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平原 玩一把童心A Story of Toys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ARTIST 艺术家 - 肖像摄影张伟豪 文、编辑李钰婷 图片提供爱马仕、陆平原

陆平原形容自己是“一个躲在幕后的观察者,敏感于别人发生了什么事情,重新处理别人身上发生过的事情。”他善于将自身经历的所见所思艺术化再叙述,所以不难引起浸润于同时代文化语境下的观众的共鸣。

生于80年代中期,陆平原的身上深深烙下这一代人特有的印记—从小深受改革开放后流行影视文化的影响,例如,迪斯尼动画《玩具总动员》,这个在他成长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意义的心头好,更是他艺术创作的灵感宝藏。他的作品涵盖了文本、装置、雕塑、影像、绘画等多元的形式,作为一个多产的艺术家,媒介只是他的叙述工具,他的创作题材涉猎广泛,童年、玄幻、科幻、吸血鬼或人工智能等系列,以及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诡异奇谈的《故事》系列观念艺术作品。

这一次,陆平原在爱马仕的2018冬季橱窗“玩”得不亦乐乎,他将缤纷多彩的儿时玩具和爱马仕的产品,以一种充满奇思妙想又具颠覆性的方式重组在一起,带着观众进入一个“尽情趣玩”的童年世界。区别于一般的展览空间,橱窗创作对他来说是第一次,“橱窗是个半浮雕式的空间,是艺术与观众的偶遇,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学习过程。”

这个童年世界延伸至爱马仕之家4楼的“箱中奇遇”展览,整个创作的概念正是来源于艺术家2017年的《成长的烦恼》系列,很多灵感更是《玩具总动员》中深埋的梗。艺术家采用了极具后现代主义的创作方式—挪用一个现成的东西进行再创作—贾科梅蒂的人形雕塑被涂上绿色的涂层做成了玩具小兵的模样;《玩具总动员》的土豆先生化身毕加索画风的造型,正如土豆先生的一句台词:“看!我就是毕加索!”陆平原回忆儿时第一次看到毕加索的作品,是在一本名为《世界艺术名

家》的画册上,震惊于这等世界名作竟如儿童画般。“等我长大后学习了艺术史也有了艺术经验后,看到《玩具总动员》里土豆先生的玩具可以随意组装和拼接,更像是立体主义的作品,由于自己的学习和童年经历造成两种经验的倒置,也成为一种契机,让我重新去审视儿时看过的很多东西,就会有一个新的角度。”

在陆平原的艺术创造里,他喜欢“人类赋予一个没有生命的物体以生命”这一命题,这个颇具个人偏好的小趣味可以在他很多作品细节中找到,比如托马斯小火车上的那张脸出现在了展厅悬挂的一串葡萄装置上,“在我看来,万物皆有灵。”

学习平面设计出身的陆平原,与艺术家徐震的没顶公司有合作关系,同时也独立进行一些艺术创作。他有着极其规律的工作状态:每天早起处理一些文本工作,由此撰写了大量与艺术相关的奇幻文学作品,“趁着早上头脑清醒,我喜欢用文字记录下一些想法,有些是极具思辨性的。”下午则是他动手做作品的时间,比如为作品调颜色,被他称为“劳动型工作”。他把家和工作室安在了一起,所以艺术创作和生活变得密不可分。

他畅想着未来的创作计划,想做一个巨大的水泥猫屋建筑,能让人和猫在里面共存—这正是每天在一起生活的那只猫给予他的创作灵感。当被问及算不算一个“童心未泯”的人,他笑着回答: “我不知道‘泯’了以后是怎样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未泯’是怎样的。”

陆平原喜欢从日常生活中猎奇一些趣闻轶事甚至怪谈,并用文本的方式记录再创作。

自认为算是“好孩子”的艺术家陆平原对动画或影视作品中的“坏孩子”形象情有独钟:“‘坏孩子’才具有更大胆的玩乐精神和创造力,对于各行各业都特别重要。就我的成长经历而言,是个‘先学好,再学坏’的过程。” 2

3 1. “箱中奇遇”展览激发出每个人心里那个想要疯狂游戏的孩子,《视频–动画片》箱子的视频和装置都是有关坏孩子“席德”的。2. 艺术家通过作品《绘画–填色本》箱子创造了一个“艺术”与“玩乐”的共享空间。3. 陆平原为爱马仕创作的冬季橱窗之一,从爱马仕年题“尽情趣玩”中发现童年的创造力。对页:陆平原在“箱中奇遇”的展览现场。

1

1

4 1. 2017年陆平原在没顶画廊的个展《成长的烦恼》。2. 雕塑作品《猛犸狗号》(2018)矿物复合材料,漆,纸, 124x66x66cm。3. 2017年陆平原在重庆星汇美术馆的个展《宝藏》现场,一个文本故事作品 。4. 2018年在兴业太古汇展览“菜市场”现场的装置作品《阅后即食》。

2

3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