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之家HOME LIBRARY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HOME 在上海 - 摄影 朱海 造型 廖亚杰 采访、文 濮君蓉 编辑 廖亚杰、高慧莹 助理 郑叶萌

淮海中路与武康路相交处的尖角上,神秘而美丽的诺曼底公寓吸引着每一位路人的注目。眼前这套公寓的主人熊先生,更是用他的当机立断,表达着他对这栋地标性建筑的钟爱—“看完房离开,坐进电梯回到一楼,我就付了定金。”回忆起初次看房的那天,一直言谈清雅的熊先生,也不禁在眉宇之间流露出对当时果断决定的志得意满。继续深入论起这份果断,才知道是“人、建筑、环境、生活方式合力促成了一切”。

从1994年考入复旦大学新闻系算起,熊先生在上海已经生活了将近23个年头,“但从报业集团的夜班工作和无窗宿舍,到浦东联洋的公寓,再到远郊曹路的万科别墅,我一直生活在上海的边缘地带。虽然现在的办公室在延安路茂名路附近,但那终究是工作。太太为了专心照顾只有2岁半的孩子,也几乎完全告别了市中心。要想真正感受这座城市的生活,还是要深入腹地,假日的早晨和家人吃个brunch,下午再约上朋友们一起喝个下午茶……而武康路一带的氛围恰好是我们一直都很喜欢的,所以就把这套公寓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太太。”至于诺曼底公寓这栋老上海风情建筑,早在大学初来乍到时,熊先生凭着对建筑和设计的发烧级爱好,就发现大光明电影院、国际饭店、绿房子、孙科住宅等一大批上海老建筑都出自匈牙利著名建筑师邬达克之手,诺曼底公寓也位列其中,心之向往毋庸置疑。

设计和改造启动前,熊先生以一贯理性且清晰的思路向西涛设计工作室提出了度假屋之外的另一个核心需求—大量摆放书籍。太太是忠实的小说爱好者,而曾在媒体工作十多年,现从事文化产业风险投资的熊先生更是书的重度爱好者,阅读是已经坚持几十年的唯一爱好,他笑言自己爱买书就像女人爱买衣服一样,一年的阅读量在三四百本左右,藏书量已不下五六千本,办公室和浦东的家里已经完全过载,都快成恋

物癖了,“也曾使用过一阵Kindle、iPad,但一是眼睛受不了,二是总感觉数字阅读的产业没做起来,新书不够,老书又找不到,所以就又回归到纸质书。”

于是,设计师提出了“图书馆之家”的概念。拆掉了屋内所有的轻质隔墙,只保留建筑结构原封不动,由此获得一个开放的流动空间,拔地而起直抵天花板的书架作为一个主题形式贯穿了整个寓所,从卧室延伸至客厅和书房,又通过轻巧的转折连接平台和楼梯,在有限的场地中形成不同高度的阅读空间。同时,跨梁式设计让书架与窗户和阳台紧密相连在一起,书架在这里获得了视觉和精神的双重意义:既是通往心灵内省的窗口,也是真实的看向外部世界景观的窗口。在这个家里的每个角落,都可以伸手拿到一本书,然后坐下来阅读。每一处也都设置了惬意的读书角:卧室和客厅的扶手椅、楼梯的平台、飘窗台……设计师认为:这个家的设计核心并不是某种空间样式,而是通过对于阅读行为的思索而串联起来的空间整体。

当被问及改造难度,刘涛审视全屋后表示:“这是一个近百年的历史保护建筑,既有严格的法规要求,也有我们对老建筑的尊重和喜爱。设计过程中,所有的原始梁柱和承重墙、外立面和阳台门窗,都必须小心翼翼地保护下来。因而,在众多的限制下,怎样打破原来被分隔得很狭小的房间布局,去回应场地本身的光线,恢复连续的景观视野,让空间高度和尺度更宜人,都比做个新房子更有难度和挑战。”

房间界限消隐之后,拥有景观的窗户也连成了一道无阻隔的风景线,建筑之美和法租界的景致被引入室内。行走在公寓里,或停驻、或对望,每一处的空间层次和视线都变得丰富多样。贯穿整个公寓的木质书架和书,令人感到舒适温暖,带来了栖息的诗意。

当众人向往山居田园,得闲就逃离都市,他却将度假屋安置在淮海路腹地;当众人放下纸质书本,习惯起数字化阅读,他却为太太和自己建起一座图书馆之家。

THE DESIGNER刘涛,有着近20年经验的设计师。于2016年与两位合伙人共同成立了西涛设计工作室。

白底灰纹大理石铺就的浴室简约大气,铜管铜框元素则把大空间中的复古摩登气质延伸至此。浴缸右侧的窗户可以眺望户外风光。银色蛋形储物盒来自Georg Jensen。香氛来自Acqua di Parma。 卧室内的床头一角。床头柜来自瑞驰。香氛来自diptyque。对页:纵深12米的长条形露台可以俯瞰中心城景。转角挑阳台、三角形古典山花窗楣等,都有着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烙印。木长凳来自e15。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