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UL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DECORATION - 摄影 Sunghoon Park/studio Darling Harbour 造型、文、编辑王敏

现代主义之光 这栋隐于首尔市区的住宅闹中取静,设计延续了纯粹的现代主义风格。主人精选韩国现当代抽象艺术作品搭配现代主义经典家具,格调如一间当代艺廊,又渲染出温和动人的居家氛围。

当灰色的自动门缓缓开启,我们随即步入一个小花园,由白桦、白蜡、槭树等杂木组成的小树林,灌木、绣球和草坪长于其间,颇有野趣,一下子让人忘了这栋住宅位于首尔闹市之中。女主人金昭亭热情地迎接我们。她是两个年幼孩子的母亲,也是一家艺术品公司的总监。对于当代职业女性来说,要同时兼顾家庭和事业并非易事,因此,“一个风格自然且方便打理的花园十分重要,既符合我的审美,也非常实际”。在绿色枝叶的掩映下,这栋纯然包豪斯风格的水泥住宅多了几分温柔。

因为以前住的地方太暗,引入自然和天光成为了金昭亭和先生李廷龙规划新宅时的重中之重。很幸运地,他们完全按照自己的理想完成了这栋房子,前后花了两年时间。“我们俩都不太喜欢装饰主义,希望低调质朴些。我个人深受柯布西耶和包豪斯影响,这意味着线条和色彩尤其重要,并且每处设计都应该具有功能性。我先生最主要希望层高够高,自然光要充沛。”

即便在当代韩国社会,家庭中也仍然主要由男性当家作主,而这个家则是以女主人金昭亭的审美作为主导,先生李廷龙完全欣赏并信任她的设计主张,并乐于充当“艺术顾问”的辅助角色,和她一起从众多艺术收藏中挑选合适的艺术品,这点对于多年经营画廊的他来说驾轻就熟。

除了空间风格,各种家具用品绝大多数也是现代主义经典收藏,它们有的是夫妇俩旅行时从世界各地淘回来的,有的是从设计艺廊和拍卖会上购买的。被安置于简洁宽敞的空间里,这些线条感强的设计品得以充分绽放其魅力,本身也像艺术品。比如客厅里,我们的视线落在Nani Marquina手工复刻西班牙艺术家Eduardo Chillida画作的地毯上,原版的Jean Prouvé咖啡桌置于其上,旁边摆着一张华美的古董Vladimir Kagan蛇形沙发,Serge Mouille的三角落地灯美丽如雕塑,边上一张Alvar Aalto悬臂椅也是经典。

客厅其中一侧的墙面上靠着一面Jean Prouvé的架子,那是从早年旧建筑物上拆下来的遮阳板,现在已晋升为不可多得的收藏珍品;与之遥相呼应的另一侧墙面上,挂着韩国著名画家吴受焕(Oh Su-fan)的一幅抽象画作。夫妇二人认为,韩国现当代抽象艺术与现代主义风格设计,配合起来再完美不过了。

这样的心思也用在了餐室里,墙上挂着一幅金焕基(Kim Whanki)的画作,他是韩国首位抽象画家,可见此画意义非凡;旁边摆着一套现代主义风格餐桌椅,桌上韩国大师级陶艺家尹光照(Yoon Kwangcho)的花器美极了,具有莫兰迪画作般的静谧气质,不过其坚硬的棱角边缘令人过目难忘,风格独特。李廷龙笑着说:“在我看来它们是雕塑品,而我太太有时候把它们当作花器使用,这样也挺好。”餐桌是金昭亭自己设计的,她青睐现代主义的中性气质,并且将之发挥得很好,一如她本人给人的印象,不失女性的温和优雅,但坚定有力才是烘托其魅力之光的基调。

一层通往二层的楼梯,光从顶上天窗洒入,只在一面墙上挂了4幅极小的画作,画的是安迪·沃霍尔的花,出自艺术家Richard Pettibone,他喜欢挪用名家作品进行再创作,尺寸小得可以装到口袋里,带着一种幽默感。对页:面向美丽花园的餐厅,餐椅是Pierre Jeanneret古董椅,吊灯是经典的Serge Mouille,餐桌是金昭亭自己设计的,延续了现代主义风格。桌上的陶器花瓶和盘子是韩国陶瓷艺术家尹光照的作品。他的作品继承了朝鲜粉青瓷传统,但创造出现代风格,陶器边缘突破圆滑传统,赋予其坚硬如山脊的棱角。

1 1. 位于二层的休息区兼图书室,咖啡桌出自荷兰设计师Piet Hein Eek,长沙发和扶手椅都是Pierre Jeanneret的设计, Pierre Jeanneret扶手椅旁边是韩国青年设计师徐廷和(Seo Jeong-hwa)设计的边几。2. 餐厅,墙上挂着一幅具有特殊意义的作品,出自韩国第一位抽象画家金焕基,是父亲送给李廷龙的礼物。对页:地下一层入口处,画作出自抽象画家吴受焕,边几也出自韩国设计师徐廷和,花瓶出自韩国陶瓷艺术家尹光照,插着院子里随手剪下的枝叶。

2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