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厦门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TRAVEL 旅游 - 文王琦

你不一定来过闽南,但一定听过《爱拼才会赢》,甚至有时我在别的城市的路上闲逛时,它都会从小超市的音响或桥下流浪歌手的麦克风里冒出来。你听外省人哼起这首闽南语歌时字句清晰,会以为早在机场书店的成功大师演说流行前,它便是坊间秘密流传的成功学。

蛮夷多险阻,内陆未必懂得讨海人的命运观。渔船在海上起起落落,给你探索食物与生活的机会,也可能将你卷入命运的偶然。所以闽南人一方面要和命运斗争,勤勤恳恳,外出打拼,在世界各地扎根,一方面则谦卑敬畏于它。也或因长处边缘,相较内陆社会安定,所以宗族传承有序,中国人的伦理传统一直根植于闽南。

但你若因此以为厦门人爱拼,那就错了。“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而厦门人大概五分就够了,剩下的五分尽可以荒废在光着身子在骑楼底下晒太阳,或趿着人字拖走在海边的时光里。

没有泉州港口的风光一时,也不像漳州物产丰盛。虽然洪武20年(1387年)筑“厦门城”时被寓以“国家大厦之门”之意,听起来肩负重任,改革开放后又贵为经济特区,但亚热带季风中的台地与低丘,注定了它是一个生活的城市。所以生在这里的人不爱拼也不爱赢,只爱喝茶拜佛。唱佛机的唱诵,对厦门人来说与“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一脉相承,都是乐知天命的生活观。

大多数厦门人因此并没有都市的野心,骨子里仍是小富即安的小国寡民,骑着自行车穿过海风,穿过开元路骑楼的投影,穿过沙坡尾港的石板路,有渔船上岸时就买一些鱼虾回去煮酱油水。一到节庆,海港旁边的平房,每家每户把大圆桌撑在家门口,饭菜香里人头攒动,你才知道阡陌交通的好。后来一条高架修起来,底下这些平房全拆光了,邻里四散。从那几年开始,现代交通的横向扩张,写字楼、商业体的纵向生长,交织了一个一线城市的骨骼。

与此同时,台式小清新与小确幸透露出纤细与温情。因与中国台湾语言、文化上的相近,加之慵懒的生活节奏,与北上广深一比较,厦门一时间成为中国激烈竞争的丛林社会中的一股清流,炙手可热。

鼓浪屿这座深居简出者的小岛,因此成为旅游目的地搜索榜的热词。最先到来的是家庭旅馆业的

1 2 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