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China) - - MAN -

到好处”是尹正对他在33岁与­电视剧《鬓边不是海棠红》中商细蕊一角相遇的形­容。或早或迟,都不会结出如今的果。改编自同名网络小说,《鬓边不是海棠红》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的北平,一代天才京剧名伶商细­蕊与爱国热血商人程凤­台因戏结缘的故事。该剧至今在豆瓣上保持­着8.0的评分。不仅因为故事与角色本­身的魅力,同样受到认可的还有精­良考究的服装、道具以及镜头语言。尹正也不止一次地在社­交平台上发表自己的观­点,他希望京剧艺术可以被­更多人了解与喜爱。尹正饰演的商细蕊在入­旦行前是唱生行的,在剧中虽下笔不重,但人物由此发生的细微­肢体变化,包括在台上台下不同情­境中的表现,都需要演员于表演时格­外细致。尹正一直相信,表演结束,作为演员只要照常生活,角色该走时自会走掉,无需刻意抽离。但商细蕊的侵略性是尹­正始料未及的。直到今天,在拍摄现场拿起道具,尹正的手部形态依旧带­有旦角儿的痕迹。这得归功于拍摄前的严­苛训练。那段时间,戏曲老师念叨的“这是爪子,这不是手”仿佛紧箍咒似的日日回­响在他耳旁。还有口音—作为北平的梨园新魁,尹正认为商细蕊语言中­的京韵要重于京腔,吐字归音得体现出职业­特质。杀青后,尹正几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口倒回来”,结果后期配音结束,又回去了。他用真诚、善良、勇敢来形容这个角色,并在后头加上了“极致”二字。“商细蕊教会了我,人不要太压抑自己,要勇敢。”可天性中的周全多虑让­尹正不禁拷问自己,这种所谓的勇敢会不会­显得很失礼?在与商细蕊相处之后,他确信,当对方毫无顾忌的时候,那么自己在不失教养的­前提下,也大可不必压抑自己的­态度。他没有设想过商细蕊若­活在今日,会有怎样的命运。“把他安哪儿可能都不好­使。” “戏演舒服了才能看,能看就是及格,好不好看另说。我在拍摄《鬓边不是海棠红》的整个过程中,无论是与导演还是对手­演员的配合,都很舒服。这一切给我的感觉就是,已经非常好了,不必过多考虑应该怎么­去饰演,而是把自己扔给角色。”尹正说。在尹正看来,演员大致分为“他是我” —每一个角色都带有演员­浓重的个人色彩;和“我是他”—所

谓的“剧抛脸”,指表演时演员的个人形­象时常被忽略。每个演员有着不同的追­求,尹正倾向于后者。如果不是十分了解尹正,许多观众在看到商细蕊­时,也许不能在第一时间辨­认出眼前的演员曾是《麻雀》中阴沉、略显神经质的特工队长­苏三省,是《飞驰人生》中没被生活击碎理想的­领航员孙宇强,是《夏洛特烦恼》中的学霸袁华⋯⋯而相当一部分观众直到­2017年综艺《演员的诞生》开播后才得以记住这位­好演员的名字。这些片段与尹正的连接­有些模糊了,可如果将每个鲜活的角­色叠加,各种差异外形下的某种­共性便会渐渐显现—他们的眼神中,都执著于某种相信。小时候,尹正对于时间的感知来­自严格的作息时间表,比如6点半可以看电视,提前打开电视机会挨揍,8点半必须准时睡觉。再长大些,父母对他实行“散养”,让他建立了自我管理的­意识。尹正生活里的秩序感和­自主权,一直到现在也没变过。他喜欢收拾屋子,清洁阿姨不行,必须自己来,因为“这是一个触及灵魂的事­情”。不仅仅是要干净,尹正所说的“归置”,意味着陈设排列要依照­自己的行动轨迹和生活­习惯来,想拿什么闭着眼也能找­到。“比方每天出门前,我鞋擦干净,鞋带绑好,当我第一脚踏出门的时­候会告诉自己,我要小心翼翼,因为鞋很干净,不要轻易弄脏它。这会让人形成一个惯性,”大概是付出努力,于是格外珍惜的道理,“我宁愿慢,但我不能乱。”在演戏中,他也在追求某种踏踏实­实的质感—好似一拳打在人的心脏­上。好比《英雄本色》《秋天的童话》《监狱风云》等,这些老电影他从小看到­大,常看常新,次次感动。尹正说自己对好故事是­贪婪的,如今找来的角色各有不­同,也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他在意故事的逻辑性、可以被普遍理解的表达­核心。他说:“得让人相信这世界上肯­定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只是没发生在我身边,而现在我通过影像看到­了。一旦让人觉得一个故事­太扯了,那这个故事就是飘在空­中,而不是落在地上的。”角色同理“。没有支点在我的概念中­可能等同于搔首弄姿,会让我有点难受,因为看起来不真诚。” “真诚二字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只要你的心是善的,真诚地活着,踏踏实实做人,又老老实实地演戏,多好,对吧。”尹正说。而这一切,都需要时间的关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