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世界的新一代艺术推手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TOPIC -

作为木木美术馆的联合创始人,黄勖夫在艺术上展现了前瞻性。他关于艺术经营以及传播的很多看法,展现了新一代艺术机构不一样的基因,他们致力于以更自由、更开放、更多元的方式拉近艺术与公众的关联。并且,他利用自己在国际上的艺术资源优势,促成各类特色展览的同时,也为木木美术馆在国际上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黄勖夫和他的艺术机构,连同艺术品一起走进媒体的视野,成为焦点,让更多人对艺术行业产生兴趣。毫不夸张地说,很多艺术家是通过木木美术馆这个年轻的平台被中国公众所认知。木木美术馆也会把艺术宣传投放到地铁、公共汽车上,让很多原本不会与艺术有交集的人群走进了艺术的世界,这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对于美术馆来说,展示被大众所熟知的经典艺术家和艺术作品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路径,这样既能规避宣传上的风险,又能保证展览的人流量。但是对于黄勖夫来说,新奇感才是他的原动力。“我们最大的任务就是带领新一代年轻人,去看平时看不到的东西。我希望和观众一起成长。”他与其他两位创始人(林瀚与雷宛萤夫妇)将木木美术馆的收藏理念称之为“FAT”:Free(自由的)、Alchemical(炼金术般的)和Timeless(永恒的)。 所以,他重来不会将收藏限定在一个时期,或者一个流派,而是开放给一切新奇的事物。

除了关注年轻艺术家,木木美术馆也着力于对那些拥有伟大成就的艺术家进行重新发现。即使面对安迪·沃霍尔这样大众熟知的艺术家,木木美术馆的展览仍然不被束缚在传统印象中,而是另辟视角,以沃霍尔作品中实验性的机械生产方式为中心,呈现包括摄影、装置、影像等多个系列作品,让人们了解认知之外的沃霍尔的世界。今年3月美国当代艺术大师保 罗·麦卡锡的大型回顾展“无辜”、梁绍基的个展“恍”,则是向大众重新再定义那些曾经被忽视的重要艺术家。这些新尝试吸引了更多年轻人走进展览,对于美术馆来说,这本身就是最大的成就。不管是从展览内容还是形式,木木美术馆希望制造更多新鲜的艺术活动,从而吸引同龄人走进美术馆。

作为纽约新美术馆最年轻的董事会成员,与之前所担任的理事团工作性质不同,黄勖夫需要参与到实质性的决策工作,要看财务报表、要投票等,“比如目前新美术馆扩张是库哈斯设计的方案,我们需要定期一起讨论方案。”目前在纽约,年轻人成为著名美术馆的理事会成员已成为趋势,而黄勖夫也经常鼓励朋友参与其中。“比如古根海姆博物馆,每年资助1000美金你就可以成为理事成员,你可以通过该平台了解目前活跃的艺术家的状态,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对于艺术品位和判断都会有提升。以前,很多朋友拿着20000元会想买一件奢侈品,现在则选择买艺术品;现在的年轻人去旅游,也不再只是去景点,而是去看美术馆。”黄勖夫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带动更多年轻人关注艺术,收藏艺术。

黄勖夫正在策划的艺术家Nicolas Party的展览,是该艺术家在中国的第一次重要大型展览。这位当下很火的年轻画家,今年在巴塞尔博览会上刷爆了Instagram,而黄勖夫4年前就开始收藏他的作品。他深知,是社交媒体的力量以及后网络艺术的兴起帮助他展现影响力。对于生于后网络时代的年轻人来说,网络工具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社交媒体是一场“本色演出”。另一方面,他对自己的公众形象向来一丝不苟,正如他所说,他所展现的一定是要引导公众的认知,“我绝对不会把自己吃泡面的照片放到网上,除非是表示我在加班。”他笑言道。

对于陈词滥调提不起兴趣,对未知充满迷恋,这就是千禧一代的态度。这并非来自于“叛逆”,黄勖夫甚至没有兴趣去破坏什么,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