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世而独立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HOME 在激流岛 -

建筑师 Chris Tate关于“帐篷”的最美好记忆来自几年前在激流岛上的一次度假,“那时我在朋友的房子外搭帐篷睡了几晚,躺在里面的时候内心感到特别平静,没有任何烦杂的忧虑。”Tate回忆说,“于是我当时就有了顿悟—为什么不为自己设计一个帐篷之家呢?”

当然,Tate所想的“帐篷”,可不是一顶可随意拆卸、随处落地、随时移动的户外露营用具。身为建筑师的他,是要设计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帐篷之家”,可以用来作为远离城市的度假居所。对于常住奥克兰的Tate一家来说,这个度假居所的选址当然还是距离奥克兰市区只有十几公里的激流岛。激流岛有着“酒庄岛”的美誉,葡萄园再加上大片原始丛林,悠然自得的飞禽走兽穿梭其间,确实是一片令人向往的世外桃源。

如今这个家跟Tate当时的设想如出一辙。外形是一个黑色包裹的三角结构,矗立在郁郁葱葱的原始丛林中,也像是一件独具个性的艺术雕塑作品。然而,它直冲云霄的尖角,以及一接近就映入眼帘的一块巨大简洁的玻璃坡面作为透明的建筑前体,看起来真的犹如一顶帐篷。透过透明的玻璃面,房屋的室内空间一览无余,全白的内部装饰与外部的黑色金属包覆层形成鲜明对比,大自然中绿植旺盛的生命力,也得以投进室内,使得室内空间也充满生机。

当然,设计和建造这样的房子本身就极具挑战性,更何况要建在一个处处是润湿土壤的岛屿上。Tate跟我们介绍说,岛上的植物物种在色彩、气味和外形上都十分独特,因此非常受到重视,而保护当地的动物以及整个生态系统,更是当局的重点关注。因此,这样的开发项目让他们慎之又慎。“造这个帐篷自然不能以损坏自然和环境为代价,一定要使这个建筑体与自然相互接纳、相互融合—这才是我的设计初衷。”Tate强调。

除了外部环境的挑战,建筑本身也有很大难度。“三角帐篷”的最大特点是没有两个角度是相似的,因此建造时最大的障碍在于如何使得内部空间各个区域都运转自如。最后也只能依靠看似夸张的“高度”和“顶端空间”,来满足外形和功能上的双重需求。好在Tate也有自己的优势—因为是为自己做的项目,因此无论在时间或想法上,都可以奢侈而自由地去探索各种想法与可能性,而且大部分的工作几乎就靠目测,这自然需要消耗大量时间。

虽然房子的面积只有62平方米,但拱腹的高度却达到了6.5米。与此同时,房屋设计的极角同房屋内部中央的螺旋状楼梯形成对比,好似一条贯通的缎带,连起上下两层。楼梯往下,是开放式的起居、厨房和餐厅空间,沿着狭窄的大厅往里走,则是浴室、办公和客卧区域,而主人自己的卧室则位于拥有巨大斜顶的夹层中。“无论建造什么样的房子,一定不要忘了你的初衷,要永远记得你想要它成为什么样子。”Tate说,“因此,我始终告诉自己,不要在房屋本身的物料、色彩或者形式上设计过度,而是要努力使它与周围的环境相协调,因为背景同样美丽。”

有意思的是,当初建造“帐篷”时,Tate还是单身,而现在有了妻子和孩子,他欣然承认,比起“家”的概念,这里更像是自己专属的“创意空间”。“我把它当作独自工作的度假之地,在这里我可以做白日梦,我用想象力创造了这个疯狂的‘尖顶之所’,也希望可以在这里继续我的自由想象。”现在,Tate每周有一半的时间,独自待在这里思考客户的项目设计,另一半时间则和家人住在有100年历史的林场别墅里,那里同样也在奥克兰郊野的一片大自然中。

受帐篷的结构启发,屋顶向下倾斜,黑色金属形成了凌厉却又朴素的外观。建筑基座采用的是能够埋进土壤的木头材质,而非常用的混凝土。对页:玻璃斜面落地窗将室内外空间做出区隔,却又在彼此的空间形成投射与倒映。一张布沙发被摆在落地窗前最能享受到阳光的位置,沙发淘自Trade Me(一个新西兰当地相当于Ebay的购物网站)。

房子正面的全玻璃墙体,将内部空间展现得一览无余,却也像是森林中的一面镜子,倒映出斑驳的阳光与绿植,内外融于一体。对页:厨房,黑色的中密度纤维板厨房组件,包括黑色水槽和配件,都是特别定制。壁炉搁架来自Smeg,吧台椅来自Hay。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