,即使当下乐视麻烦缠身,如此力度的折扣还是另市场侧目,当然,且不论是否“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单乐视复杂的财务状况就足以令大多数人收起捡便宜的心思,而拍卖的最终结果是仅一个竞买方报名并网上报价,最终融创中国(01918.HK)旗下的投资公司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总起拍价7.73亿元底价拿走三项资产。

一个竞买方、一轮出价,有关乐视的三项股权资产拍卖多少有些“冷清”,但资本市场却格外亢奋。在经历贾跃亭出走、资金链断裂、股权质押爆仓、司法冻结、退市危机等一连串危机打压后,乐视网股价却在A股整体市场并不景气的状况下,在8月底到9月走出一波高潮。

2018年8月20日,乐视网股价低至2.00元,但随后一个月的时间里,其股价快速走高,到9月5日即创出4.15元的价格,短期翻倍的股价让不少人蒙圈,乐视网股价随后也出现一波回调走势,可随着三项股权资产拍卖的开始和融创中国买方身份的曝光,乐视网又在9月25日、26日连续收获两个涨停,更在9月27日创出4.35元的短期新高。

13天股价翻倍,在整个A股市场哀鸿遍野的大环境下,牛气十足的乐视网股价令不少人直呼看不懂。资本市场的炒作究竟是一场纯粹的博傻游

雄、枭雄、骗子、老赖……在中国互联网史上,贾跃亭绝对会有一席之地。从籍籍无名的山西青年会计到生态化反和乐视“帝国”的缔造者,再到逃遁海外的老赖,贾跃亭总能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但随着乐视系股权拍卖的进行,清算贾跃亭的大幕已经拉开……

戏还是乐视股权变动下真的生机尚存甚至有望复兴呢?

解押背后的资金猜想

在资本市场上,另看多乐视网的投资者较认可的说法是融创中国持续买下乐视生态资产,有望全盘整合乐视网,在融创中国这样“不缺钱”的金主帮助下,乐视网有希望复兴。

当然,资本市场的揣测和波动起伏的股价并不足以决定乐视网的未来,而在股权拍卖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同样令人“浮想联翩”的事儿— —乐视网9月19日公告,9月14日,贾跃亭对其所持的乐视网1.37亿股进行解质押,占贾跃亭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13.35%。贾跃亭向乐视网发送的邮件显示为未质押股份但民生信托仍享有质权,处置所得金额优先偿还民生信托的相关债务。

这1.37亿股是贾跃亭在2016年7月~2017年1月分7笔质押给民生信托。当时乐视网均价在20元以上。考虑乐视网之前属于明星公司,若以三到四折质押率来估算,附带上相关利息,贾跃亭需偿还民生信托债务将在9亿元-12亿元之间。

这意味着债台高筑的贾跃亭横空掏出10亿 元左右的真金白银,对于一个已经被不少人认为是“老赖”的人而言,贾跃亭的操作多少令人有些惊愕,而且又去的是乐视网9月26日晚公告,公司查询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股份质押及司法冻结明细,获知大股东贾跃亭所持公司的 616.11万股于 2018 年 9 月 21日进行解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0.15%,为国泰君安通过司法可售冻结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拟处置的部分股份。

从股权拍卖到贾跃亭的解质押操作,乐视网的股权显然又热闹了起来……

被“清仓”的贾跃亭

9月底一系列乐视股权变动引起舆论高度关注,孙宏斌全面接手,乐视网有救了吗?》等文章更称:“孙宏斌全面接手乐视,让”贾乐视“变成”孙乐视“,贾跃亭彻底告别乐视网,告别乐视,告别各种期待。”类似舆论和猜测更让乐视股权疑云重重,但实际上根据乐视网在9月底发布的公告看,贾跃亭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并未发生变更,不过根据公司此前公告,国泰君安通过司法可售冻结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处置其质押的标的证券股份,可能导致贾跃亭先生被动最大 减持公司股票3,954万股。

可需要注意的是乐视生态本身分为上市系和非上市系两大阵营,贾跃亭目前依旧是上市系的第一大股东不假,但随着2017年底乐视生态资金彻底崩盘,被市场看好的乐视非上市系资产控制权逐一脱离贾跃亭控制,单看乐视非上市系资产,贾跃亭的确有被“清仓出局”的态势。

欠钱始终是要还的,或许贾跃亭的梦想很美,但债主的钱还是要还的,对于赖债出走的贾跃亭,强行拿走其手中股权显然是合理合法的操作,“被动清仓”则成为贾跃亭欠账不还的结果。

债务缠身的贾跃亭

资金链断裂,导致整个乐视生态崩盘,贾跃亭

远走他乡造车,恐怕也和其身后巨大的债务有关,从贾跃亭在去年7月远走美国时曾表态,“恳请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人的欠款全部还上。”可贾跃亭背后到底有多少债务呢?

今年7月26日,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浙商银行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请求依法冻结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厦门章鱼互动共2.06亿元银行存款或者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而乐视网应于今年8月3日兑付本息的“15乐视01”债券此前已经违约。此外,截止到8月底,乐视网即将到期的金融机构借款类债务预计约18.43亿元。乐视此前通过股权质押、可转债、融资租赁等方式获得大量融资,而贾跃亭多为这些融资承担个人连带担保责任。

蒙眼狂奔让整个乐视生态资金混乱,尤其是此前贾跃亭与乐视公私资产混乱,以乐视网为代表的上市系股东之前已经就各种债务同贾跃亭展开清算,而随着之间的推移,贾跃亭个人债务逐渐被清理出公司体系,更麻烦的是非上市系中大量不赚钱甚至亏钱的项目成为上市系的欠款方,乐视生态内部两大阵营的对立,另贾跃亭不得不用自己的钱为自己的梦想买单。

67亿债务压顶

2010年,乐视网上市之初,贾跃亭持股占乐视网总股本的62.41%,随着这些年不断的融资、扩股、主动减持、被动减持,截至2018年9月13日,贾跃亭持股占乐视总股本的25.63%。贾跃亭个人持股比例的下降,不仅仅是乐视网资本滚雪球变大的过程,更伴随着贾跃亭各种花式减持套现。

然而,用股权换来的大量现金显然不足以支撑贾跃亭的梦想,贾跃亭为构建乐视生态,动用上市系资金缔造了大量非上市系公司,可麻烦的是大量非上市系公司不仅不赚钱,甚至持续亏掉了大量资金。以乐视旗下控股酒类电商平台网酒网为例,贾跃亭决定在乐视生态中加入酒类电商本身就令人疑惑,成立后网酒网更是持续亏损,2014年、2015年,网酒网连续亏损两年,亏损额高达1.5亿, 2016年上半年就亏掉了4311万元,更宣布从新三板退市。

在乐视非上市系中,类似网酒网这样的公司还有不少,用亏损换取市场的策略最终并未成功,不仅拖累了大量投资者和金融机构,更欠了上市系企业大量资金。今年4月,乐视网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对乐视网欠款余额高达72.8亿元。而乐视控股一方此前公布的欠债规模 在60亿元左右。最终,双方协商出了67亿的欠债规模,但在还款进度上还一直纠纷不断,股权拍卖同样成为解决上市系与非上市系债务问题最直接有效的手段。

乐视非上市体系的优质资产

人性会有自私的一面,企业在生死存亡面前,同样不会为了梦想烧掉自己。乐视网面对巨额亏损和自身债务,选择清理、变卖非上市系资产也是正常的,不过在庞大的非上市系公司子资产中,也并非所有都是只烧钱不赚钱的“包袱”,一些优质资产很容易成为资本市场狩猎的目标。

事实上,早在一年多以前,白衣骑士孙宏斌携150亿元资金驰援并“入主”乐视后不久,便有舆论猜测孙宏斌和融创表面上看吃了大亏,捡了一个烂摊子,实际上却动手吃掉了乐视生态的优质资产。当初,融创以150亿元的代价驰援乐视,但这150亿元却是分开投入的,乐视网8.61%、乐视致新33.5%、乐视影业15%的股权共同构成了150亿元的投资标的。乐视网或许是公认的烂摊子,但后两个却是公认的优质资产。

庞大的乐视生态的确存在不小的泡沫,但贾跃亭构筑乐视生态的PPT的确也打动了不少投资人、机构甚至相关部门,乐视逐步走向“巅峰”的过程中,以各种基地的名义在全国拿到了不少低价土地,单乐视汽车莫干山基地就获得了10000多亩的批地,而且乐视曾在2015年11月斥资4.2亿在重庆两江新区龙兴地块拿下了382亩土地。

当然,这些以发展新兴产业为名拿下的低价土地的确存在被收回的可能,但乐视积极布局文化娱乐产业拿下的各种影视制作、发行牌照以及金融牌照价值也相当高。贾跃亭以一种近乎“掏空”乐视上市系的方式打造的非上市系显然还是有不少干货存在,但随着整个乐视生态的坍塌,非上市系的优质资产逐一被拿走,贾跃亭手上剩下的牌恐怕真不多了。

掏空乐视恐非为了真造车

当一家公司和你谈理想、梦想、文化而非产品和盈利的时候,你就得小心这家企业是否在制造泡沫了。很不幸,乐视恰恰是这样一家企业。

从在线视频平台到生态化反,贾跃亭总能给市场和消费者编织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回顾乐视资金链断裂过程,贾跃亭明明自己都说出了“乐视造车有可能拖垮整个乐视生态”的话,却依旧坚持造车并眼睁睁看着其拖垮整个乐视生态。贾跃亭甘愿掏空甚至拖垮整个乐视生态造车,真的是源于 那个感性的故事吗?

在乐视投资汽车立项会上,他指着窗外的雾霾告诉那些试图劝阻他的董事会成员,让他们相信未来乐视制造的电动汽车能够满大街跑。“两个原因,一个是雾霾,另一个是产业百年变革的机遇,就是足够伟大的一件事儿”。

会计出身的贾跃亭难道一点都不清楚乐视和自己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源造车吗?从当前的状况看,造车更像是贾跃亭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无论是接盘乐视的融创还是被造车梦打动的恒大,都成为贾跃亭资本腾挪故事的配角,当下以股权拍卖展开的清算,恐怕也是贾跃亭计划的一环。

从去贾跃亭到去乐视化

从商业模式的设计到企业文化的构建,掌控乐视多年的贾跃亭在乐视留下的印记极深,当其极不负责地赖账甚至出走后,整个乐视生态就开始了“去贾跃亭”进程。

融创“雪中送炭”拿出150亿元驰援乐视却发现乐视内部资金极为混乱后,就开始让乐视卖掉可以卖掉的资产,收缩规模的同时积极回笼资金,这同贾跃亭时期大踏步高速扩张是完全相反的,各种不赚钱和亏钱的业务被主动放弃了许多。从掌门人的更替到企业战略的转换,包括当下股权的拍卖,都是“去贾跃亭化”的落实。

单纯“去贾跃亭化”显然是不够的,“去乐视化”成为当下的重点,与人事、组织架构等调整相伴的是融创对乐视旗下超级电视、影业等多个业务板块的更名及乐视资产不断质押给融创。此间,承载乐视大屏生态战略核心的乐视致新更名为“乐融致新”、乐视大厦更名为“乐融大厦”等都可以看作是“去乐视化”的操作。

现代版的”农夫与蛇“

在乐视与融创积极清算贾跃亭的同时,远在美国为造车梦“努力”的贾跃亭却在2018年国庆后上演一出现代版的“农夫与蛇”。

2017年贾跃亭整体资金链断裂后,FF造车也近乎成为空谈时,恒大与贾跃亭约定以20亿美元的交易对价获得FF母公司45%的股权,并于2018年初支付了首笔8亿美元的费用,但10月8日下午,贾跃亭创立的法拉第未来(FF)发布声明称,“FF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

这样的声明出现后,外界普遍认为“贾跃亭花掉了恒大8亿美元后,恒大和贾跃亭将围绕FF母公司控股权展开争斗”,而继融创孙宏斌后,恒大许家印成为这些年又一个被贾跃亭“坑”到的地产大佬。

孙宏斌也好许家印也罢,能够在地产界杀出一条血路成长为大佬的他们,为何在面对有一个老赖面前频频“失足”呢?

迫切转型的地产巨头们

贾跃亭用乐视生态给市场吹起了一个大大的泡沫,无论是普通个人投资者、影视剧明星大腕还是专业的金融机构、私募又或者传统企业,贾跃亭 用一张虚无缥缈的生态大网圈住了无数人,而在泡沫破灭,贾跃亭被清算之际,这些被乐视”深套“的投资者同样成为市场讨论的焦点,尤其是融创、恒大两家分别在乐视生态和汽车上同贾跃亭纠缠不清,且同样都属于地产行业的巨头。

“去地产化”已经成为当下地产企业的趋势,想要向文旅地产转型的融创恋上了乐视拥有的文娱资产,却没想到乐视生态内部资金混乱程度超过了想象,而想要借助FF将触手伸向汽车领域的恒大,却没想到贾跃亭翻脸比翻书还快……

急于转型且拥有大量资金的地产商遇到了会讲故事的贾跃亭,其结果显然不会太美好。实际上,除了融创、恒大,今年2月,万达名称由“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大连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7月,“龙湖地产有限公司”更名为“龙湖集团控股有限公司”;8月,“合景泰富地产控股有限公司”更改至“合景泰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9月,保利地产正式宣布将公司名字由“保利房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保利发展控 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一大批有钱又急于转型的地产企业还会遇到多少个贾跃亭呢?

写在最后资本没有对错

在整个乐视生死局中,贾跃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从资本的角度看,对错恐怕并不那么重要。雪中送炭的融创难道真的一点没有吃下乐视的优质资产吗?恒大对于FF母公司控股权的谋划难道没有一点”逢低抄底“的想法?在资本的腾挪倾轧中,大多数人做一名看客就好了,同样,对于那些成天喊着口号、聊着文化、说着梦想的企业和企业家,看看就好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