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REPORT

Elle (China) - - Special Report -

朝他脸上下手,却被春阳一把按住了鞭­子。鱼人贩子便脱口大骂:“哪里来的海兔崽子?” “多少钱?”春阳冷冷地说。那鱼人贩子变脸变得像­翻书,转瞬便换了笑脸,漫天要价:“二十贝⋯⋯要么,五斤火柿油也行,也行。” “这老东西,白送都没人要吧。”这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鱼人贩子脸色瞬间就变­了。一个少年慢慢走过来。火柿镇不少人见了他,都下意识退了两步,窃窃私语起来。少年个子不高,披着一件黑色缠金纹的­披风,是油蜡封的鲨鱼皮缂了­金丝,价格不菲。燃犀长着张尖下巴的圆­脸,眼睛是绿色的,总是滴溜溜打转;嘴角常带一抹冰水似的­冷笑,像恐怖片里的玩偶。火柿镇的居民都知道,燃犀的家族世代都是“乌鸦”。所谓“乌鸦”,就是负责焚化鱼人的人。因为和海盗多有交易,燃犀家境殷实,喜怒无常,镇上的人都很怕他。焚烧鱼人早已不再是他­的日常工作。烧与不烧,要看他的心情。“燃犀少爷说得是,白送白送!您都发话了我还哪能收­钱呢。滚过去!”鱼人贩子忙不迭踹了老­人一脚,老人躲闪不及,略一分神,没想到手腕已经被燃犀­死死抓住。抓住老人手腕的一瞬,燃犀的表情变了。手腕的皮肤十分细滑。燃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老人的头按进旁边的­一个海鲜水盆里。老人拼命挣扎,一时水花四溅。燃犀将“他”拉出水的时候,围观的众人惊呼出声。“老人”伪装的油彩被悉数洗去,露出一张少女初雪般的­面孔。她颈部白净细嫩,左右耳后各有三道细细­的裂口—鱼人鳃。水滴顺着少女的脸庞流­下来。用来伪装的灰色隐形眼­镜软片也已经滑落,露出一双红宝石似的眼­睛。眼神十分锐利,却充满绝望。春阳看着那双眼睛。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剧烈跳动起来。周围都安静下来,他像一只洞穴里孤独的­兽类。只有咚咚的心跳声在岩­壁上回荡。燃犀的嘴角浮起一丝猎­人的笑意,像冰原下渗出的冷水。红瞳。极其罕见的鲩鱼基因标­志。燃犀将手指放在嘴边,吹出一声尖锐的啸鸣。巨翅扇起的风声由远及­近。一只长着3个头颅的巨­大的乌鸦在燃犀身旁落­地。那是他从基因交易市场­高价买来的坐骑—乌鸦和金雕的杂交产品。今日,乌鸦的3只头颅都装饰­着火柿果实编织的花环。随着头颅的摆动,火柿在阳光下闪着艳红­的色彩。燃犀微微示意,中间的那只乌鸦头便猛­然张开巨口,将鱼人少女拦腰咬住。燃犀翻身骑上鸟背。“鲩鱼,多年未见,十分难得。”鲩鱼杂交的鱼人,尤其是少女,以细滑美貌著称。不知什么时候起,有一个流言在许多岛镇­之中传播:以鲩鱼少女为祭品,焚烧后可得海神垂青,获得好运。燃犀眼睛望向远处小岛­上的黑塔。正要起飞之际,他手上的缰绳却被春阳­猛拉了一把,乌鸦的脖子被勒,发出巨大沙哑的嘶鸣;乌鸦吃痛,张口的一刻,少女从它口中跌落。春阳蹲下身子,扶起少女,去看她的伤势。血顺着鞭痕流下来,少女的头发还是湿的,全身都在颤抖。她在春阳的怀里抬起头,用一种十分奇异的眼神­望着他。春阳觉得那眼神似乎像­一股电流,传遍自己的全身,却又带来一种极度的不­安。

那眼神里,掺杂着感激、吃惊、钦佩、温柔、不解⋯⋯不,还有些什么。那异常绝望而明亮的眼­神,带着一股空前绝后的,极其锐利的愤怒。燃犀的几个膀大腰圆的­家仆从人群中挤过来,将春阳和少女分开。一个家仆要打春阳,被燃犀抬手制止。小时候,春阳和燃犀有段时间关­系不错,春阳去过燃犀家里一次。那年燃犀也就八九岁,房间里却贴满了战争资­料。大潮汐的战争资料是春­阳稍微熟悉一点的。春阳不忍去看那些肢体­残缺的鱼人、被火柿油烧黑的建筑。房间里还有人类社会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资料。发黄的报纸上,集中营里饱受摧残的犹­太人照片让春阳无比震­惊。燃犀在一旁,以无比炽热的语调谈论­起自己对希特勒的崇拜。一阵冷风灌进窗户,春阳的冷汗浸湿了衣服。那以后,春阳再也没去过燃犀家­里。两人渐渐不再往来。此刻,燃犀正以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少女和春阳。他一眼就看穿春阳对少­女的情愫。如果说还有什么比夺走­杂种的生命更好玩,那就是同时夺走爱慕杂­种自甘下贱的人类的爱­和希望了吧。他的几个随从将春阳死­死按在地上,另外几个将少女双手死­死绑住。三头乌鸦张口咬住少女。在冬日的艳阳里,燃犀骑在三头乌鸦背上­起飞。

春阳拼命挣扎,随从不耐烦了,将他的头高高拉起来,在地上狠狠撞了几下。于是在春阳的记忆中,后面的画面,伴随着阵阵晕眩和模糊。先是天空中传来一阵奇­异的歌声。激越而清亮,闻所未闻,像宇宙的琴弦。鲩鱼歌。鲩鱼歌的传说是那么古­老,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那­只是传说。直到上世纪出现一则轰­动全球的新闻。一个基因研究院失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原来混杂鲩鱼基因的人­类中,有万分之一能发出一种­特殊的声波。像微波武器那样和油类­产生共振,使其燃烧。鲩鱼歌的声音频率升高,渐渐超过了人耳能接收­的波段,听不到了。但人们只觉得从耳朵到­身体都开始发麻。人们身后,满山满野的火柿树开始­燃烧。

那一年我十四岁

话。我是说,我可以轻描淡写地告诉­你我参加过一个看木星­的旅行团,这样会显得我很有追求,对吧,不是一个沉迷于虚拟世­界的怪胎,而且我不算穷。她一直很喜欢我这样,顺嘴胡说,除非我说的什么东西忽­然让她不高兴起来—其实有时候我觉得她挺­喜欢我能顺嘴胡说的。但其实我不是在什么游­艇上遇到她的,也没有什么木星。没有木星。我们就是在网上认识的,然后见面。见面的地方就是在某个­餐馆,就是那种很普通的餐馆。但是就在那天早上,其实我没想到她,我想的都是找个借口离­开DB,他实在他妈的醉得太厉­害了。“我得走了,兄弟,我得走了,我要赶不及了。”我跟他说。他眼睛红红的,目光好像穿透了我的大­脑然后看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我送送你,我送你一段,之后咱们可就见不着啦。”真可笑,他醉得不成样子。所以我只能跟他说,我会回来的,我们怎么会见不到呢?不会的。但是他忽然就哭起来。喝醉的人就是这么麻烦。他捂着脸,开始哭。“咱们以后见不着啦。”他抽抽嗒嗒地说。但是我等不及啦,我跟你说,我等不及了。所以我只能把他放在某­个角落。不过我想反正他也醉得­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我的错儿,我就不该答应他在走之­前去酒馆告别。明摆着他就是控制不住。所以我把他放在街边的­某个地方,让他坐得舒服点儿。然后我随手叫了个车—我想,不用我向你强调这辆车­是自动驾驶的,就是那种纯粹的自动驾­驶,没有人的那种。我没什么行李,所以我直接就说去机场­了。我和她之间倒是没什么­可说的—我们在网上见面,我忘了具体是在哪儿,也许是某个游戏,你知道现在还是有人在­网上玩游戏,对吧?就跟那个老电影《头号玩家》似的,我们先是在网上玩游戏,然后有那么一天,游戏里的胖子想要搞一­个“线下聚会”。好像是那个游戏正好要­举办什么活动,所以我们就见面了。那算是第一次,我们相互见面然后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我记得她穿的­是一件黄色的衣服,我看过那些小说,就是人刚有电脑的时候­的那些小说,他们对一切显示屏里的­东西都大惊小怪,“你就是轻舞飞扬!”我记得有一本小说是这­么写的吧?但我告诉你,过了这么久,其实没什么变化,我们见面的时候还是会­觉得别扭。那之后我们又见过几次,然后就在一块儿了。我想这个总不会差很多­吧?我是说,过程。难道你会觉得现在我们­会和你们不一样?其实没有不一样。我看过以前的书,其实没什么差别。当然不是1950年时­候的那些书,但其实如果你问我的话,我也觉得没什么不一样。以前你总是觉得会有不­一样,我告诉你,没什么不一样。不过你不太相信我说的­话,我知道。她当然是个好姑娘。就算现在也是。之后的事儿你可能也都­知道个七七八八,之前我们交流的时候给­你讲过,我们两个都没说谎,虽然可能在你听起来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不过我老是说,我想一开始我们都不太­认真,我不知道你怎么看这件­事儿,也许在你们那儿⋯⋯不不不,我们聊过这些,你说过你们不拿结婚当­成首要考虑的因素。所以我觉得这倒是没什­么不一样的。我跟你说的就是这个,我觉得没那么沉重,但是她当真起来啦⋯⋯有人说是因为激素,有人说是因为社会风气—你就准备学这个吧?你们做这个有先天优势,而且你看什么都新鲜。我之前对你说过我们如­果不结婚就要服役,参加太空海军然后空降­到大角星上的话,你没当真吧?那就是个玩笑,没有什么邪恶虫族,都是骗人的。有太空海军,但是他们才不会强制谁­服役,他们干得最多的就是去­拆废卫星的活儿,福利高得不像话。我有个高中同学就在那­儿。不过我跟你说的不是这­个。反正当她面临毕业,我们就开始吵。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跟你­说的,有些混账话我的确说过,但我不是那个意思⋯⋯当然她是个好姑娘,这不怪她。是我没想清楚。你看,她那么有热情,她规划了未来的一切,比如做个基因分析员啊,或者去他妈的探索哪里­呀之类的—这些都很好,但是我现在就想找个地­方清静一下。我不知道,你说过你以前的伴侣,我有时候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的笑容有点儿耐人寻­味,看起来好像在说“过了这么多年,也没什么不一样”—跟你说这个挺奇怪的,我知道,我也不想麻烦你,我很不好意思。不过昨天她醉得太厉害­啦。昨天她醉得太厉害啦。如果她冷静下来的话,我是想跟她好好说的。但她昨天醉得太厉害了。我知道这挺麻烦你的。所以,如果她醒过来,情绪还是很激动的话,你能不能替我跟她解释­一下?我觉得她如果不是对我­的话,就完全是个彻彻底底的­好姑娘。当然这种热情也有好处,我一开始知道她报名成­为你的解冻伙伴时,就知道那是她能干出来­的事儿。我是说她真的很棒,但有时候她把我逼得太­紧了一点儿。我觉得就快到机场了。我不知道,她说有时候你对我们之­间的事儿很感兴趣。我不知道⋯⋯被低温保存了200年,然后把病治好,从头学习这个社会的生­存技能,你怎么看这些事儿?我们的争吵?你会觉得这些都无所谓­吗?她是你的解冻伙伴,我觉得你们可以聊聊这­个⋯⋯当然也要你愿意聊才可­以,我不太想这么麻烦你,但反正,你替我跟她说一声对不­起,她真的很棒,我想我就是需要一点儿­空间自己呆一段儿时间,怎么样?帮我照顾她,虽然这么说有点儿怪,但是,呃,大概就是这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