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t

金贞华生命的律动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DECORATION - 摄影蔡云普 造型王琳 文、编辑王敏

金贞华 生命的律动

每个人都在寻找自己的表达方式,金贞华找到了泥土和陶瓷。因此,10年前,她选择把工作室安在了景德镇一个偏远的村子里,一栋两层楼的农民住宅。她的先生张明也是一位陶瓷艺术家,他在一层工作,她在二层,彼此相对独立。

我们采访当天,夫妇二人在苏州的联展“新瓷记”刚结束,一辆巨大的集装箱货车正在前院挪位子。其中装载的一件作品是金贞华的《方向》装置,一共包括870个白瓷单体。她用手捏出一个又一个片状的转折,如同折纸,不间断,不重复,看似无序却又有序地排列在一个空间里,不断延续,如同她对生活多变的、不可控的方向和选择的探讨。每一个单体都由她自己独立手工完成,整整花了两年时间,她形容自己“像是疯了”。

金贞华以前的作品都是单件陶瓷雕塑,是她对生命感悟的抽象呈现。“工作室的日本剑兰,在早晨悄悄地盛开,下午太阳还没落山就开始卷曲凋零,回落到最初的原点,我们的生命也不过如此。”她想把这一瞬间的美丽停留在作品里,所以就做了《悄然的变化》系列。《风之静像》系列里,前面是她母亲喜欢的海,后面是父亲喜欢的湿地,风一直吹着。金贞华想通过中间的孔洞塑造,捕获那种瞬间的诗意气息。整个过程中最难的是对泥土的湿度控制,体量越大挑战越大,因为她要确保一天之内完成手工塑形,陶泥变干之后就很难了。

“不管是人物、动物或植物,我最感兴趣的是其中线性的转折,我追求的是不断抽象简化的造型,而不是描绘具体的事物。”

除去在景德镇具有获取材料的便利性,金贞华从开始构思到制作作品,直到最后烧窑,都是在工作室独立完成。她像一个隐居的劳作者,对于外界环境没有什么依附性,也不参与任何圈子活动。“每天早上8点多开始工作,到晚上6点多,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一直在工作。有时候还会加班,也没有什么节假日。每一年时间都过得好快,几个展览结束之后,总有很多东西还没来得及做,很多想法没来得及实现,时间不够用啊。”她又笑着说:“在景德镇有个好处,当你浑身沾满白泥巴,还能出门买东西,没人觉得你奇怪,因为大家都一样,这点很让人欣慰。”

金贞华还提到:“我觉得很多艺术创作的魅力是劳作,这种劳作的魅力在于重复,就像钢琴家反复敲击琴键。这种不断重复劳作的过程,从某种宏观的角度上来讲,身体仿佛处于一种相对静止状态,手在这样动作,脑子在这样思考,身体在经受着一种历练,或者是‘折磨’,整个过程下来,就像完成了一次洗礼、一种修行。”每一次艰苦的修行结束,她又忍不住想要尝试更大的挑战。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这看起来不断重复的劳作中,生命不断流动向前。金贞华从事创作十多年来,“一切都是无限变化的,从我开始做第一件作品,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件是重复的,这也是我想表达的生命主题:我们都是个体,虽然有很多相似点和共通处,但每个生命都是唯一的。”

“反复打磨坯体,追求理想中的效果,其实近似于修行,要捱得住。”

金贞华喜欢观察植物,尤其喜欢形与形之间穿插时留下的那些空白,它们就像某种气息流动,像一个个呼吸。她用陶瓷将生命的律动凝固下来,记录下那些打动她的稍纵即逝的片刻。

2

1

3 1. 《韵》系列杯子更像一件小品,是在开始大件作品之间的转换期完成。2. 金贞华不同时期的作品,它们的造型初看具有相似性,但其实各不相同,不断在流动变化。3. 在苏州“新瓷记”展览上展出的《方向》装置,由870件单个白瓷组合而成,在光影变化之间,体现出生命的诗性律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