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最好的作品

“水泥一般给人感觉比较冰冷,但我们想要尝试与最基本的材料生活在一起,寻找一种心静、质朴的回家感觉。”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TOPIC 关注 - ▲ 51m2 ▲家装总花费23 万

一扇没有任何修饰的银色金属门,颇有高尖实验室入口的味道,在并不宽敞的居民楼道里略显突兀,年轻的建筑师夫妇Ginny和Weeley从门后探出笑脸,随之一起铺呈眼前的是酷酷的水泥灰调的家。

进门左手边,一个瓦楞纸还原的房屋构造等比例模型,用玻璃罩像艺术品般陈列在定制的鞋柜上,格外具有仪式感,也记录了这个两人共同完成的设计结晶在诞生之初的模样。因同一个建筑项目相识,继而相知和相恋,Ginny和Weeley在结婚3年后,终于在上海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虽然这是一套51平米左右的小户型,但改造和创意设计让两人的住家生活丰富多彩,甚至还能举办十来人的聚会。身为建筑师,他们笑称自己就是甲方的好处是,“任何想法只要被验证为可行,就能够化为现实。制作房屋模型,也是希望能比较直观地来检验设计是否合理。”

站在门口望向客厅,透过客厅和卧室之间打开的折叠门,可以看到两扇巨大的窗,视野甚至能达陆家嘴的“三件套”。“几乎占据两面墙的大玻璃窗很难得,所以我们希望在房间某个点可以同时看到两扇玻璃窗并排的样子。”这套公寓的原始面貌— 2.5米宽的客厅和更窄的房间—只能用局促来形容。于是,卧室和客厅中间的这堵墙成为重点改造的对象,除了保留顶部的承重横梁,墙体变身为由8扇折叠门构成的隔断,可开可闭,既通透又有分隔,最重要的是,让他们能看到愿景中的大视野。

从客厅到卧室的墙面都保留了带有手工痕迹的水泥原色,地面也是水泥自流平,涂上清漆,自然反应出深浅不一的纹理;厨房和卫生间则贴了差不多色调的深灰色瓷砖。“水泥一般给人感觉比较冰冷,但我们想要尝试与最基本的材料生活在一起,不希望太多加工处理,寻找一种心静、质朴的回家感觉。”事实上,在这个家中,水泥并没有显得冰冷或压抑,这得益于所有的木质家具也保留了原色—只上一层清漆,丝毫不破坏木纹—以及点缀空间各处的干花植物,世界各地旅行带回的小物件和明信片, Ginny的自行车、吉他和黑胶唱片机,Weeley的滑板……林林种种的生活气息都调和了水泥自身的冰冷工业感,给予家以温度。很多家具也都出自两人自己的设计,例如中央一张兼具绘图与吃饭功能的大长桌。黑色也是这个家里的一个稳定的底色,不管是自己设计的钢质电视柜还是线脚、灯具,都被处理成黑色,“建筑师的职业颜色就是黑色,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潜规则吧。”两个人说到这里,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从实际需求出发”是Ginny和Weeley反复提到的设计理念。身处建筑行业,两人很多同行朋友的家,客厅都有一面墙的书架,但受限于空间,两人放弃了这个念头,取而代之的是折叠门的基座被设计成书架,从与横梁平行的地面凭空浇筑出来,并转过90度,与挑窗的窗台连成一体。书架的水泥板加了钢筋,上面则铺了原色木板,兼具“沙发”功能。“我们家没有大沙发,但朋友聚会又有很多座位需求,所以就和书架放在一起考虑了。”刚搬进新家时的设计师聚会,已经验证了十来人围坐在此空间内的可行性。在改造设计中,把两项需求融在一起考虑,是Ginny和Weeley经常运用的方法。折叠门上方,在卧室那边做了与横梁等高的吊柜,既能满足收纳需求,从客厅这边看,又好像檐口的延伸,营造出一种日式庭院的感觉。用书架给挑窗窗台增加一本书的宽度,不仅可以坐人、放上小茶桌,甚至可以变成一张单人床,供朋友留宿。“上个月我看欧洲杯,就睡在这个窗台上。”爱踢球的Weeley立马现身说法。

然而,两个人最得意的改造却是访客看不见的。将卧室门移动29公分,门背后便形成了小小的临时储物空间,不想马上洗的衣物、平时用的包,都可以挂在那里。“我们这样的小房子对储藏最有需求,既要能放东西,又要保持整洁,就得利用很多微小的空间。”同样,淋浴房内特意砌的壁龛,厨房里北向阳台的镜面橱,都是为了解决储物需求。这个家里,没有炫耀专业技巧的结构,也没有夺人眼球的设计,正如两位年轻建筑师所坚持的,“一切以功能为主,围绕日常生活的需求展开”。

1

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