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格调,也是态度

“同一个风格太boring,折衷、碰撞、结合、层次,这些才是最适合我的。”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TOPIC 关注 -

在外企从事服装设计的张蕾看似有些矛盾:她有无限激情,遇到合心意的设计总会大呼“好好看!太喜欢了!”,甚至是“都快哭了!当时就疯了!”她的品位却是沉郁而经典的。巧妙调动不同风格的元素精心搭配,家是个性的张扬,心爱之物的收藏馆,也是对格调的追求。

刚从意大利看展归来,自称Fornasetti的“脑残粉”,张蕾对她在米兰的奇遇念念不忘。原来,她受邀参加了一场私人聚会,地点就在这位国宝级设计师的家族宅邸。对大师的设计早已烂熟于心,能够亲眼欣赏到原作让她欣喜若狂。

巧妙调动不同风格的元素精心搭配,流云墙纸、歌剧名伶面孔的装饰盘,一进她家,你会迅速被屋主对Fornasetti的爱所感染。张蕾把自己的装饰风格形容为“旧世界”,对“暗黑系”情有独钟。黑白两色是家中的主色调,纯白色的地板让这两室一厅96平米的空间敞亮通透,黑色的沙发、圆桌、小几勾勒框架,增添了硬朗的现代感。在此基础上,层次丰富的软装元素构建出潇洒利落的调子。

毕业于巴黎ESMOD设计学院,张蕾在艺术之都度过了一段无限美好的时光,课余时间经常流连忘返于博物馆和艺术中心的丰富展览。她喜欢各种各样的艺术故事,设计背后的趣闻轶事也信手拈来。对于自己想要什么,张蕾再清楚不过了,完成装修仅仅用了3个多月,而最终效果则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在朋友看来是个奇迹,但她脑中的计划早已成型:“基调全是白色,保持简洁,连门把手都可以不要。”

虽说是年轻人的家,却不乏内涵。客厅里包括主灯在内的4盏灯都特意挑选了vintage的。起居室一角垂下红铜色Tom Dixon经典不规则球面灯“融化的球”(melt pendant),设计灵感来自于宇航员的面罩。而卧室另一盏同色系的主灯,则是悉尼歌剧院的设计者Jorn Utzon在1947年设计的,灵感来源于海军舰船的设计图。不同元素和材质的碰撞颇有趣味,皮革、金属、木材、玻璃之中加入塑料,达到古典与现代的制衡。

黑白几何图案地板的阳台上,绿植葱郁,给家里增添不少柔软和生机。有趣的是,这里还暗藏着主人的“暗黑”爱好—蝴蝶、蜘蛛和蜥蜴的标本,以及骷髅水晶和画满图腾的手型摆件,为家中更添神秘感。

在张蕾看来,年轻人的家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从众。爆款的灯具、墙纸等单品固然吸引人,但不能盲目跟风,忽视整体风格的营造。“年轻人的家最好还要有艺术品,”她说,“家应该是一个有灵魂的地方,一个你特别愿意待的地方,而艺术品就是这个灵魂。”在这一点,她特别同意罗振宇的论断,即中国的中产阶级家庭若能把客厅的婚纱照换成一幅版画,会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起居室的墙上就是她收藏的一幅米罗的画作。“当然,我们是年轻人嘛,可能还没办法负担特别贵重的艺术品,但可以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购买喜欢的东西。”她说。

客厅里主人最喜欢的角落,餐桌上是Tom Dixon的玻璃吊灯“融化的球”,背后是Martin Margiela的壁纸。Fornasetti和Kartell是主人钟爱的两个品牌。对页:书房和卧室一样贴有Fornasetti的云朵壁纸,墙上挂着主人收藏的摄影作品:有自己拍摄的迪奥男装秀场惊鸿掠影,有Karl Lagerfeld在70年代担任Chloé设计师期间的影像记录,以及老范儿明星贾格尔。吊灯和茶几上的烛台都是来自德国的旧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